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五 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五 回
果然很无趣……
  
  我成大字状躺倒在客栈的床上,几天下来马背上的颠簸让我快要吐白沫了,更重要的是,你认为那马蹄踏下的黄沙漫漫滚滚烟尘与只有零星小草的泥泞小道是所谓的山川秀美、壮丽江河吗?
  
  还是二十一世纪好啊……想去哪儿,飞机火车大巴招呼着上,一天内游览的景点不下数十,不过想想,这样虽然有效率了,但这般旅行又有什么意义呢?
  幸好我以前的职业倒习惯了风尘仆仆。
  
  更可恶的是,这里没有山贼,没有强盗,没有土匪,没有偶遇,没有埋伏,没有危机,没有擦身而过的美公子,没有来势汹汹被人追杀的马车……
  果然,武侠小说都是骗人的么……我一边爬起来拿毛巾擦掉厚厚的灰尘,一边默默流下海带泪。
  
  『现在打开门走出去。』
  
  又是那个神秘的声音!
  
  这个时候还不让我安生啊……我叹了口气,认命地将毛巾放水里搓搓干净,一边拿着毛巾抹脸一边就懒洋洋地推开了客栈房间的门——
  
  呃?
  
  我看到了什么?
  客栈的走廊过道里,是一个身形很像很像我某位师妹的美貌女子和一个身形很像很像明教左使的俊逸男子,正在拉拉扯扯……或者说是,姿势暧昧地不知在干些……什么叉叉圈圈的事。
  
  画面一瞬间凝固了,那个美貌女子看到我,一惊,反射性地跳起来想说什么。而那个男子因为角度的原因,正好看不到我,而他看上去也很投入的样子没注意到我的到来。
  
  我只好立刻竖着手指放在嘴上,适宜她不要说话,然后悄悄打了个手势,就关上了我房间的那扇门。
  
  关上门后,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没有被杨逍看见,不然这左使来个杀人灭口该如何是好?
  
  不过,那个神秘的声音是故意的吧?
  
  绝对是的!
  
  ……
  
  “丁、丁师姐!我……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夜深人静,客栈的某间客房中烛火依然闪烁,透过薄薄的窗户纸,两个女子朦胧而姣好的身影绰约……
  
  “别急,我找你来又不是兴师问罪的。”我微微一笑,倒了一杯茶给身旁的纪晓芙,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水气袅袅的茶水,一边轻声道,“更何况男欢女爱本是常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又不是那些好嚼舌根的人会跟师傅去说,你既然离了峨嵋出来混,便混得尽兴些,束手束脚的像什么样子?”
  
  纪晓芙听着我的数落不着恼,反而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子一笑之间眸光流转,美艳非凡。
  “师姐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呢。”
  
  “原来的样子……我原来是什么样子的?”我倒来了兴趣,听她道了起来。
  
  纪晓芙想了会儿,“在峨嵋派的时候,丁师姐平时不太爱和我们这些师妹们交流,让人觉着有些……孤傲,虽然程度上可能没那么深,但是我们都有着这样的感觉,就是和师姐你很难沟通,而且你平日里的举动仿佛自成一个世界,让我们都不知如何与你交流。”
  
  我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我这人只是洒脱了些随性了些,怎么在她们眼里就成了孤傲?
  
  “但是,那次夺取屠龙刀随师姐下山,出发前我心中还在惴惴不安,是否很难与师姐相处,没想到一路上师姐很温和也很贴心,我这才慢慢发觉,原来并不是师姐端架子性格孤傲,只是师姐根本不知道如何与我们沟通罢了。”
  
  “……”我这一愣足足让我愣了一两分钟,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的茶杯里添了一点水,带着清新茶香的水气敷上我的面,我看着杯中翻腾的茶叶,心中忽然平静了些。
  
  “晓芙……”这是我第一次直接叫她的名字。
  
  纪晓芙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轻轻一笑,道,“丁师姐,其实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但是我却看清楚了……林师姐、李师姐还有我们几个之中,最像师父的,是你。师父最疼的,也是你。”
  
  “丁师姐,你知道吗?你刚才泡茶流畅的动作、闻着茶香水气时的自然、凝视着碧绿色茶水的安静……让我简直误以为师父就站在我面前。更何况,你泡的茶水是从峨嵋山上摘下的天青叶,师父最爱喝的茶……我又怎么闻不出?”
  
