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反派邪魅一笑

雨和人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雨和人
第二场雨落下的时候,秦开奕就知道秘境之中的藏宝阁快要打开了。
  
  他坐在一个阴冷的山洞里一点一点的将灵气转化为魔气,炎骨给他的秘法很有用,至今他身上的魔气都没有外漏,可是不知为什么,秦开奕总觉的炎骨那说话的语气里有些心虚,就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一样,但不管秦开奕怎么追问,炎骨都不松口,无奈之下,秦开奕只好将这个事情暂时放一放。
  
  他已经离开沈飞笑接近有五个月了,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还算隐秘的山洞,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修炼起来,道修的速度果然不能跟魔修比,只是五个月的时间,秦开奕就轻轻松松的突破进了辟谷期,可是跟修真者进入辟谷期的要引发的天劫异象不同,魔修进入辟谷完全就可以用悄声无息四个字来形容,搞得秦开奕开始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突破了,直到他发现自己再也不用吃东西之后,秦开奕这才真正的确定下来。
  
  这场雨足足要持续一个月,秦开奕开始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倒也不急,他脸上带着一个金色的面具,身穿一件灰色的袍子,心神澄净的看着洞口外一望无际的雨幕,倒是硬生生的衬出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自从进入了辟谷期,秦开奕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像是被筛子过滤的细沙,不再会像以前一个烦躁和迷茫,也再次巩固了自己最大的目标——回家。
  
  五个月对于修真者来说实在是太短了,只不过是眨眼之间,时间就如流水般飞快的逝去了,秦开奕醒悟过来的时候甚至有种自己只是睡了一觉的错觉,可是虚纳戒里特有的符箓却在告诉他,他真的不是在做梦,距离进入秘境,已经半年有余了。
  
  戒指里的食物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秦开奕已经辟谷,不再需要那些食物,可是食物虽然不用再吃,秦开奕却莫名其妙的染上了酒瘾,一天不喝上一口就心里难受,戒指里的酒带的不多,很快就喝完了,秦开奕松懈的神经终于勉强绷了起来——他要早点离开秘境,,没有酒喝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可是就在秦开奕做好了秘境出口一开就离开的准备时,像是不满意他的懒散,那个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系统音再次响起【系统提示:请帮助沈飞笑安全离开秘境,失败则被抹杀,请帮助沈飞笑离开秘境,失败则被抹杀。】
  
  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秦开奕就愣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而像是知道秦开奕在想什么一样,那个让人厌恶提醒他一般在耳边响起【系统提示:请帮助沈飞笑安全离开秘境,失败则被抹杀,请帮助沈飞笑离开秘境,失败则被抹杀。】
  
  “卧槽。”好像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秦开奕露出苦笑。
  
  “看来不去趟这趟浑水还真是不行了啊。”秦开奕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就知道系统肯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炎骨,在么?”试探性的在识海里叫了一声,秦开奕看见自己面前渐渐凝聚起了一团橙色的火焰。
  
  “什么事?”懒洋洋的声音,炎骨这五个月来低调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为了即将打开的藏宝阁保存精力,连和秦开奕说话的时候也少了。
  
  “你想要的宝贝在藏宝阁的哪个门里?”藏宝阁里有八门分别是开、休、生、死、惊、伤以及杜门、景,每一门里都放置着奇珍异宝,当然,对于秦开奕来说,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他可以直接帮炎骨取出东西,然后再去围观沈飞笑。
  
  “伤。”炎骨回答了秦开奕的问题,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出了秦开奕话语中不对劲的地方:“你怎么会知道藏宝阁里有八门??”
  
  秦开奕没有回答炎骨的话,他现在心情不好的很,哪有心情陪着这个被锁了几千年的怨灵咋呼。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和秦开奕的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炎骨简直就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声音又尖又利,完全没有了平日中的淡定。
  
  “你很吵。”秦开奕冷冷道。
  
  “……你和薛贤是什么关系?”觉的自己像是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炎骨声音沙哑道:“秦石,不要无视我的话!!”
  
