后勤科的须须木读目录

  • 字体
  • 背景
  • 滚屏

最后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绿谷爬上房顶的时候还有点打滑,差点摔到楼下,甚至考虑以后不要学读君耍帅了……
  远远看到读君的房间窗户还亮着灯,因为下过雨的原因天很黑,其实还不到八点,现在上门打扰应该也不算很迟吧。
  
  刚换好衣服走到楼下,发现电话的位置有点不太对,电话线已经被拔掉了,妈妈在客厅看电视,虽然样子是在看电视,但是眼睛一直在偷看准备出门的绿谷。
  绿谷背对着妈妈,感觉无形之中被保护了,也正是小时候经历了很多暴力事件,妈妈总会在我知情之前就把坏消息阻止,减少我的压力。
  不知道在楼上洗澡和颓废的那段时间有多少恶意的电话打了进来,也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但是又不敢过问,只能拔掉电话线装作无事发生。
  
  “妈妈,我出门找读君玩了,一会儿就回来。”
  
  两三百米的距离显得很长,下过雨的天没有月亮,路上也没有人。很快到了须须木的家门口,按了门铃一直没有人回应,抬起头发现楼上的灯都熄了,明明刚刚在家的时候看还是亮着。
  忘记读君的预知能力了,趁着按门铃的时间把灯关了完全来得及。
  
  须须木预知到了绿谷要来找,刚刚还在对着电脑打字,突然一个飞扑把灯关了,甚至可以说这是近期运动量最大的一件事……
  这也是须须木讨厌绿谷的地方之一,丢得干净,粘得甩不掉。
  仅仅是闹脾气可以把朋友彻底抛弃,走在路上看都装作没看见。直到关系变得无法挽回才客气的用上敬语在路上打个招呼就走。一直到上了高中已经忘记曾经是怎么导致这个局面,厚颜无耻的做回朋友。只需要稍微引导一下就变得毫无坚守,甚至还不如小学时的坚定。
  
  须须木双手握拳,好久才把内心不满的情绪按捺下去。外面的按铃声也消失了,看来是终于放弃离开了。
  打开天窗想要出去透气,突然天窗被一只手扳住,须须木看到绿谷居然出现在自家房顶,硬生生的用力气把想要关上的天窗打开了。
  
  “……”
  须须木感觉自己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了,情绪失控的时候预知会不稳定,鸡肋的个性只预言几秒钟根本没有任何用。
  
  绿谷从天窗跳了下来,发现这么多年房间好像没有变化。之前来吃饭并没有上楼看卧室。
  “因为读君不让我进来,我只能从天窗进来了。”
  
  “你这是私闯民宅!能写的内容又加了一条。甚至能停学。”
  须须木后退了一步,不愿意离这个光靠体力没有办法控制的人太近。
  
  “写了那么久还没有下狠手,为什么呢?”
  绿谷感觉心里燃了一撮火苗,为了让这个火苗变大,必须要一步步找出真相。
  “你还有什么话没有和我说,你讨厌我就彻底的毁掉我啊,为什么要把那么多东西捏在手里?”
  
  须须木顺着绿谷看的方向,正是自己当时录的表白内容放在电脑桌面,暂停状态没有播放。
  “我喜欢读君!所以你就算讨厌我也要让我知道原因是什么!”
  
  喜欢什么的……根本不能相信任何人,因为感情这种东西必定不平等,被别人践踏。
  “我说了我讨厌同性恋,我有女朋友。”
  
  “还在用发目同学当挡箭牌吗?”
  绿谷又靠近了一步,手机上显示着刚刚的通话记录。“发目同学从来没有承认她是你的女朋友。”
  
  “啧。”须须木把头扭到一边,嘀咕了几句什么不靠谱。
  
  整个人已经靠在床边了,看着绿谷完全不是空手来谈话而已,须须木索性坐在床上放弃在气势上的反抗。
  “还有呢?我没有女朋友和我讨厌你有矛盾吗?我只是不想被人说处男而已。”
  
  嗯……的确其他科的男生在闲暇时候就会聊点两性八卦。
  
  “还有就是照片。”绿谷把手机里收到的照片全部都摊在须须木面前。
  
  “你也是厉害,这么短时间就收集那么全了,我可是传给不同的人了。”
  
  “饭田君的功劳。”
  
  须须木觉得自己眼光真的有问题,看中的人到最后全都坏自己的事。明明能力都那么强。饭田君以后一定要成为合格的英雄啊,如果我还有机会成为英雄的话一定会找你当搭档的。
  
  绿谷指了几张图“这几张图后面都入镜了字母和片假名,应该不是巧合吧。”
  其实绿谷更想问的是这些照片是怎么拍的。
  
  然而须须木没有回答,也没有睁眼,只是坐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闭着眼像在休息。
  “除了这些还有吗?让我看看你的能力极限在哪里。”
  
  “你讨厌我的原因和小学时的生病有关吗?”
  
