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四十 八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四十 八回
上文说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越来越偷工减料的前情提要)
  
  ……
  
  被耍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接下来随即冒出来的就是“一个现代人被这个连抽水马桶都没有的时代的人耍了!”、“难以置信!”、“接受不能!”、“姐姐我可不是好惹的!”……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浮现上次在武当山上和张三丰那个老道“切磋”的场景,以及在我苦苦向他追问时他一手摸肚皮说“老道饿了”的无耻模样,只好屈辱而不甘地承认:他好像还真是耍定我了。
  
  最后,我安慰自己,被一代宗师张三丰耍,这样说起来也带着一种探究起来可以追朔到人性的复杂感觉——你们能吗?你们想见张三丰都见不着,我还能被他耍呢——就是这样很诡异的自豪感。
  
  好吧,从第一自然段到第三自然段的心理变化虽然看起来是长篇大论,但实际上这都是掩饰,其实我只稍稍考虑了一下就知道了问题的要点:我打不过他,所以我很心平气和地坐回了原位,喝茶。
  
  见我这样淡定,房中的气氛反而有些诡异。
  
  今天,我这个平时难得见一个生人的卧房里,多出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却都不是普通人——你要硬说周芷若现在还只是个小萝莉,那她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小萝莉,她是一个连张三丰看了都觉得特别可爱所以才出手救下(误)的小萝莉……
  
  一张四方的桌子,我们四人一人坐一边,就这样四个人诡异地对坐了几分钟,莫声谷抿了抿唇,刚想说什么,宋青书见状抢先笑道,“芷若妹妹,我们出去玩会儿吧。”
  
  周芷若也不是个缺根筋的——看她日后怎么对付殷离嫁祸赵敏的就知道了,正巧这几个女主角除了小昭我都见全了,要我说,萝莉何苦为难萝莉呢?……扯远了。反正周芷若是闻弦音而知雅意,便抿嘴笑了笑,乖巧地点头站起来准备和宋青书离开。
  
  宋青书倒是一举两得,一是顺理成章地领着他的芷若妹妹出门了,二是……各位看了这么多年连续剧的都心知肚明,这是要留所谓的两人空间了。
  
  四个人在的时候我都说不出什么话,只剩下两个人还能了得?于是我站起身一脸微笑地按了按宋青书的肩膀,用很微妙的口气意味深长地道,“青书一定还有很多话对我说,是吧芷若?”说着我按着他肩膀的那只手微微用力。
  
  周芷若刚迈出一步的脚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对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想青书哥哥一定是这样想的。”……现在小孩真懂事。
  
  宋青书登时苦着脸坐了下来,他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口中喃喃地道,“你们小两口叙旧干嘛要拖着我们小两……”
  
  还没说完他忽然浑身一抖,一抬起头来就看到我和周芷若都用不善的目光盯着他……
  
  于是我们四个人再次沉默了,宋青书本来也是个能打圆场的,不过被我们这么一瞪估计也不敢说什么了,我瞄了一眼莫声谷,感觉和他在无话可说的尴尬中带一些久别的喜悦,喜悦中还掺杂着一些心知肚明的无奈,又在心知肚明的无奈中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在这种复杂的气氛中,我也不能期望莫小七主动说什么,宋青书和周芷若虽然被我硬留了下来,但这种时候也插不上什么话,我只好默默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他看了一眼,端起来喝了……于是继续陷入呆坐的状态。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再不开口一定会发生狗血的事情,比如两人同时开口,同时开口后同时说“你先说吧”,反正我觉得这也太扯了……
  
  所以作为一个被塑造得很不着调的主角(喂),我理应插科打诨一下打破这个诡异的僵局,便沉声道,“莫小七。”
  
  “……”莫声谷竟然沉默了,我以为他有什么小情绪不肯搭理我,没想到三秒后他才抬起头,傻傻地张了张嘴,“……啊?”
  
  我顿时哑然,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情绪也随着他富有个人特色的天然呆反应烟消云散,反倒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苦思冥想之下我终于憋出一个话题,“……吃了吗?”
  
