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十 五 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十 五 回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想在这个古装片出镜率很高怎么蹦安全系数也很高的屋顶上数星星看月亮,我也不是想客串文艺青年来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一把,更不是喜欢在明亮的月光下顶风作案的黑衣人,何况今天根本不是什么“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我只是纯粹的,失眠了。
  
  失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在与世隔绝了一年后,心里有些反差,可能是手中这把倚天剑过于沉重,可能是思念师父,可能是想起了那个阳大叔……总之,我人生第一次,失眠了。
  
  我躺在屋顶上,两手枕在脑后,两腿摆出了一个舒服得不能再舒服的姿势,然后睁着眼睛,与天空中一轮明月以及数点繁星大眼瞪小眼。
  风吹来丝丝凉意,我这时才想起,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啊……
  
  我脑子里的杂念一齐嗡嗡作响,我忽然想唱歌。没错,我很想像那些穿越女主一样,放歌一曲。但是,我不知在这个情况下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或是“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会不会太煞风景?
  
  我想着想着,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嘴里不知不觉地就唱了出来: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
  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我又想起你,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记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不能忘记你心里想的还是你
  浪漫的夏季还有浪漫的一个你,给我一个粉红的回忆
  
  ——很经典的一首《粉红的回忆》!
  
  我摇头晃脑地唱着唱着,忍不住笑了。
  唱着唱着我的心情忽然变得出奇的好,我从来不知道旋律竟然真的能让奇迹般的愉悦起来,于是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更加大声地唱了出来。
  
  我越唱心情越好,越唱声音越大,如果说刚刚是在夜深人静时轻声哼唱,现在就该是在KTV里拿着麦克风陶醉地大吼了。所以说,人一执著起来是很可怕的。就在我唱到第五遍的时候……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啊!谁、谁扔的臭鸡蛋?啊!啊啊!混蛋!这、这菜叶子谁扔的?给我站出来嗷——还、还扔!”
  
  当一身臭鸡蛋香蕉皮的我愤怒地跳起来后,我才发现,整条街上的居民都出动了,一个个顶着国宝级的浓厚黑眼圈以及鸡窝般乱糟糟的头发,手中是那些还没处理的“犯罪证据”,正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我。
  
  我意识到自己噪音扰民了。
  我只好脸皮很厚地挠着脑袋,呵呵地朝着那些善良淳朴的居民笑着,表示自己很无害很无心。
  百姓们警惕地看了看我,然后威胁性地举了举扫把锄头等等原始武器,意思是“再敢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我当然态度很友好乐呵呵地点点头了。
  
  百姓们回了屋后,我才开始反思,小说里穿越女主唱歌不都会艳惊四座吗?我承认我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但是为什么她们一个个在夜晚弹琴弹琵琶唱歌唱小曲就一点事儿也没啊?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悲愤地对着月亮吼了一句,“这不公平啊!难道人和人之间,差距就真的那么大吗?为什么就连一个花季少女那可怜的简单的微不足道的穿越唱歌之梦都被狠狠掐灭于萌芽状态啊?我——不——服——啊——!!!”
  
  “¥#!@&~¥%……”
  
  我在居民的攻击下壮烈阵亡了。
  
  最后,脸上印着鞋印,身上是蛋清菜叶,倒在地上足足挺尸了五分钟的我,心中默默流下海带泪,史上最狼狈最失败之穿越女主……说的就是我么?
  
  我只能很无奈地来到附近的一条小河边,脱了衣服,跳到有些冰凉的河里。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如果还能浮现出“在月色的抚摸下潺潺流淌的小河如银缎般璀璨浪漫……”那我就可以成神了,浑身酸臭的我只能想到“虽然穿越黄金条例一条条残酷地在我面前分崩离析了,但是,我坚信,如果我真的是女主,那么男主或男配一定在上游等着我。”
  
  没错的!
  我握拳,狠狠把衣服搓干净,驾轻就熟地往树杈上一晾,然后就再次以一个跳水运动员的完美姿势跳入了水中。
  
  自由泳蛙泳蝶泳我都不会,我只会潜泳,但是我没有游泳镜,只好跟着直觉一个劲地往前游,逆流而上,却运气好得连块小石头都没撞上。直到游累了,我才停了下来,刷地一声窜出水面。
  
  大片大片的水花被我带起,浑身□□的我恍若无事地站了起身,然后甩了甩额前的头发,用手随便地抹了把脸,这时,我傻眼了。
  很巧的是,眼前,岸边,有两个人。
  更巧的是,这是两个男人。
  最巧得让我想掀桌的是,这两个人,我他妈的都认识!
  这两个人,一个是范遥,一个是杨逍。
  
  OH MY GOD!!
  
