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三十 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三十 回
静谧而黑暗的夜里,丝丝的凉风吹拂,正是秋季。
  屋外小院根根翠绿挺拔的修竹在微风之下轻轻摇摆,发出娑娑的轻响。然后,于屋内如豆丁般的暖色灯光下,在窗纱上透出薄而纤细的剪影。
  
  “说罢,那么晚在我房前徘徊……所为何事?”我一边沏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少年一怔,低着头看面前蒸腾着热气的茶水,在那朦胧的蒸气下,隐隐约约看见那清秀的面庞微微一红。
  “噗,明明是个威震天下的武当大侠,还动不动就像个大姑娘似的脸红。”见他如此,我不由取笑道。
  因为想起某个人而辗转反侧,所以干脆爬起来想透透风,没想到一开门就开出了一个蹲在门口鼻子通红的少年莫小七,于是秉着“同是天涯难眠人”的心情将他请进了屋子——这就是事发的全过程。
  
  “那、那只是因为……”他抬起头急急地想要辩解,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正在这个当口,我蓦然瞥到了什么,视线在莫声谷的胸怀在停留几秒,随后,笑道:“莫小七,你跌草丛里了啊。”
  
  “……呃?”
  
  “胸前那么多草叶子啊。”我说着,就伸出手想要帮他抚落,没想到这片草叶竟连着什么东西,这一扯,就将一大簇物事给一同扯了出来。
  莫声谷情急之下伸手就要抢回,我却轻轻一个转身就避让了开。
  
  没待我看清手中握的是什么,一股清雅芬芳的幽香钻入我的鼻端——眼前是一捧花束,蓝色或白色的,星星点点,花叶上还沾着晶莹露水……
  “这是……花?……送给我?”
  我捧着那束还飘着清香的野花,不知所措。
  
  莫声谷偏了偏脸,慌乱而含糊地应着,“唔……嗯。”
  
  我看了看花束,又看了看莫声谷,不由噗哧一声笑出来,“送花这种泡妞的方法也太老土了吧莫小七……而且不是玫瑰也不是百合,而是……”
  说到这里,我忽然顿住了,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的这样一幅画面:却是在幽静还浮动着夜晚微寒气息的山上,少年不顾衣裳头发被露水打湿,小心翼翼地采摘着,然后反反复复地挑选,为的只是能博……
  
  打住!
  虽然主观上不想再想下去,但“佳人一笑”这个词语还是跃入了我的脑海中。
  
  我有什么资格嘲笑一个不顾身段全心全意为我摘花让我高兴的人呢?
  
  “敏……君?”莫声谷小心翼翼地道,那对清亮的眸子望了过来,随后又黯淡下去,有些结巴地道:“其实如果敏、敏君姑娘不、不喜欢的话,就、就当作笑话扔……了吧……”
  
  我沉默地看着那束花。
  送花这种情节的确是恶俗狗血到了透顶,可是为什么由这个家伙来做,却让我莫名地觉得,莫小七怎么那么可爱呢~
  我笑了。
  莫声谷蓦然抬头看见这个微笑,眼睛也似乎渐渐亮了起来,是那么的明澈。
  
  一时静默。
  烛台上摇曳着的火焰噼啪一声,爆出几朵灯花。
  
  莫名地,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
  
  “啪”地一声打破了这温柔似水的气氛。
  我牵起莫声谷的手。
  
  他惊愕地看着我。
  
  “……出去转转吧。”说完,我拉起莫声谷往门外走。
  “诶?”莫声谷虽然毫无抗拒地被我拉着就走,但声音还是透着惊讶,“虽、虽然我是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么晚了,万、万一被……”
  “说的也是噢……嗯,那就杀人灭口好咯。”
  “呃……啊?什么?喂……等一下……”
  “骗你的你都信啊。笨死了。”
  “……”
  
  说着,我牵着他的手,往那一条僻静的小径走去,心里又忍不住问道,如果牵着的人是他呢?是会一边吐槽一边追逐起来,还是两个人都默然无语地并肩而行,心里不知道是在怅然若失还是打着歪主意……
  停下!
  即使是止住了思绪,心中却仍然泛出阵阵酸涩。
  原来早已习惯了,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只是那么可笑地认为我们没有可能,于是静静看着他离开。
  为什么还要想起来呢。我甩了甩头。
  