  “我无视你的话会怎么样?”突然生了逗弄炎骨的想法,秦开奕挑眉道。
  
  “你真的以为我动不了你?”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原本是人形状的火焰瞬间凝成了一个人的摸样,只见那人身着一袭火红的长袍,脸上的表情却是冷若冰霜,颜色艳丽的红色长发无风自动,红莲的图案顺着颈项蔓延到了脸上。
  
  秦开奕被炎骨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可是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眼前的人居然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样??”秦开奕不敢相信道。
  
  “呵,我本来就是一缕火焰,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样子,现在变成你的摸样也算是看得起你。”炎骨用那张和秦开奕长得一样的脸冷笑着,他抬起右手轻轻的打了个响指,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识海瞬间变化为了无边无际的火海,秦开奕居然从这虚幻的火海里感受到一种灼伤灵魂的热度。
  
  “这秘境之中的藏宝阁只有你师祖薛贤和千年老怪才能知道,小子,我要是你,就坦白的说出来,免得少受些皮肉之苦。”炎骨一改往日浮躁的性格,竟用秦开奕那张原本温润的脸硬生生的做出了诡诈的表情:“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
  
  “……你是在威胁我?”秦开奕眯起眼睛笑了:“你其实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秦开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脏在咚咚直跳,他先前虽然看出了炎骨不好惹,却没想到将他惹恼了居然会冒出这些事端,不过他倒也不太担心,因为从炎骨的一举一动之中他大概能看出炎骨和薛贤关系不错,索性就这么诈炎骨一诈。
  
  炎骨自然是不知道秦开奕心中的小九九,他听了秦开奕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隔了很久之后才颤抖着开了口:“你是……薛贤的后代?”
  
  秦开奕没有答话,他在给炎骨创造脑补的空间……
  
  “没想到啊。”原本猛涨的气势委顿了下来,炎骨边摇头边苦笑:“我等了他整整上万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等到他,现在看到了他的后人,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可是你既然是他的后人,又为何姓秦??”
  
  “哦,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秦开奕撒谎也不打草稿:“当年听母亲说过我们祖上姓薛,只是为了避开一桩祸事才改了姓氏。”
  
  “这样么。”炎骨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可是随即语气一转:“不对,既然如此你怎么可能知道秘境藏宝阁的事情,薛贤他绝对不会将这件事传之于后人,你是从何处知道的?”
  
  在这一刻,秦开奕真是异常的想回答:书就是老子写的,你说老子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仅剩下的理智让他忍住了咆哮的冲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打算继续和炎骨鬼扯,就听到了一声巨响。
  
  这巨响仿佛来自地下,带着撼天动地的气势将秦开奕的耳朵震的有些发麻,他将目光投向洞穴外面,看见了一座圆形的建筑从地上破土而出,那摸样好比一头突然苏醒的巨兽,让人不得不为之震撼。
  
  秦开奕欣赏了一会儿脸色就白了,他结巴着:“喂,我、我说炎骨,你、你记不记得沈飞笑住的那个山洞是在哪里啊?”
  
  “就是前面啊。”炎骨莫名其妙。
  
  “……呵呵。”秦开奕轻声发出尴尬的笑声:“这山洞都移平了,人还活得下来么?”
  
  “唔,这个问题很明显嘛。”和秦开奕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圣母般灿烂的微笑,炎骨轻声道:“必须死啊。”
  
  “……”秦开奕闻言脸色更难看了,好吧,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予沈飞笑脑袋上的那个美丽的主角光环了……咦,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的秦开奕心中松下了一口气,沈飞笑现在肯定没事,因为如果沈飞笑真的出事了……那么第一个被抹杀掉的,就是自己。
  
  既然那个碍事的系统没有发出声音,那就说明,沈飞笑应该没事……吧?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