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三十 二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三十 二回
武当山的清晨伴随昨夜的微凉夜露,破晓。
  
  支起窗户,露水顺着窗沿滴滴答答地滑下没入泥土中,我支着下巴靠在窗台上,眼神忧郁而清澈——呃,这么描写,会不会太言情了一点?不过,不论是谁看到,都会认为是个怀春少女吧?
  
  事实上,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有人记性很好的话,应该记得曾经我的内心中出现了一个“神秘声音”吧,只不过沉寂了太久,存在感已经稀释到在角落里种蘑菇都不会有人发现的地步了。
  所以说,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倚天屠龙记的原著中,明显就没有丁敏君嫁给莫小七这一出,这难道不算破坏剧本?
  可是至今为止,那个神秘声音却依然没有任何提示——虽然我不知道我那么想知道这个答案是为什么。
  
  『我说……你到底还在不在?』我在心底无声地发问。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这个声音不会回答的时候,心中一个久违的金属合成声响了起来,『在。』
  『我想知道,如果我嫁给莫声谷,有没有关系?』
  沉默了很久,那个声音回答,『没有。』
  『你……凭什么说没有?』
  『我的程序可以模拟倚天世界的进程,于是我设定了这个变量,模拟后的除错报告中没有排斥这个变量,所以证明这不会影响剧本的进行……你听懂了么?』
  『有听没有懂。』
  
  过了很久,我忽然冒出一句,『没有关系?』
  『没有。』
  『真的……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没有。』神秘声音毫无情绪地重复。
  『你确定……?』
  『……』
  片刻后,那个金属合成声忽然愤怒地提高了声音,『你需要我把‘没有’两个字录下来然后重复播放一百遍吗!我不是复读机啊混蛋!』
  
  我被这个忽然激动起来的声音给吓得魂飞魄散,小心翼翼地问道,『不要激动啊……话说,你、你你不是类似人造生命体的那种东西吗?』
  那个声音稳定了一下情绪,又恢复了平淡的语调,『潜伏在你的脑电波中的那段时间,不小心进入你的大脑开始共享你的记忆,然后……似乎是,进化出了一点智慧。』
  『什么!!!』
  『进化成智慧生命体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共享我的记忆后却学会了吐槽?我做人真的那么失败么……』
  
  正在叹息着,我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婚约,心情一下子就郁闷了起来。我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躺倒在床上,无神地看着床顶。
  『你的心情不好?』神秘声音很体贴地问道。
  『你也感受出来了啊……』
  『我在你的脑电波中,能感受到……如果用一个你脑库中的形容来说的话,就是‘像是被猫弄乱的毛线团一样纠结’。』
  『真是生动形象啊。』
  『那你在纠结什么?』神秘声音追问下去。
  『你知道的啊。』既然能共享记忆了,知道为什么烦恼也是很正常的吧。
  『……为什么要纠结?』
  『你又不是人,不明白的。小叽。』
  『不要把我和你脑库中的那种披着美少女皮的人形电脑混为一谈……』
  
  对话又一次因为吐槽而结束。
  而那个神秘声音随着说着的话越来越多,就越来越有向智能发展的趋势,从一开始的冰冷声音到时而冰冷时而吐槽,到现在的完全吐槽,不知道以后又会因为我脑子里的奇怪记忆而变成什么东西。
  那个声音也好像发现了这一点,为了进化得更加智能而开始喋喋不休,刚开始我还随口回了几句,但是随着它的语速越来越快音调越来越高,我就暂时过滤掉了它的声音,专心思考自己的问题。
  
  嫁,还是不嫁,这是一个问题——在我看来,是比生存和毁灭更令人头痛的问题。
  
  正在BLABLA个不停的神秘生物听到了我的想法,顿时发出一声类似冷笑的声音,『这根本不算是问题吧?如果要嫁,就回峨嵋把张三丰的答复告诉灭绝,至于如果不嫁,就马上逃掉好了。可看你的性格,绝不可能抛下灭绝跑路的,那就只有嫁了——』
  
