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生存记目录

是个笨蛋

  第二十四章是个笨蛋
  
  杨峰把土狼放下,焦急的才树上踏了几步,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吼声,希望圆耳朵能够听见。杨峰有些自责,怎么能够把圆耳朵一个家伙放在树上呢?
  
  明明知道那是个小豹子,一定会乱跑的。难道那些好奇的小羚羊,小斑马是怎么被杀的,自己不知道么?不就是好奇丧命么?
  
  杨峰垂头丧气的趴在树上,对着还在已经死透了的土狼没了心思。心里冰凉一片,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就是很难受。
  
  本来杨峰对圆耳朵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说到这的相处时间,也不过是小半天而已。杨峰情绪很低落,就好像是被人抢了东西,失落感很重。
  
  还有浓重的挫败感,一波接着一波的仿佛是痛诉他的无能和软弱。杨峰觉得眼睛涨涨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挣脱开来。
  
  这个时候,杨峰听见上面的有什么东西慢慢移动,利落的起身,盯着那处。
  
  只见圆耳朵伸出个小脑袋,杨峰冲了上去。把这个小东西叼了下来,心口的大石头被搬走,杨峰激动的尾巴尖都抖了。
  
  把圆耳朵放到树干上面,左瞧瞧,右瞧瞧,怎么瞧也看不够似的。圆耳朵似乎也能感觉到杨峰激动的情绪,虽然还不知道杨峰究竟在紧张什么,庆幸什么。
  
  但还是老实的任由杨峰打量,鼻子却不由自主的被血腥的味道吸引,饿了。杨峰确定了圆耳朵失而复得,这才想起来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伸出爪子,按在圆耳朵脑袋上,还拍打了下圆耳朵的脑袋。正想着怎么做才能让圆耳朵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一阵咕咕声传来。
  
  杨峰惊讶的看着圆耳朵的肚皮,这声音正是圆耳朵传出来的。无奈摇了摇头,杨峰有些能体谅母亲面对自己的感觉了。
  
  把土狼的尸体拽过来,剖开肚皮。圆耳朵挤了过来,却不敢下嘴。杨峰往旁边让了让,示意圆耳朵吃。圆耳朵看了一眼杨峰,觉得没什么事。
  
  一头扎进去。小豹子的食量很大,圆耳朵这一天里又惊又吓早就饿的不行。把小半个身子都埋进去,撕咬着内脏。又把土狼的后腿撕扯下来,狼吞虎咽的样子让杨峰看的很心疼。
  
  吃的差不多了,圆耳朵又舔了一遍肋骨条方才停了嘴。一只土狼也没有多大,被饿急了的圆耳朵就吃进去一半。杨峰倒也不介意,迅速消灭了剩下的一半,吃的不是很饱,却也没有饿肚子。
  
  吃完了,杨峰回头看了看圆耳朵,圆耳朵正努力的把自己弄干净。但是鼻子上面的一圈毛够不到,杨峰走了过去伸出舌头,替圆耳朵清理干净。
  
  圆耳朵撒娇似的也伸出舌头,替杨峰收拾。
  
  杨峰一直紧张不安的心,这才悄悄的放下。看了一眼被弄的有脏又乱的大树,土狼的尸体在那里摆放着,血腥味道,还有流了一地的肠子,没有啃干净的骨头。杨峰皱了下眉毛,洁癖又上来了。叼起圆耳朵,打算另寻个去处。
  
  睡觉的时候,杨峰怕圆耳朵不老实,只好把小家伙放到怀里。毛茸茸的小家伙折腾了一天,早就困了。但还是听从杨峰的安排,瑟缩在杨峰的怀里。这个夜里,不是一头豹子独眠。有个更弱小的生命值的去守护。
  
  仿佛一个终日无所事事的人,有了生存的目标。小家伙早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杨峰好笑似的把圆耳朵搂的更紧一些。夜很漫长,却不再孤独。第二天一大早,杨峰就起来了,今天的任务很重要。
  
  一定要在这附近寻一处地方,否则等到那只豹子回来就不妙了。争地盘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动物界还是自然界,并不少见。
  
  圆耳朵跟在杨峰身后,探头探脑的样子。杨峰不时回过身子,防止这个小家伙走丢。一边注意着四周哪里会有一处无主之地。
  
  沿着河走了很远,却仍然找不到一处安身立命的场所。有心想往远处走走,河边的地盘早已经被别人定了下来。
  
  可杨峰又担心自己找不回来。走了一半,只好折回来。杨峰在心里暗自祈祷,那头豹子千万别回来。狮子什么的还好对付,大不了一直在树上躲着,可豹子见豹子,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圆耳朵一步不落的跟在杨峰身后,就像跟着母亲一样。杨峰走了小半天,也没有找到好点藏身之处。又要操心今晚的猎物,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圆耳朵虽然小,但胃口却很好。本来杨峰可以几天才打一次猎物,偶尔抓个兔子什么的,小日子过的也是自给自足。可有了拖油瓶就不一样了,杨峰巴不得多打点猎物,挂在树上用来贮存。
  
