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侠 红楼之薛家子

第二十五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十五章
薛蟠想叹气,想深深地叹气,他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原本跟在后面只有宝钗一个,好歹那是女孩子,斯文些,跟着也没有什么,左不过是问题多些,眨着大眼睛,含着手指卖萌,可是如今呢,又加了一个,才学会走路,颤颤悠悠的,却死命不肯让奶娘抱,一定要跟在后面走的薛蝌,你要跟着也就跟着吧,可问题是,这孩子年纪不大,这破坏力却是很厉害,跟着薛蟠才到花园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拔了三处的花草,跟着去书房,直接摔了一个砚台,完全看不出后来那斯文的架势,简直就是个魔头一般。偏偏,这小魔头还很是可爱,让薛蟠怎么都不舍得多责备一句,往往是才皱起眉头,立马就笑呵呵的抱着他去玩了。
  
  场景一:薛蟠正在自己的屋里数着私房,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的小账册,为自己日益增多的身价欣喜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在不远的门口,颤颤悠悠的抱着门槛往里头挪。口里还不断的喊着哥哥,提示自己的存在。
  
  你说为什么是抱?是挪?很简单,门槛啊!这世道,凡是身份越高,那大门口的门槛就越厉害,甚至最夸张的有成人膝盖高,你说说,这门怎么走?这也是一般高官勋贵人家轻易不开正门,只用侧门通行的缘故。门槛太高不单是为难了别人,同样也为难了自己不是!伤不起啊!跌死人不偿命啊!
  
  薛家虽然不是勋贵,只是个商人,可是好歹也是个皇商不是,身份什么的也是很注意的,门槛的高度他们是没有什么想头了,可是他们还是能别出蹊径,来证明一下自己家皇商和普通商人的区别的,比如这门槛的宽度问题。
  
  祖宗们是都满意了,觉得很有脸面了,门槛很气派了,可是薛家的孩子们可就倒霉了,像是薛蝌,本来他人矮,那门槛就已经快到他小小的膝盖的位置了,迈开腿就是拉个一字马,也不过是把自己的小短腿架到了门槛上面,丝毫没有迈过去的意思,以至于他第一次尝试快过去的时候,直接就仰头往后倒,摔了一跤,如今算是长了本事了,自己想出了办法了,把小短腿架上去之后,直接整个人趴到了门槛上面,然后慢慢的往门里头移。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毛毛虫趴在门槛上在蠕动一般。
  
  这样搞笑的场景,那薛家的人是看一次笑一次,就是薛蟠一开始有些恼怒这豆丁奶娃又一次打扰了自己算账,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走过去逗逗他,把薛蝌已经差不多掂到屋里地砖的藕节一般的肥腿往上提溜一下,吓得薛蝌哇哇大叫。这才欢喜的把他抱起来,往自己软榻上走去。
  
  场景二:三个孩子在书房上课,薛诚正讲二十四孝的故事,你说什么?史书?偶尔也要换换口味的不是!所以薛诚真的是很好心的讲起了孝经故事,想要好好的培养一下子孩子们的品德问题,就和我们上思想品德课是一样的目的啊!真是没什么错处,可惜薛蟠本就不是什么乖顺的孩子,听了故事就没有不提出辩驳的,这一天又来了。
  
  “这人太笨了,不对这人太假了,冬天要鱼,他不会用石头砸冰?不会用火烧化冰层?为什么一定要用自己身体去融?就算他本事再大,只听说有被冰冻死的,从来没听说有人把冰融开的,瞎说,谁编的?太假了,比太平楼说书的说的都玄乎。二叔,这该不是骗人的吧!这都什么时候的故事?谁信谁更是笨蛋。”
  
  薛诚脸色很不好,他从小也是读这个长大的,小时候他可是很相信的,怎么?难不成自己真的就是笨蛋?
  