  只有……嫁了?
  那什么对包办婚姻的厌恶呢?对长辈的不满呢?就一笔勾销了?可是除了这样,我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逃婚?别开玩笑了,我的师傅和峨嵋啊……又不是青春期少女,可以做出为了叛逆和不甘而抛弃师父和峨嵋的期望的任性举动。
  
  沉默了很久,我叹口气,『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告诉我,你说的对……可是,问题是,为什么我烦恼了一个晚上的事你三言两语就能解决啊啊啊!!』
  『正常的。』那个声音安慰我,『凡人的智慧嘛……』
  我被囧到,『你什么时候学会楚大人的名言的……』
  『就刚才。说起来,这句话还真的很不错。』
  
  ……
  
  既然决定了最令我烦恼的问题,我立刻向张真人辞行。
  而就在大厅里,我正在和他客套着“哈哈明年再来武当拜访啊”“欢迎欢迎啊哈哈”之类的不咸不淡的话时,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师弟,哎!!师弟!等等……”殿外是一个弟子焦急的呼喊声。
  
  唰地一下,大殿的门忽然被推开——
  小男孩气喘吁吁地合上门,然后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这才转过身来,然后看到了我和张三丰两人,表情一下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吓得魂不附体。
  
  门外那个刚刚追来的武当弟子的后面半句话也被送入殿中,“……掌门在殿里啊!”
  
  “太、太太太师父……”男孩的声音很轻,脚下却慢慢向后移动,直到后背已贴在了门上,他哭丧着一张脸,“我我,我错了……”
  张三丰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快的神色,只是淡淡地道,“又犯了什么事?被清风追得满武当跑。”
  男孩咬了咬嘴唇,眼珠子转了转,调皮地笑了笑,“太师父,我说了你可别罚我。”
  张真人呵呵笑了几声,“不罚,不罚。”
  “爹爹问我日后想做什么。”男孩抿了抿唇,露出几分倔强,“我说,想做一名船员——可以出海的那种!然后爹就生气了,要罚我抄书。”
  “远桥他为何要生气?”
  “爹说,他的儿子岂能做这种没出息的事,应要做一个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大侠。”男孩不服气地说道,“可是,为什么?”
  张三丰哑然失笑。
  
  “不好意思……”我微笑着插话,“请问这位正太……不,这位小友是?”
  
  “我叫宋青书。”小正太抢在张真人之前说道,然后眨了眨眼,露出几分带着羞涩的微笑,“这位漂亮的姐姐,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丁敏君。”我笑了,没有跟他客套,然后听着心中的某位在那里吐槽——『羞羞笑正太!外柔内刚属性!未来的泡妞高手!鉴定完毕!』
  
  没工夫打理这个吸收了太多我脑子中的腐败记忆的神秘生物,我看着这个倚天中专情却有些倒霉的配角宋青书的正太版——唇红齿白,长发马尾,陶瓷般的小脸以及乌黑透亮的眼眸,还有一点点羞羞的笑意……果然是极品正太。
  
  小正太思索了会儿,忽然瞪大了眼睛,“我知道你哦,就是那个……”
  
  我以为他会说“杀了XX人的豆蔻蛇蝎”或是“峨嵋的大师姐”,没想到,小正太眸光一转,嘻嘻一笑,“……七师叔的梦中情人。”
  
  “……”我一下愣住,不知该做何反应。
  “脸红了噢!”宋青书促狭地笑道。
  我顺手弹了弹他的脑门,然后一边看似温柔地摸头一边把他的头发揉乱,迎着他抗拒的眼神,我微微一笑,“小正……小朋友,想要调戏姐姐我,再过几年吧。”
  忽然,我意识到张真人还在一旁看着,这样光明正大□□它的徒孙似乎不太好,便连忙撤下了手,然后转念一想,我连这老道的徒弟都调戏成了男朋友,调戏调戏他徒孙也不是很过分吧?
  