  曲径通幽谷。
  
  武当山的后山此时寂寥无人。
  月光清冷。
  武当山上随处可见的苍劲翠竹在风中微摇。
  竹涛阵阵。
  
  走着走着不知觉就停了下来。
  
  “看上去……敏君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莫声谷的脸色被月光映得格外苍白,在这寂寥空旷的后山,他也不再有那些在私房里独处的腼腆。
  “嗯。你看出来了?”我轻轻一笑。
  “为什么不开心?”
  “我为什么一定要开心呢?”
  “因、因为……”莫声谷一急,不由脱口而出,“我喜欢的是那个一直开开心心,好像从来没有烦恼,即使是在大峡谷里生死存亡,也从未皱过一下眉头,喊一声疼的丁敏君啊。”
  
  说完后,他也被自己的告白惊愕住了,脸颊腾地红了起来。
  
  这样的……我?
  
  过了一阵难言的寂静,我抿了抿唇,忽道,“莫小七。”
  莫声谷突然被我这么一叫,有些慌忙地应道:“是。”
  我看着他紧张的脸色在月光下,有着淡淡的温暖的光辉,笑道,“当我男朋友吧。”
  
  说完,我的脸也红了。
  他会说什么呢,是惊讶地问为什么呢还是激动地语无伦次?我想着,不由抿着唇掩住淡淡的笑意。
  
  莫声谷呆住了几秒,开口道,“……男朋友是什么?”
  
  原本准备看他不敢置信或者狂喜或者惊愕或者XXXX的表情却万万没预料到他的反应却是如此之囧,猝不及防之下,我竟忘了说话,只呆呆地看着他,良久之后嘴角一撇,道:“男朋友就是用来哄我开心的。”
  
  莫小七良久才傻道:“那我不是当了你的男朋友很久了?”
  
  “何时?何地?”
  “我一直都在哄你开心啊……”
  “……有么?”
  
  莫声谷想了想,道,“既然如此的话,不如……从现在开始吧?”
  
  我琢磨着这句话好像听起来有些不对头,下意识两手搭上衣襟作护胸状,道,“你、你要干嘛?”
  
  “哄你开心。”
  
  “……”
  
  [ps.关于“哄你开心”的内容会在莫小七独家番外中出现哟,各位不要瞎猜,是很CJ的]
  
  ……
  
  第二天难得起早,神清气爽。
  许是因为心情格外的晴朗。
  也有做梦,梦中竟是峨嵋的大道上。那个少年捧着烛台,嘴角有浅浅的笑,烛光映着他苍白的脸色,连瞳孔中也有朵晃动着的火苗……
  不知道,他的梦中,会不会有我。
  
  “忘了他,丁敏君。”我对着洗脸铜盆盛着的水中的倒影,喃喃自语。
  
  不过,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么?
  
  刚刚洗漱完,莫声谷便在门外敲门喊我出去玩。我也正想借此机会忘掉那些有的没的,便应了。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天。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莫声谷可以好像什么事都不用干的全天陪着我,但我依然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次日,武当大弟子宋远桥带来了武当掌门张真人在闭关、出关时日不明的消息,只好邀我在武当先住下。而那信函上所要商议的大事只好等张真人出关再进行了。
  于是,我便在武当派住下了。
  一直在武当闲着也没事做,没多久,我已经打着“武当与峨嵋友好交流”的旗号与武当几位大侠厮混起来,打打架、聊聊天。总而言之,这几日,总不算无聊。
  
  就这样,整日闲散玩闹,在武当也度过了数日。
  终于,在我于武当逗留的第四天,掌门张真人出关了。
  
  当即,我便前往拜访。
  
  张三丰倒也是一个奇人,见我之处并不是在雄伟的大殿也不是在清雅的小房,却是在武当的后山,正是那晚我与莫声谷无意中走入的那处,还特别吩咐只让我一人前往。
  我的好奇心高涨。
  后世鼎鼎有名的太极宗师、武林泰斗大师张三丰是怎样一个人呢?而为何要单独与我一个小小的峨嵋弟子商议大事?这听起来可了不得。
  
  脑袋里塞满了问号的我来到了后山。
  阳光下的后山没有了夜晚那寂静阴森的氛围,显得清新而空旷。
  我看到一个灰色道袍的老者站在山崖风口处,背对着我,负手而立。山顶的风吹拂着他花白的发,衣衫猎猎,一股出尘之意油然而生。
  