  不过,面对着两个同样目瞪口呆的男人,我的第一反应倒不是什么被看光了嫁不出去了之类的想法,反而是“哇,这两个人在月色下小溪边私会果然是有赤果果的奸情吧!”
  可是,我毕竟不能让他们一直看下去,于是大大咧咧地朝他们叫了一句,“看完了?看完了就脱件衣服给我,老娘快被冻死了!”
  老娘?我被黛绮丝老大给传染了吧……
  
  话音刚落,一件外袍就披到了我的身上,我也不管是谁的就穿上,然后跳上岸,开始甩起湿漉漉的头发。
  “喂,我说。”范遥忍不住开口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吧。”我口气凉凉地开口,“您和杨左使在这明亮皎洁的月色下,波光粼粼的小河边,又要做些什么呢?”
  “自然是商议机密大事。”杨逍一本正经地道,这个曾经挖走了我们峨嵋除了师父以外唯一一个美女,还在带着这美女又想来挖墙角的明教猎头部经理,在月光下,一身广袖白衣配上那潇洒的气度缥缈恍若谪仙。我说,明教难道是盛产腹黑型的美男美女的吗?
  我摇了摇手指,笑道,“杨大哥,没想到您已经有了纪师妹,还要将范右使纳入宫中,这男女通吃的取向小女子真是佩服佩服~”
  杨逍的脸一下子成为猪肝色。
  不愧是风流成性的范遥,他促狭而诡异地笑了,道,“若是我俩真有龙阳之好,那么也应是小逍在下才是。”
  “哦~~~~”我用暧昧的眼神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小逍?小遥?连名字都如此可爱的相配啊……”
  杨逍打断了我的话,一脸“你的小把戏我还看不穿”的神色:“敏君,一年不见,你将乾坤大挪移之法付诸于实际谈话中的本领有所提高啊。”
  “过奖,过奖。”我皮笑肉不笑。
  “应该,应该。”杨逍也很有风度地谦让。
  “哪里,哪里。”
  “佩服,佩服。”
  “一般,一般。”
  “客气,客气。”
  “承让,承让。”
  “不敢当,不敢当。”
  话题的发展越来越诡异了……
  ……
  “……”范遥叹了口气,一字一顿地道,“小逍,你•又•中•招•了吧?小敏君还是没有说来这里的原因呐。”
  
  杨逍眼角一抽,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他又不自觉地跟我玩起文字游戏。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好说的。”我大大方方地道,“我就是脑子一热,想来洗个冷水澡……”
  
  杨逍淡淡地截过话题,“然后一洗就从下游洗到上游来了?”
  范遥也轻笑道,“我只知道男人会在压制不住某些‘冲动’之下而去冲冷水哦,小敏君……”
  
  逍遥二使的合击毒舌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这个暂且不论啦~”我没好意思把刚刚的事儿说出来,大手一挥,爽快地无视了,“说说你们俩在这儿的原因吧。特别是你,杨逍,你不是跟你老婆蜜月去了么?怎么又跑这儿来了?”
  
  四周有些静得过头。
  两个美男子互看了一眼,谁都没说话。
  这时,一阵冷风飕飕地刮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没等我这个喷嚏打完,又是两三件袍子披在了我身上,还带着体温的温暖让我立刻抓紧衣襟。
  而我抬头,看到两个绝世美男子都只剩下一件白色单衣,不由笑出了声。
  
  “如果真是机密就算了~我也没那闲工夫来听。我就自动默认为奸情好了。”所谓好奇心害死猫,不就是一点情报么,倚天看过几遍的人猜都能猜的出来。
  
  杨逍却笑了,笑容讳莫如深,“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话音刚落,一副预言家大智者的神情立刻变了,朝我挤眉弄眼了几下,我会意地走到他身边,然后猛然被他用手勾住肩膀,压低脑袋。
  
  “敏君,我跟你商量个事儿。”杨逍小声对我道。
  明教杨左使什么时候也会低声下气求人了?我对此只是笑笑,“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家晓芙最近有些闹情绪。”杨逍道。
  “闹什么情绪?”
  “还不是因为想你师父了呗,不过你回峨嵋了我家那口子也应该能安心了。”
  “……这不就结了?”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重点!”杨逍的脸上显出又是骄傲又是激动的神色,“最近晓芙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我开始以为是女人每个月都要经历的‘那几天’,但是,大夫却告诉我,我要当爹了!”
  
