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蛊惑人生

第四集世间事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四集世间事

  从上学时到了现在,梁媛真的仿佛单均昊的灾星,只要有她在,他总是会有事情不顺利。
  
  就像今天,事业不顺利不说,情感上也不顺利,完美的印证了这个定律。
  
  “不用恭喜我了,我不会跟均昊订婚。”
  
  “我们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我七岁的时候,父母把我抛弃在SENWELL的门口,是你发现我,牵起我的手。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会到哪里去流浪。不会住在这里,也不会去瑞士留学……”
  
  “过程,我想要享受的是过程。”
  
  回想起女朋友说过的话语,单均昊就有点无奈。
  
  单均昊、徐子骞、范芸熙,三个人青梅竹马长大,就像芸熙说的,他们了解彼此,知晓彼此经历过的每个重要时刻。这样的经历,还是不够的过程吗?
  
  什么样叫做过程?吃饭逛街看电影?像是普通情侣一样的烛光晚餐?
  
  还是像电影电视剧里面一样摆一个万众瞩目的求婚过程?
  
  单均昊真的没有那个时间。
  
  他每天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因为他不仅是SENWELL的总经理,他还是SENWELL董事长的儿子,他背负着的是整个SENWELL的未来。单均昊从来不认为自己做不好这份工作,但想要解决SENWELL的问题,需要的不仅仅是能力,还有时间。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单均昊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十分钟能够做完的事情,如果用两分钟完成,那么拥有的就是别人五倍的时间。
  
  芸熙可以说是离他距离最近,最了解他的女孩子。
  
  可她依然要求“过程”。
  
  单均昊想了想,然后打电话订了花,问清楚了花店的人,白玫瑰,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不要一束,要送就送一百束——他们的爱情,是一百分,完美的爱情。
  
  再把订婚戒指放在身上,这是从家里决定好他们的婚期开始时,单均昊就专门去订的。
  
  麦登露比,首饰界的设计大师,所有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它叫做真爱,它会替你找到你真正爱的人。只有真爱出现,它才会紧紧套住她的手指。”
  
  戒指不是十分华美,反而更讲究设计,形状很像一个王冠,钻石在灯光下光彩熠熠。
  
  “啪”的一声,盖上盖子。
  
  单均昊其实并不太信这个所谓的套住的人才是真爱的理念,很多珍贵的首饰珍贵的并不是钻石本身,更多的是它背后的故事,商家买的就是这个故事。
  
  不过,他想芸熙应该会喜欢。
  
  既然她要“过程”,他就给她这个“过程”,他们会是最般配的一对夫妻。
  
  芸熙会是最好的贤内助。
  
  单均昊喝着红酒,目光落在阳台那里,高大的男人和窈窕的女人,两个人站在一起,不能说是有说有笑,至少气氛十分的和谐。范芸熙刚刚的气愤和伤感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满足和开心。接下来,就如同往常一样,芸熙开心的向着他的方向走来,一步都没有回头看。
  
  而徐子骞,他背对着所有人,一个人在阳台上晒着月光。
  
  老实说,单均昊有时都怀疑徐子骞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他永远都在成功前退步,永远不喜欢竞争,永远像是开心果一般哄所有的人开心,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都无所谓一般。有时候明明能做到一百分的事情,硬是要及格就算了。
  
  单均昊抿了抿微薄的唇,这根本不是代表他无所谓,不在乎,都不过是假装而已。
  
  如果真的不在乎,干嘛每次都围着芸熙的屁股后面转。
  
  如果真的在乎,干嘛不大胆直说,公平竞争不是更好?
  
  赢了抱得美人归,输了也是一条好汉。
  
  要是徐子骞真能像梁媛那样跟他针锋相对,单均昊反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讨厌他。
  
  没错,就算他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单均昊也真的是厌恶死徐子骞这种包子的个性了。
  
  换做徐子骞是他,大概总经理这位子早就归张明寒了,说不定单家SENWELL的大半股份也要被吞得渣都不剩。
  
  所以,单均昊是不会后退的,他能走的,会走的路,没有后退,只有前进。
  
  想起跟梁媛那个只有一个星期的约定,而其中下周二就是父母订下他和芸熙的订婚宴时间,单均昊不得不把儿女情长继续放到一边,在书房里接着规划起观美渔村的案子。
  
  单均昊很少在十二点前睡觉,今夜也依旧会如此。
  
  另一边,徐子骞从单家出来,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在不断的回忆着画面,跟芸熙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还有芸熙总是看向均昊的目光,心痛难忍。
  