  作为峨嵋的代表,我不敢失了礼数,当下恭恭敬敬地抱拳低头道,“峨嵋弟子丁敏君,见过张真人。”
  
  “不必多礼。”张三丰的声音很是和蔼,并没有寻常老人年迈的嘶哑和浑浊,音色竟是十分清朗,“前几日的怠慢倒是老道士失礼了。”
  
  可越是这样我只能越发恭敬地道谢。
  
  “不知张真人有何要事相商?”我不愿客套下去,便直奔主题。
  
  张三丰笑了笑,虽然背对着我,距离也离我尚远,但不知怎地,我能感觉到那个老者发出轻微的笑意。
  
  “丁姑娘,你所擅的兵刃,是剑罢?”
  
  不知这位大宗师为何将话题扯到此处,即使听得云里雾里,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应道,“呃……是。”
  
  “那么,你看老道士这几下武当剑招……可否领教一下姑娘自创的剑法?”张三丰淡淡笑道,说着,缓缓转过身来……
  不知是角度的原因还是阳光太过刺眼,我竟没有看清他的脸。只能看到朦胧的金光笼罩在他周身,仿佛随时能够羽化登仙。
  
  武当掌门,太极宗师,传奇般的一个人物,就在自己面前。
  
  崇敬归崇敬,后世所来的我却没有其他人那些崇敬中更夹杂着几分畏惧的心情。我单手比划了几下,试探道,“张真人的意思是,咱俩……比划比划?”
  
  “正是正是。”张三丰点头笑道,好像有“你还颇对我胃口”的意思在里面,然后随手朝不远处的翠竹拂了拂,两根切口平整的竹棒便出现在他手中——好强的内力!我正在敬佩之时,张三丰将竹棒抛给了我。
  竹棒刚刚入手,便听张三丰笑道:“这招名叫百鸟朝凤,两成内力,你且接好了。”
  说罢,他袖袍轻轻一甩,十几道虚影便流光般在我眼前闪过,所攻之处正是我的中盘,这下来得猝然,却也守无可守,我硬是挥下一手拂花掠影,用巧劲卸掉了一部分剑势,然后立刻就急喊道,“你怎么说打就……”
  
  没等我说完,张三丰脚步一踏,口中道:“三成内力,此招名为手挥五弦。”
  话音刚落,一股凌厉而沉重的剑气向我扫来,虽无之前那招之华丽,我却觉被强大的气息锁定,仿佛周身陷于海水之中,动作也不由凝滞了起来。
  事已至此,虽然与一代宗师过招让人心情很激动,但我心里也不由冒火,暗骂张三丰攻击得莫名其妙。
  
  你来手挥五弦,我便使轻罗小扇。还怕你不成?
  
  轻轻挥出竹棒,手腕翻转,袖袍带风。张三丰凝重的剑势被我看似随意优雅的几下化解,若是不懂行的人来看,倒似乎是我占了上风了。可面对张三丰才使出两三成内力便已出现的那奇异的压迫感,我也是有苦自知。
  
  张三丰面上有些微赞叹之色,却并未有急着强攻,而是微笑着待我做好准备。怕是下一轮攻势更是凌厉猛烈。
  
  师父曾在讲解天下各路武功时谈道,武当之剑乃是“以意驭剑”,神在剑先,绵绵不绝,剑招看似慢吞吞,软绵绵,实则千变万化,无穷无尽。我若是对上了武当七侠中稍弱的几位,我以峨嵋剑法的轻灵自然可以占到上风,而若是遇到如宋远桥这般稳扎稳打型的剑势,我这般花俏便讨不到任何好处了。更何况,如今的对手,不是一流二流的武林高手,而是武当的一代宗师——张三丰!
  
  于是我郁闷了,为什么我要没事情和这种BOSS级的大宗师过招啊!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莫、莫非……是泡人家弟子的事情被他老人家知道了,来我这里兴师问罪,找场子的么……
  
  没等我胡思乱想出个什么结果,一股浑厚的内力猛地迸发,张三丰手中坚硬的竹子竟也微微一弯,刺眼的阳光下,随着他缓慢的翻动手腕,那竹棒仿佛有千万只虚影翻覆着……
  
  “绕指柔剑!”
  
  第三招,锋芒已至!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