  绿谷看到须须木平静的表情出现了波动,身体都开始出现动摇,在克制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
  在须须木情绪暴走的时候绿谷再一次看到了他的情绪实体,每一次看到都是能把世界吞噬的失控。
  
  “那个时候我因为赌气,根本没有注意到你……我也知道你后来变得社交困难,也许不过分的说……都是因为我?”
  
  坐在床上的须须木睁开眼猛地站起来,把一步步靠近的只有半米距离的绿谷直接一个翻转按倒床上。
  
  绿谷整个人摔在床上,即使是很软的床也撞得后背生疼。看到须须木双手撑在自己身体两遍,黑暗中灯也没有开,甚至月光都没有,窗外只有微弱的路灯透进来,照得须须木的眼睛很亮,眼神也很痛苦。
  
  “对!都是你!你擅自的拉开了距离,我唯一的朋友因为我的几句话离开了,其他同路的同学一个个只爱和成绩好的人玩,从小就这么势利,让我更不愿意和他们接触。
  我以为你几个星期能回来,结果直接和老师要求调座位,放学也早早回家。就是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回家,被袭击了。”
  
  “袭击?”
  绿谷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想要起身,双手的手腕被紧紧的按在床上,无法起身。
  
  “这件事只有警察和我们家知道,因为涉及的问题比较机密,警察把我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失去意识了,对外只说是意外落水。”
  
  明显是提到了不愿意回想的事情,绿谷一边想要知道更多,但也不希望须须木再回忆下去。
  “读君不要说了……”
  
  “不想听吗?这都是因为你!那天一整天你都在避开我,甚至宁可和别人说话也不看我一眼!放学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走到了哪里!”
  
  可能负全责不至于,但是情绪真的可以影响一个人的行为。再加上原本那条路应该是我和读君一起回家的,如果是这样也不至于落单失踪那么久才被发现。
  
  “那次之后我休息了很久,连说话都困难,更不要说运动了。但是那会儿正好是冬天,减少运动量也没有人注意。你记忆中的那个须须木读就在那个冬天消失了!”
  原本禁锢绿谷手腕的手掐着绿谷的脖子,情绪很激动,感觉脖子肯定会留下红印。
  
  “……读……读君……咳……”
  “现在的须须木读在用剩下的所有时间在报复你!你要偿还我失去的一切!”
  
  “初中时……你每天在学校里找的人……是我吗?”
  绿谷在赌一件事,心中的一撮火苗一直在让自己不要忽视那个微小的可能。
  “读君……我猜你照片里的的字母组合起来是——喜欢。”
  
  绿谷被掐的脸色涨红,生理眼泪也流了下来。
  “读君!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须须木表情一下子就垮了,整个人脱离倒在床上,两个人交叉的躺在床上。
  绿谷重新呼吸到了空气,大口大口的喘气,缓了很久才发现忽视了床上的另一个声音。
  
  须须木脸埋在被子里身体不停的抽动,感觉哭的很厉害。
  
  伸出手握住露在外面的手,绿谷慢慢的梳理起自己得到的信息。
  “小学因为你说了你有个性,我感觉到被背叛,其实是你觉得有个性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一直没有说,但是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打击很大。你认为我很快就会消气,其实我那会儿真的彻底失去希望了,在家哭了很久,没有人和我一样了,只能靠自己努力学习弥补。
  某一天我和你冷战导致了你的情绪不稳定,预知能力失灵落入一个敌人的手中。没有同路的同学目击过了很长时间才被发现,在这段时间身体和精神都收到了很严重的损伤,短期都无法恢复。借着冬天天冷隐瞒了过去,从那以后彻底变成独来独往,也不爱运动的人。
  初中之后我和你不在一个班。你传给别人的照片基本上都是我初中的照片,那段时间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能力,一直在学校里找我,拍下了这些照片。
  初三的时候择校志愿,借由帮我们班班长顺路送去办公室看到了我的志愿,选了雄英。
  来到学校第一天就找上我,因为太多年的疏远,我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一步步落入你的陷阱,然后喜欢上你。”
  
  也不知道须须木听到多少,绿谷说完看到须须木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发呆,眼睛里已经没有眼泪。
  “你还真是自恋。”
  
  “……嗯?”猜错了?
  
  “初三那次才没有看你的志愿,那会儿就是选了一个你绝对不会来的学校,想要彻底离开你,没想到你真的考进来……”
  须须木坐了起来,直视绿谷的眼睛。
  
  “我是喜欢你,喜欢到让你害怕的地步。”
  
  “互相喜欢哪存在害怕。”
  绿谷得到了肯定的回复,表情都变得生动起来。须须木看到了这是绿谷这么长时间最活跃的一次情绪,各种颜色交杂在一起,还真是个彩虹。
  
  “我从小学就喜欢你,你也不怕吗?”
  这的确有点意外……绿谷越想脸越红。
  
  “我之前说的那个话也不是假的,我一直希望我的两个个性可以给你一个,这样你就可以平等毫无负担的和我在一起玩。但是又怕你得到了个性和别人在一起。所以还是不要有个性比较好。”
后勤科的须须木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