  心里是有点犹豫的,单单一只兔子,也只是够杨峰一头豹子吃的,要是想养活圆耳朵,杨峰必须把目光放到那些大型动物身上。
  
  心里有点小小的忐忑,昨日那只土狼,可没少折腾。杨峰的肩上的伤口走路的时候,还会嘶嘶的疼着。要不是这几年来确定了不会得什么狂犬病,破伤风之类的,杨峰可能还真的会害怕下。
  
  因为有着人类的经验,杨峰肚子里一直很好奇。比如在捕食过程中,很有可能会被猎物抓伤,自然界里可没有什么消炎药。
  
  可动物们还是很快的伤势康复,杨峰曾经有幸看见一头瘸腿的大象,小脑袋瓜里想了好久。
  
  琢磨着这头大象很可能是小时候把腿骨弄折了,后来骨头长的错位,就造成了现在瘸腿的状况。在这个没有石膏,没有医院,没有抗生素的大草原上。
  
  似乎所有的动物都坚强无比,很是有生命力。杨峰回头看了一眼圆耳朵,圆耳朵小跑着跟着。停住脚步,等着圆耳朵靠近,杨峰低下头,一口叼起圆耳朵,迈开步子,大步朝前去了。
  
  杨峰已经想好了,注定是要和那头不知名的豹子争上一争了。草原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适者生存不是简单的四个字。物竞天择背后,更多的是无穷的血水和生命。生老病死是不可抗衡的自然规律。
  
  圆耳朵其实对着杨峰是有些好奇的,杨峰没有母亲甘美的女乃水。长的比母亲要高大,而且还会爬树,能够爬的很高。
  
  这些对于圆耳朵都是惊奇无比的。狮子和猎豹虽然都能窜上树,但只是借由树的高度吗,去监视猎物,只有豹子才会把树当成家。
  
  非洲豹纵情于树木间,作为它们藏身和贮存食物的宝地。可杨峰似乎更笨一些,圆耳朵不厚道的想,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那头土狼。
  
  土狼这样的猎物,圆耳朵是看见过母亲猎捕的。杨峰身上圈起的毛发,还有身上那些伤口,无一不在证明那场争斗是多么的激烈。
  
  想到这里,圆耳朵打量了下杨峰,虽然是个笨蛋,但却是个好豹子。没有女乃水,但却很照顾自己。
  
  杨峰叼着圆耳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定义成为笨蛋,如果知道,恐怕杨峰会炸毛吧?随着杨峰的步子,圆耳朵随着一颠一颠的摆动着身子。
  
  回到了那片丛林,杨峰眯着眼睛,准备在林子里找一处地方作为落脚点。想了想,决定离河边远一些,这样的话,那头豹子回来,应该也不会难为自己?杨峰自我安慰。
  
  带着圆耳朵的缘故,杨峰不能去找太过于宽阔的地带。杨峰在那里总能看见没事干的狒狒,拿着爪子,三个一群,两个一帮的抓虱子。
  
  狒狒是群居性动物,雄性很凶猛,甚至敢摸狮子的屁股。自然界中的狒狒大多比较好斗,因为对外比较团结,所以是自然界唯一敢于和狮子作战的动物,一般3-5只狒狒就可以搏杀一只狮子,作风十分果敢。
  
  长着大鼻孔,还有两个长长的獠牙。杂食性动物,主要的天敌是豹子,但是小豹子确是它们的盘中餐。两边长着蓬蓬的毛发,看起来有点像西方国家习惯带着的假发。虽说狒狒很常见,但是杨峰从来不招惹它们。
  
  除了狒狒是人类的近亲意外,最重要的是,狒狒那尖利的牙齿,爪子,还有那好斗的天性。虱子多了能咬死人,蚁潮能横行整个地球无所抵挡。
  
  几只战斗力旺盛的狒狒,完全有资格让杨峰这样的半吊子命丧当场。
  
  出于以上种种的原因,杨峰避开了空地。寻了一处比较茂盛的树丛。离河边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距离,还能避开在河边狩猎的其他动物。
  
  只不过,杨峰惊讶的发现,圆耳朵似乎和自己小时候一样,不会爬树。这个认知让杨峰大大高兴了一把,杨峰这个笨蛋还没有意识到,他收养的是一头猎豹,而非是非洲豹。
  
  圆耳朵对于上树这个举动,是很感兴趣的。但是因为没有非洲豹天生的爬树利器,圆耳朵只能凭借着一股热情努力的抱树。
  
  是的,是抱树。猎豹的头很小,嘴边长着短胡须,长着一张带有泪痕的脸,腿细长,大而钝的爪子不能像其他猫科动物那样可以伸缩,猎豹的足腕内存又一个锋利的勾爪,可以像钩子一样把猎物猎物绊倒。
  
  此时,圆耳朵正努力用着自己内腕的勾爪,牢牢把自己固定在树上。杨峰在旁边看的一脸趣味,看着圆耳朵费力的爬上了第二个枝杈,趴在树干上大口喘着粗气。
  
  杨峰一个箭影跃了上去,姿态优美。利落的叼起小家伙,朝着更高的地方窜去。
  
非洲生存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