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分手头条

第 10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10 章

  昨晚的酒店视频成功从湛白凝的粉丝群里流出,各个角度,清晰的模糊的,上传了好几十个版本。
  
  湛白凝给粉丝们打了招呼,说傅忱是素人,视频里有他的赶紧删掉,陆浅衫虽然抄袭了她,你们谴责可以,但是不要把人家脸露出来。
  
  不是湛白凝好心,而是她觉得陆浅衫的脸能帮她洗白,怀着微妙的嫉妒心,她没动过曝光陆浅衫真容的心思,反而往丑人多作怪上引导。
  
  湛白凝自己也不知道,她一直侥幸地在激怒傅忱的边缘的反复横跳。
  
  粉丝照做,视频一片马赛克。
  
  但总有漏网之鱼,在某几个角度拍到了陆浅衫的全貌,被有心的网友截图放大。
  
  一夜之间,言情读者都知道了,昔日女频紫微星“臭鸡蛋”沦为酒店服务员,可见这个抄袭狗心里没一点真货,没人给她抄,马上江郎才尽,只能改行当服务员。
  
  梗着一口气等填坑的真爱事业粉读者更是瞬间脱粉转黑。也有小部分的读者从“事业粉”转为“颜粉”,直言湛白凝算什么美女作家,跟陆浅衫站在一起一股廉价白莲花的气质——本质上是个披皮黑。
  
  “脑残粉”的言论引起了新一轮的攻击,陆浅衫的文下评论涌入一堆不堪入目的意|淫。
  
  湛白凝有很多看脸的男粉,他们平日里端着斯文的外皮舔湛白凝,逮着了机会,撕开表象,在私人对话框里对陆浅衫极尽侮辱,文字和图片都有,突破下限。
  
  甚至有人扬言要向酒店投诉陆浅衫,这样有黑历史不守诚信盗窃文字的人当服务员,谁敢住这酒店?
  
  于是投诉流程、酒店电话、总部邮箱被公布,轻松转发上万。若陆浅衫真是酒店从业人员,大概此时已经被解雇了。
  
  高中同学打电话过来埋怨陆浅衫,宣布只是一个临时工,指责陆浅衫有前科还出门工作。陆浅衫只好向高中同学赔不是,干了一晚上也没有工资。
  
  陆浅衫不在意多一个人误解她,再大的冤屈无奈,两年了也早该磨平。除了接经理的电话,她没有关注网络舆论,也不知道自己照片满天飞。
  
  在傅忱的监督下,陆浅衫早早睡觉,接过傅忱给的睡衣时,心里像揣着只小兔似的,哪还记得起湛白凝这一号人物。
  
  惦记着傅忱要早起上班,陆浅衫五点不到便醒来,溜出门去买早餐。
  
  提着豆浆鸡蛋包子米粥回来的时候,傅忱正好醒来打算敲陆浅衫的门。
  
  “你出过门了?”
  
  “我去买早餐。”陆浅衫看过冰箱,里面什么也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她只是个业余选手。
  
  餐桌上摆着简单朴素的土司和一杯牛奶,傅忱从善如流地把原早餐收回去,坐着和陆浅衫一起啃包子。
  
  “你今天把东西都搬过来。”傅忱强行忽视陆浅衫只在这里住两个月的事实,“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没什么东西。”陆浅衫只想带几件衣服,周末陆麟放假她还得回家。
  
  陆浅衫蒙头吃早餐,她以前和傅忱有无数的话题可以聊,现在只剩下一言不合的尴尬,她拿出手机,手指漫无目的地滑来滑去,等她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又登陆了竹笋炒蛋的账号。
  
  她眼前一黑,瞬间以为自己坐在了垃圾场,不然私信里的脏话怎么一堆一堆的。
  
  陆浅衫昨晚的反应被解读为心虚和死不认错,于是她的照片被p成遗照、黄图,污言秽语……人身攻击又上一层。
  
  某些人好像觉得,一个人做错了一件事,就可以把她踩在脚底,对她做任何法律明令禁止的恶心事。
  
  陆浅衫一大早差点看吐,她放下早餐,怕自己在傅忱面前失态,她站起来,去卫生间缓了缓。
  
  又几条私信进来,陆浅衫手机屏幕亮了亮,傅忱本着不窥探他人隐私的原则,不经意地绕了一圈把包装袋扔进垃圾桶,目光再不经意地往下一瞥。
  
  这一扫可气坏了傅忱。
  
  他都舍不得欺负陆浅衫,网线那头什么玩意儿也敢对着他老婆发癫?!
  
  陆浅衫怎么能忍这么久不澄清?冷血吗?!
  
  傅忱拿起手机,想也不想输入一串解锁密码,眼里冒火地拉黑举报了几个人,放下手机,拿起公文包冲出家门。
  
  到了底层停车场,傅忱冷静下来,给陆浅衫发了短信说自己去上班。
  
  随后发动汽车,边给尉迟打电话。
  
  “你有没有什么粉多的账号?”傅忱平日里不关注网络上这些,手上还真没这些资源。
  
  “你要干什么?”
  