  “那,张真人,我先告辞了。”我说着。
  “且慢……敏君,你准备何日启程啊?”这老道,还没结亲,这称呼一下子从丁姑娘变成敏君了。
  “明日便走。”我想了想,回答。
  走得这么匆忙,一是因为觉得一个女客留在武当的确不是很方便,二是,莫名地,不想和莫小七见面……
  “叨扰了。”我拱了拱手,正准备离开时,忽然看见旁边的宋青书的右眼飞快地眨动了一下,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然后下一秒又是那样机灵乖巧的正太,但是我确定,我,没有看错。
  
  ……
  
  天边的最后一抹微光被抹去,黑色覆盖了整个天空,月色羞涩微暗。这样的黑夜,一向是滋养某些阴暗的温床。
  扣扣——
  窗沿被轻轻叩响,然后窗户从里打开,一个小小的人影轻灵地翻进了屋子。
  
  “梯云纵还有几分样子。”我一边为两个杯子倒上茶水,一边笑道。
  “白天的时候,姐姐真是冰雪聪明,看懂了我的暗号。”一身紧身短打的宋青书笑嘻嘻地接过茶水大口喝了。
  “来找我什么事?”轻描淡写忽略过他的讨好,我问道。
  “姐姐,你是明日要回峨嵋了吧?”
  “是,又怎样?”
  “不知姐姐是否介意带一位小厮上路?”
  
  我放下茶碗,与檀木的桌子发出轻轻的一声敲击。
  
  没等我说话,宋青书紧接着说道,“我会写好留言,不会让任何人担心,相信爹爹也会认为我跟着姐姐很安全。”
  “我需要一个理由。”我淡淡地道。
  宋青书的笑容有些腼腆,“姐姐喜欢漂亮的男孩子。”
  我沉默地看着他——这个像是娃娃般精致的正太,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淡淡的绒毛在灯光下有几分金色,长长的睫毛下的眸子里仿佛装着万千星辰般。
  盯着他看了片刻,我移开了目光。
  “你赢了。”
  
  ……
  
  第二天,我启程离开。
  因为特别要求低调离开的原因,没有多少武当弟子知道我的离开。可是站在武当山大门口的那一瞬,我明白我的想法落空了,莫小七知道。
  
  他并没有上前来跟我道别,也没有用忧伤的眼神控告我的不辞而别,只是远远的站在几个送行的人的后面,很安静。
  
  张松溪上来大笑着拍我的肩,“敏君,以后记得再来武当啊。”说完还朝我挤了挤眼,小声道,“江南的那个什么楼不错吧?咱以后挑个时候再一起去不?”
  
  我朝他胸口擂了一拳,笑骂道,“拿有和姑娘一起逛那个什么楼的啊混蛋!”
  “敏君岂是一般姑娘家?”张松溪哈哈笑道,“不然也不会被我们家小七看……咳咳咳咳……”自觉失言的他自顾自闷声咳了起来。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我一边笑着一边拍拍他的胸口,然后狠狠一吐内劲,张松溪的脸一下子白了,却是忍着疼痛勉强陪着笑着。
  
  “那么,诸位,敏君告辞了。”我朝几位送行的武当七侠拱了拱手,眼神掠过那个远远站在最后的少年,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保重。”所有人抱拳还礼。
  
  唯有那个少年,没有动。
  不知怎么地,我忽然想起了与莫小七的初识。那时面对我的摆在台面上的拒绝,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的离开。
  
  ……
  
  半山腰的茶铺子,生意很是清淡。
  行了一会儿山路的我在长凳上坐下,把剑往桌上一搁,立刻有小二过来招呼。
  “客官,喝点儿什么?”小二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桌子,一边问道,只是这小二软软的声音很是清冽悦耳,我微笑着看去,却只能看到,压得低低的帽檐下,那一双格外灵动的眸子。
  这小子。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