  难道是……杨不悔?
  杨不悔就要出生了!但是,因为我的出现,似乎……有点改变吧?这个时候,纪晓芙不是已经黯然离开了吗?不这样,殷小六怎么办?打一辈子光棍吗?
  
  杨逍看着我纠结的神色,说话也变得小心了起来,“所以……我想让你做我家晓芙的……”
  我嘴角一抽,反射性地接口,“不会是奶娘吧?”
  杨逍一掌拍到我脑袋上。
  在一边看凉戏的范遥暧昧的眼神在我看不出起伏的胸部上扫来扫去,一副“就你?说话也要经经脑子吧”的样子。
  我话说出口就反悔了,“杨大哥,您请继续吧。”
  杨逍点点头,继续道,“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家晓芙稳定一下产前情绪,听说孕妇产前都是焦虑的,加上晓芙那么担心她师父,恐怕心情会更加糟糕,所以只能让你出马,陪晓芙说说话,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懂这些,敏君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说着,一副悲天悯人的神色,两手按住我的肩膀,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可是我想回去看师父啊……
  就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杨逍看着我变换莫定的神色,顿时心里一急,抓住我肩膀的手用力地猛摇了起来,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估计在我的眼睛早已成了两圈蚊香眼。
  
  “你答不答应,答不答应啊?!”杨逍死命地摇着我的肩膀。
  
  为什么这个风流倜傥的男人一碰到牵扯到纪晓芙的事情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啊!
  我只好哭笑不得地道,“我答应了答应了!别摇了别摇了……”
  
  被杨逍如释重负地放开后,我才觉得脑袋周围一圈金黄色的星星在愉快地飞翔……
  
  “太好了!我明天就带你去找晓芙!”杨逍很高兴。
  “不行,我得先回峨嵋看了师父再说。”我坚决地道。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至少得两三个月后吧。”
  杨逍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很大度地答应了。
  
  之后,我终于知道了,明教中的两位大人物的“逍遥二使”的名号从哪儿来的了。
  他们二人一个潇洒,一个风流,再加上我这个人的夜猫子属性,三人都觉着回去睡觉没什么意思,于是这三个神奇的生物凑在一起摸着下巴诡异地笑,我估摸着今天夜生活丰富,于是提出一个很无害的建议:开茶话会。
  通过两人一致同意后,开始分工了。
  一分钟后,杨逍踩着轻功回来了,他在河边找了一块石头群,凉凉的,身后便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坐在上面闲话家常感觉的确不错。
  两分钟后,范遥也踩着轻功回来了,他像民工似的扛着一个大包裹,打开了一看,靠,全是吃的。管你爱吃什么,反正这里头什么烤鸭瓜子糕点水果肉馍馍羊肉串糖葫芦应有尽有。范遥还顺手捎了一套高级茶具,银质酒壶……
  想一想吧,空气中是清新温热的茶香或是醉人香醇的酒香,听着身侧清越婉转的水声,抬一抬手就能拿到最爱的食物,我不由感叹这俩家伙真是会享受。不过也显而易见的是,这两人干着勾当也不是第一次,是个惯犯!
  
  于是,我们“小资三人行”开始天南地北地闲聊起来。
  话题先是很一本正经地过问了我失踪的原因,我开始忽悠,于是话题的走向渐渐不能受人控制了,我们这两男一女各个都不是平凡人物,我想了想,给他们讲起我的老本行《鬼吹灯》,两人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物,听得津津有味。
  轮到范遥,他选了自个儿的拿手好戏,荤段子。这厮是最表里如一的一个了,竟然也不避讳我这个女儿家,不过我这现代人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库存量还少?于是我们三个人的话题越来越猥琐了……
  最后是杨逍,这家伙不管说什么,开头语都是“我家晓芙……”“我家晓芙的宝宝……”,表情还是一脸红光满面,满面桃花,而这种幸福得有点过了头的白痴神情出现在美男左使大人的脸上,对我以及逍大人的FANS来说真是不小的打击。
  
  就这样我们聊啊聊,笑啊笑,吃啊吃,闹啊闹,天终于亮了,公鸡终于叫了。
  
  没有两位这般深厚内功的我打一个呵欠,朝着刚升起的太阳伸了个懒腰,道,“散了吧散了吧,万一被黛绮丝老大发现了就完蛋了。”
  范遥微微一笑,“不用担心,小紫衫和韩千叶那小子,我在出门前就给他们下了分量足够的药,别急,把《色戒》讲完再说,接着说,易先生怎样了……”
  杨逍也以一副准爸爸的光荣而神圣的表情严肃地告诉我,“你没讲完《亲密育儿百科全书》,就不许走!”
  
  ……
  
  逍遥二使果然是……很好很逍遥……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