  这时候宝钗倒是似乎看出了二叔脸色不好,宝姐姐天生就有些看人脸色的天分啊!知道自家哥哥似乎嘴巴太快了些,可是怎么办呢?哥哥不会被打屁股吧,随后,薛蝌倒霉了,让自家堂姐在屁股上扭了一把,直接把他从懵懂的睡梦中惊醒,于是他哭了,不是因为他被扭疼了,而是人家薛蝌有个习惯,一睡醒就要解手,这时候是书房,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点,于是人家奶娃水淹七军了。
  
  奶娃子也是有尊严的,也是知道脸红的,于是尿炕的孩子哭闹就是常事儿了,薛蝌一哭,薛诚还顾得上什么孝经啊!立马就变身,上赶着孝顺儿子去了,忙不迭的把薛蝌抱起来,一叠声的喊奶娘,喊丫头,薛蝌喜欢凑热闹,只要薛蟠在的地方他都想跟着,即使什么都听不懂,也一样在书房听故事,明儿这孩子还会来的,干净的把被子什么的全换了才是正经。
  
  虽然薛蟠没有能去族学读书,可是他既然已经有了上进的心思,薛讯自是不会任由薛蟠混日子,所以对于他的学业看的还是很紧的,除了让薛蝌他爹讲故事,让孩子增长见闻之外,还准备了很多的读书用的东西,期待着有一天儿子能用得到。
  
  他的期待还是有些盼头的,这不是,这一天薛讯照常去看儿子,就见薛蟠在屋子里写字,欣喜啊!终于儿子除了听故事又有了新的举动了,知道练字了?你说什么?怎么不逼着?薛蟠的脾气大家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就像是一头倔强的蛮牛,若是你强逼着,说不得就又回到以前那样赶走夫子,外头闯祸的地步了,还不如想了别的法子,引着孩子自己上进更好呢!主动的永远都比被动的有效率不是!这个人家薛老爷也是很有数的!当然我们只能说这就是所谓的父母心了。绝对是挖空了心思的。
  
  薛蟠知道练字了,薛讯高兴啊!这一高兴,他又开始八卦了,忍不住在薛蟠写完一篇的时候插嘴问道:
  
  “儿子啊!没想到你居然喜欢练字!哎呀,咱们家莫不是要出个大家了不成!爹真是高兴啊!瞧瞧。这字多可爱?”
  
  六岁的孩子些的字能看嘛?就薛蟠这一百年不写字的德行,能不被说成是狗爬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这老爹居然能看出可爱来,就是薛蟠自己也忍不住想要抽抽眼角了。果然,瘌痢头儿子自家爱!
  
  薛蟠看着这样的爹还能说什么?作为一个孝顺的有些不同俗流的儿子,薛蟠觉定在八卦上满足一下自家老爹的喜好,在他看来,这比什么卧冰都实在。所以薛蟠很是认真的对着老爹说道:
  
  “爹啊!我才知道,这写字居然能有这么大的等级差别。”
  
  恩,什么意思?书法本来就是有等级的,想想,你能把二王的字和隔壁账房的字混作一谈嘛?不能吧!这就是等级啊!可是儿子什么意思?从来儿子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似乎都不在一条线上,所以薛讯没有开口,而是挑着眉看着薛蟠,等着他说下去。
  
  “爹啊!你看,城隍庙门口那些代写书信的,一封信,几百个字,也不过是十文钱,城东的苏秀才,听说字特别漂亮,给人写对联,写招牌,能有三五两,儿子着实是看不上他们这卖字的价格,可是昨儿我刚听说,知府大人给人写了一个条幅,居然受了二百两润笔,乖乖,这价格太厉害了,儿子想着是不是自己努力些,也能得这么个价?这银子挣得也太容易了,一天一个,一个月可就是六千两。”
  
  说道后来,薛蟠的眼睛里似乎已经出现了无数的元宝,满脸的财迷样子看的薛讯捂脸了,这真的是自家儿子?自家好像真的不缺钱,怎么就能贪财到这个程度呢!祖宗啊!难道这是变异?不过好在薛讯脑子也不慢,几下一转,立马发现这是一个自己给儿子好好讲一讲什么是权,什么是钱的问题,让孩子好生的认识一下这世道:
  
  “儿子啊!你知道范蠡,知道沈万三吧,知道他们的结局吗?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吗?”
  
  瞪,薛蟠的眼睛亮了一下,这怎么说的?自家老爹想干什么?怎么说起故事了?这个不是他的菜啊!在看看学习那一脸的正经,这时候就是个傻子也明白了,人家薛讯是想着当一次夫子,给儿子上课呢!难得自家老爹有这个性质,薛蟠怎么会不配合,立马很是机灵的接口:
  
  “知道,财神,不过儿子以后一定比他们更厉害。”
  
  没有说什么结局,总要给老爹一点发挥的余地不是!薛蟠真的是个孝顺孩子啊!看看,薛讯很有爱的难得凑到了薛蟠的边上,开始讲故事了。
  
  恩,至于到底这薛讯嘴里的故事是什么样的,他说这个又有什么目的,对不住了,请听下回分解!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