  说完我顿时觉得自己英明无比,如果他说吃了,我就问他吃了什么,如果他说没有吃,那我就问他想吃什么……
  
  就在我得意之际,只听莫声谷低着头说,“我没胃口。”
  
  我……算他狠,这一下好不容易准备打开话题的问题又问不出口了,我这才发现跟天然呆打交道很不容易,特别是情绪低落的天然呆……
  
  于是四个人继续对坐无语,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接下来大家猜猜发生什么了?熟悉作者风格的人都知道,是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一炷香=5分钟,一盏茶=10分钟,刚刚那个其实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冷笑话……)
  
  忽然,只听“吱呀——”一声,一个女弟子推开门走了进来,先是施了一礼,然后见房间里还有三个人,便连忙又抱拳,对我说,“丁师姐,方才有人送信上来。”
  
  说着女弟子把信递给我,我一边随手拆着信一边问她,“送信的是什么人?”
  
  “一个普通的民夫,看起来是被雇来送信的。”
  
  我拿出信纸抖开来,只见整张纸上面只有墨迹淋漓的几个字,“峨嵋山小镇酒馆,不见不散”,然后忽然觉得什么东西掉了出来落在我的腿上,我一看,悚然动容——是一枚金花。
  
  我趁着没人注意就把这枚金花悄悄塞到袖子里,站起身对其他人故作平静地说,“有故人相邀,我去去就回。”
  
  莫声谷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宋青书却犹豫片刻,忽然站起来,神色有几分不自然地说道,“姐姐,我们几人待在这里也是无事,不如和你同去。”
  
  我愣了一下,宋青书似乎也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人,我的这句话明摆着自己有私事处理了,要是真的是什么普通朋友他跟着去也无妨,但金花婆婆似乎和正道武林似乎不太对付,这个时候我再和金花婆婆银叶先生谈笑风生好像有点不太好……
  
  宋青书见我不吭声,连忙扯了一下周芷若,周芷若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接受到宋青书的眼神,连忙跟着道,“是啊,丁师姐,让我们跟着去好了。”
  
  莫声谷也抬起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大反常态的宋青书,可我如果现在再拒绝不就说明我心中有鬼?便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
  
  四个人除了周芷若之外都有一身武功,没用多久就下了山,山下的小镇其实只算个村子,不过因为峨嵋派在此,人来人往的便渐渐形成了一个市集。
  
  小镇里只有一间酒馆,找起来也很方便。
  
  我一路上都在思索该怎么说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的身份,最后想到说是远方亲戚,不过莫声谷和宋青书之前在大都却是见过金花婆婆的,莫声谷还和他交过手,那“来自遥远却没落的江湖世家”的远房亲戚会不会合理一点……
  
  走到了那家很醒目的酒馆门前,酒馆却是大门紧闭,我心下疑惑,上前敲门,片刻后门开了,一个把毛巾搭在肩上的小二不耐烦地探出半个身子来,道,“今天我们这酒馆被人包下了,您赶明儿再来吧。”
  
  说完他把身子缩回去,正要关门,就趁这个零点几秒我一闪身,错着这个小二的肩膀进了客栈里,然后一入眼就是一张唯一坐着人的桌子旁正在聊天的几个人,几人听到声响纷纷朝我这里看来,一看我心里就凉了半截,那里哪有什么老妇老头,反倒是一对美得令人抽凉气的小情侣笑着看了过来,临座是一个穿着大斗篷面若寒霜的男子,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拿着折扇风雅地轻摇着的美男子……
  
  黛绮丝韩千叶你们不低调点易容出门就算了,为什么还会有青翼蝠王韦一笑和范右使范遥……明教高层和前高层怎么老是跟闲汉似的没事就甩着膀子闲逛?关于我这点我很久就感觉到不对了,之前自己护送倚天剑回峨嵋的时候这几个人也一路护送,我已经嗅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不过想到身后还有三个不知就里的人,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僵硬了一瞬后就连忙对他们朝门口比划了一阵,然后再作了一个“嘘”的姿势,下一秒,莫声谷、宋青书、周芷若三个人就跟着进来了。
  
  “哎呀这四位客官小人已经说了这店被人包下了……您这样让我们很难做呀!”店小二连忙追过来苦着脸道。
  
  我注意到本来黛绮丝要说什么的,见到呼啦啦进来一个峨嵋弟子两个武当弟子,顿时收了声,看向我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快,我冲她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范遥优雅地抬了抬手制止了店小二说下去,轻笑道,“无妨,店小二,快去拿你们最好的酒来。”说着,他看向我身后的几人微微一挑眉,“丁姑娘,这几位是……”
  