  最爱的女人,爱的却是你最好的朋友,这大概是最好笑,也最悲哀的事情了。
  
  开着车去医院探望自己母亲的路上,手机响了起来,徐子骞看到了名字,是那个总是跟均昊对着干却也很有能力的梁媛。呼出一口气,把伤感暂时压下,他接通了电话。
  
  梁媛是来要观美渔村的地图的,单均昊连最基本的土地所有权都会搞出纰漏,谁知道会不会有别的问题。只有自己挖掘的才是真相,梁媛决定亲自己去看看。
  
  想也知道,这种小村庄里导航是肯定不管用的,要么就请当地的导游,不过拆迁这种事情大多数情况下反对情绪可能都会比较多,导游也许也在这比较多的里面。所以最好的情况,还是自己看,如果不是时间太紧迫,她其实还打算请专门的团队来台北。
  
  不过既然单均昊说要给他一个星期,她就姑且这么听着。
  
  徐子骞给了她一个非常完美的答案。
  
  “你说没有是什么意思?”梁媛简直惊呆了。
  
  “大致的地形图是有的,但是像你说的那种很细致的地图,是没有的。”他们去也一样很麻烦,所幸,观美渔村并不算大,就算迷路也很容易出来,顶多花费时间长一点而已。
  
  梁媛抽着嘴角:“所以你们也没有请专家去勘测地形地质了?”
  
  得到的依旧是否定的答案:“需要改建的部分只是一部分,并不是整个观美渔村。”
  
  而显然,改建的那部分,是肉眼可见的没有问题的。
  
  简而言之,这么大的投资项目,前期调查基本上只做了市场经济那部分。
  
  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SENWELL做的是商务酒店,都是在已经建设完好的城市中买一块地改建就好了,经验不足,就连单均昊也没想到其他。
  
  梁媛算是彻底的服气了:“最简单的地理知识,台湾是太平洋板块、欧亚板块和菲律宾海板块互相作用的边界,常年地震多发区。SENWELL怎么能肯定观美渔村的地质适不适合盖一个多座高层的豪华度假村而不被地震崩塌?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相应的措施?”
  
  市中心的房子,可和地震带的房子修建程度完全不一样,观美渔村是渔村,地质也应该是相当松软,更容易扩大地震影响。而给K-LINE的报告里,根本没有提到这些。
  
  徐子骞很少有哑口无言的时候,此时应该算是其中之一。
  
  他终于直观切身的感受到了“单均昊的对手”这五个字的含义。
  
  然而他毕竟只是总监,关于观美渔村详细的企划案,了解更多的还是负责人单均昊。
  
  “这方面……”徐子骞有些迟疑的解释着。
  
  “算了,”梁媛打断他:“我就是要张地图而已,什么时候能给我?明天我要去观美渔村。”
  
  徐子骞:“明天单总经理还有不少部门的同事都回去,不然你跟他们一起?”
  
  “单均昊?”梁媛冷笑:“我怕他吵架吵不过我,一激动我们一车两命,他死不死的跟我无关,但我还想多活几天。”
  
  来来回回的几句话,徐子骞刚刚的伤感都被梁媛三言两语给打得一干二净,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公事。这方面,他还挺想感谢梁媛的:“这样吧,明早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总监吗?这样旷工没关系?”梁媛问。
  
  徐子骞笑了一下:“我还负责公关部,你是投资代表,我一样也要负责你。”
  
  不知不觉被撩了的梁媛十分的公事公办:“明早八点,我在酒店等你。”
  
  这仿佛命令的语气非常耳熟,明明根本不是一个公司的徐子骞有些好笑:“好。”
  
  挂掉电话,徐子骞给单均昊打了个电话,他想要通知一下梁媛刚刚说过的事情。
  
  单均昊的手机关机,大概在充电。
  
  转而打了李大伟的电话,没人听。
  
  徐子骞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十一点了,难怪。
  
  也就只有时差根本没倒过来的梁媛会想在这个时候谈公事了。
  
  转过方向盘,徐子骞去探望自己在医院里的母亲。
  
  徐妈妈睁着双眼,双目无神,如果不是呼吸的起伏,几乎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活人。
  
  “妈,那场气爆,害爸去世,也害你一直躺在这里。那真的是一场意外吗?”
  
  “为什么你一签下股权让渡书给单耀荣就……”
  
  “单家到底是用什么心态在栽培我?”
  
  “妈,我该是要恨他们?还是要拥抱他们呢?”
  
  “妈,我好想你。”
  
  就算有梁媛的打岔,徐子骞还是趴在母亲的窗前哭的泣不成声。
  
  静静的夜里,只有他,和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妈妈。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