  “给某人澄清一件事。”傅忱冷酷道。
  
  哦,陆浅衫啊。
  
  尉迟想了想,他还真没有这种账号,倒是认识几个网红,估摸着傅忱也看不上,嫌不正式,在陆浅衫的事上,这人吹毛求疵得很。
  
  他真诚道:“老头子集团的官方账号要吗?”
  
  傅忱认真思考了三秒,回复:“也行。”
  
  过了三分钟,尉迟发来某世界五百强的官方账号密码,傅忱毫不犹豫登陆、验证、发声明,前后没用到半小时。
  
  毕竟是语文老师,想写点什么用不了几分钟。当然,傅老师不会承认原因之一——过去,他打了无数次帮陆浅衫澄清的腹稿。
  
  @阅兴集团:各位网友早上好,借此官方账号澄清一事,我是作者@竹笋炒蛋的合法丈夫,争对两年来某居心不良的团体以及网友对我妻子长达两年的诬陷和网络暴力一事,我在此郑重声明:竹笋炒蛋没有抄袭!@湛暖利用大学与我妻子同宿舍的便利,偷窥存稿,提前发布,颠倒黑白,刻意引导舆论攻击,行为无耻,令人发指。对于湛暖以及某些恶意粉丝,我保留一切法律诉讼的权力。证据见图。
  
  “谁再骂我老婆一句,法庭上见。说到做到。”
  
  第一张图是阅兴集团的非盗号声明,盖了总部的章。
  
  第二张图,是傅忱未曾向任何人公开的国外社交软件账户,此账户是傅忱高中时出国申请的,闲置没用,恋爱后傅忱闷骚地背着全世界在这个账号记录他和陆浅衫的一点一滴,包括他的作家女朋友今天又写什么让他不忍直视的内容。
  
  湛白凝说自己发布时间最早,陆浅衫抄她,但傅忱这个账户才是第一手记录的,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时间线的早晚。
  
  第三张图,是一张完整的时间线比对长图。陆浅衫“抄袭”的桥段列出来,后面放傅忱和湛白凝的发布时间。比起有心设陷阱的湛白凝,傅忱不可能记录地面面俱到,但只要证明百分之二十,剩下百分之八十的谎言不攻自破。
  
  第四张图,傅忱公开了自己的邮箱,里面是陆浅衫给他发初稿,他给陆浅衫发审过的终稿的记录。
  
  第五张图,是湛白凝发的她“男友”的图,傅忱在下面放出了自己同一天相同场合的背影图,强烈谴责湛白凝张冠李戴乱认男友的行为,影响他和陆浅衫的婚姻幸福。
  
  最后,傅忱宛若败家子,转发抽六十个人每人一万,骂过陆浅衫的不抽。
  
  好多图是傅忱之前做好的,做完了气不顺扔进回收站,今天又被他废了一番功夫刨出来。
  
  傅忱这么一遭,私人信息泄露了一半,要不是尉迟帮他盯着那些扒背景的无聊举动,这会儿,六中的学生都该知道他们傅老师冲冠一怒为红颜。
  
  傅忱发完声明,整了整袖口,慨然上课去。
  
  湛白凝有的澄清了。
  
  尉迟第一条转发,加码四十万。
  
  把声势造起来!
  
  作为一个合格的发小,尉迟觉得找脑残营销号就是亵渎了他兄弟的爱情,进而侮辱他们的钢铁友情,于是脑子一抽,在联系企业账号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
  
  圈内人都知道尉迟与阅兴集团的关系,这一下就像触发了连锁反应,许多和阅兴集团关系好的企业账号核实之后纷纷转发,带动了更多看热闹的小企业吃瓜看戏。
  
  网友都懵了,从前撕逼对质,大多是营销号网红号带头,头回看见企业下场的,扑通扑通跟下饺子似的。商人无利不起早,这必定是有利可图!定睛一看,抽一百万!
  
  万一呢!转!
  
  “我总部转了,作为员工当然要紧随其后(真不是为了一百万)。”
  
  “我看过文,没骂过竹笋太太,请问可以抽我吗?”
  
  “早就觉得湛暖一副白莲样,居然贼喊捉贼,转发替我家太太澄清!”
  
  “我来普及一下阅兴集团的财力和背景……竹笋炒蛋牛逼!”
  
  “呜呜呜这是什么绝美爱情,花一百万替老婆澄清,我的眼泪真的不值钱!”
  
  “湛暖偷别人心血,拿别人老公照片炫耀,要不要脸?不要脸我替你打掉!”
  
  “为什么时隔两年才澄清?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傅忱的目的是让全网都知道,彻底颠覆读者的认知,他不允许还有人存有“陆浅衫抄袭”的错误判断。看见有人质疑,傅忱想了想,还是简短地解释:“我们两年前分手,证据都在我手里,她不好意思向我要。”
  
  此话一出,更多网友高呼真爱。
  
  “破镜还能重圆!别人家的前男友!我的劈腿ex我只想打死!”这句评论点赞十万。
  
  傅忱看着转发量表示满意,至于湛白凝会遭遇什么,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下午六点,转发量再掀高潮,是当红一线女星沈玉转发了这条微博,众所周知,沈玉没文化,今天居然一连用了两个成语——恭喜我姐妹沉冤昭雪水落石出!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