  他这样称呼,可能是因为不知道身后几人的底细才不敢表现得太过亲密,看来貌似没个正经的范遥还是挺贴心的。
  
  宋青书连忙抱拳,“晚辈宋青书,武当派弟子。这是峨嵋派弟子周芷若。”周芷若虽然是渔民之女,但天生有股聪明劲儿,无师自通地抱了抱拳,细声细气地道,“见过各位……前辈。”
  
  宋青书说完了见莫声谷还没反应,便不动身色地拉了拉莫声谷的衣袖,莫声谷刚刚还在想自己的心事,不过被宋青书这样一扯也反应了过来,猛然间见所有人都盯着他,一时竟然有些缓不过来,愣愣地道,“哦,在下武当莫声谷……”
  
  我这时一想到一干魔教魔头和正派弟子相处就快要崩溃了,一时也没有在意莫声谷有些呆得异常,趁着范遥几人还没开口,就连忙道,“那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故友。”
  
  说着,我走到范遥边上,驾轻就熟地道,“这位是姚凡。”范遥刚刚用潇洒的动作喝了一口茶水,听到我说的话后“噗——”地一声喷了出来,他对面正好是青翼蝠王韦一笑,所有人只看到他的身形模糊了几下,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他还端坐在那个椅子上,姿势都没怎么变,身上却滴水未沾……
  
  原来范遥一口水刚喷出来的时候他就用超高的轻功闪开了,然后又无声地闪了回来,速度之快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人在平移——拍黑客帝国的时候请他都不用作特效了。
  
  不过以宋青书那还没到及格线的功力自然是无法看出的,周芷若更不用说,而能看明白的莫声谷正好又在走神,所以一时间韦一笑露的这一小手还没被他们发觉。
  
  我又赶紧走到韦一笑身旁,“这位是肖一伟。”
  
  “咦?”宋青书忽然露出困惑的神色。
  
  我心一悬,其他几个人的神色也不同程度上有些动容,虽然他们不在乎被认出身份后会怎样,但在宋青书他们眼中我就是勾结魔教妖人了,这样一来让我跳万安寺也洗不清了……
  
  宋青书彬彬有礼地道,“冒昧地请问下肖前辈,这姓名是哪几个字呢?”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韩千叶朗声笑道,“‘肖’是那‘风萧萧兮’的‘萧’,一是‘一点浩然气’的‘一’,‘伟’……便是那‘震为萑苇’的‘苇’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说起来这些引经据典的我也只有第一个知道,风萧萧兮水易寒嘛……下一句是不是力拔山兮气盖世来着?
  
  宋青书一脸恍然大悟,然后又问道,“这‘苇’字却也是别致,不知可有典故?”
  
  韩千叶愣了一下,一下子还没想到有什么诗词可以圆过去,正在犯难的时候就听我随口道,“正所谓‘一萧一苇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壶’嘛。”
  
  韩千叶喃喃地念了几遍“一萧一苇走江湖”,忽然抚掌微笑,“敏……丁姑娘真是好文采,之前还道丁姑娘对诗文不甚精通,今日此句吟来却有豪迈不羁之感,才知姑娘是藏拙了,在下不由后悔没有早些知晓了前来讨教。”
  
  我也没想到韩千叶还是个文艺青年,不过被他这么一夸不由有些找到了穿越女主天下诗词尽可盗得的感觉,看看,随便拿出来一首就让古代人惊为天人了吧——得感谢那个时候家里空调坏了热得受不了就看还珠格格降温来着。
  
  不过我刚想再卖弄几句,这首诗的下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脑子里面尽是什么“化力气为浆糊”、“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昨日作诗无一首,今天作诗泪两行”……以前看电视每逢小燕子吟诗就表示嘲笑,现在遭报应了吧。
  
  我脑海里乱七八糟想些什么暂且不理,宋青书却是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大相信我是这种腹有诗书的才女,犹豫着想说些什么看了一眼在场众人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等到几年后他无意中告诉我,他当时想说的内容是:苇是草席的意思,他很理解那种四海为家的胸襟,但一想一个侠客一手玉箫一手卷着一大筒草席总觉得不大对头,并且觉得把苇改成剑会更好。
  
  ……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