  纪晓芙微微低下头,眼眶有些红,“丁师姐,我知道你是我们几人中真正懂师父的人,所以……所以,晓芙不孝,只好求你……”
  
  “我明白,我明白的。”我打断了她的话,轻轻闭上眼,“晓芙你要说的,我从一开始都明白,你的心思我何尝看不出?不必求我……即使你不求我,我亦会这样做的。”
  
  “我不会丢下峨嵋,不会丢下师傅……即使你们全部都离开了,我亦不会。”
  
  我并不什么为了大义忠诚一生的人,我也并不在乎峨嵋的兴衰存亡,我只在乎那个淡淡品茶的女子的暮年是否会凄凉一片,所以,我要陪着她,陪着峨嵋,即使纪晓芙不来求我,我也会这样做的。
  
  “……”
  
  我没有去看纪晓芙的神色,只是淡淡地站起身,从包袱里拿了一个碧绿色的小罐子出来,然后拉起纪晓芙把小罐子交到她手中。
  
  “这是在峨嵋顶的天青叶,师父最爱喝的茶。你离了峨嵋,怕是永远也喝不到了罢……仔细收好省着些喝,等你七老八十了,再用沸水冲起这天青叶,在淡淡袅袅的茶香中,或许还能回想起峨嵋山上的零星记忆呢……”
  
  我自顾自地说着,然后拉开门将纪晓芙推了出去,然后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门后,还能听见纪晓芙带着哽咽哭腔的声音,“师姐……请代我向师父说声,对不起……”
  
  “好。”我靠在门后,轻轻应了,这声音仿佛只是对自己说的,她不听到。
  直到门外细碎的抽噎声渐渐听不见了,我才揪住自己的领口猛然瘫软下来,倒在地上浑身痉挛不止。
  
  “好痛……这就是你所说的‘后果’吧?”我大口喘息着,仿佛能平息着在全身肆虐的疼痛。
  
  『不是‘后果’……是代价。』
  
  『改变时空既定的剧本,你将承受这个空间法则所带来的反噬……为什么不按照我的提示去做?』
  
  我很想回答它的话,但是浑身的痛楚简直非常人所能当,只好等过了十几分钟后痛楚渐渐平息下来,才无力得像一潭烂泥一样瘫在地板上,『原因么……就是不想这样做。』
  
  我双目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喃喃道,“假借灭绝师太名义让纪晓芙怂恿杨逍去夺倚天剑……虽然我这人没有什么正义感,有时为达目的也能不择手段,但……这事我就是不愿意去做……反噬便反噬罢……”
  
  其实我本来是想按照提示音去做,反正骗人这种事情我自打出生就没少做过,但是……当我看见纪晓芙拿着那罐茶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眼泪一个劲往外冒的样子登时就改变了主意,才慌忙将纪晓芙推了出去。我就是怕万一下一秒这神秘声音真的控制了我的言行那就糟了。
  我可以在打碎了花瓶后欺骗爷爷,可以在考试不及格后欺骗父母,可以在盗墓时欺骗同行,在那个冷冰冰的现代,似乎所有人都是一个大骗子,你不骗人别人就要来阴你……但是,我第一次遇到了我无法欺骗的,感情。
  
  我之前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小六杨逍都爱上纪晓芙,还甚至有些酸酸地腹诽过,但单凭今天,我要形容她,任何名花艳草都不行,于是我想了很久,忽然觉得,温婉如玉……玉,才是最像她的。玉原本是沁凉,但在贴心的佩戴之后会变得温热,色泽也会纯得仿佛能让人醉了……外界即使有再多的压力打磨,也依然是坚实圆润的形状……
  若我是男人,也会爱上她的红袖添香罢。
  
  而我人生中第一个不忍欺骗的,是纪晓芙与灭绝的亲情。
  
  我就躺在地板上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渐渐就有些困了,抬头一望,天色青黛,似是即将破晓……于是微微勾了勾嘴角,就准备随意躺在地板上歇息了,反正现在也没力气起身。
  
  当我刚刚闭上眼,忽然,一阵微风拂来,我皱了皱眉,睁眼一看……我的眼前,是一个白衣美男子,那五官,像是用中国水墨画中的白描细细勾勒的,带着微微朦胧的诗意与流畅写意的韵味。
  
  白衣美男子表情似笑非笑=明教左使杨逍大人。
  
  “敏君姑娘与我家晓芙的谈话我都听到了。”美男子的脸离我很近,他温热的气息都扑在了我的脸颊上,他低语在我耳边,“看起来似乎是敏君姑娘要冒充灭绝老尼让我家晓芙指示我去偷倚天剑,但又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故而承受了你身后那位黑手的惩罚……是这样没错罢?”
  
  “没错是没错,但是我更好奇你是如何进来的?”我也没什么慌乱的神色,只是觉得他一口一个“敏君姑娘”、“我家晓芙”有点恶心罢了。
  
  “推门进来的。”对方很大方地道。
  
  “不对啊……高手进人房不都是喜欢翻窗的吗?亏我还在窗上布置了无数机关,没想到竟然来一个走门的……”我摇头叹息。
  
  杨逍那张俊美的脸上挂上无数条黑线,“谁告诉你高手进人房都是要翻窗的?”
  
  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我理直气壮地道,“这是我们峨嵋派不外传的江湖行走经验不完全手册中所写的。”说到后头声音就不由自主有些心虚地低下来了,“呃……虽然这手册的最后附了一句‘因大部分高手都喜欢另辟蹊径、独树一帜,故而本书只作参考用’。”
  
  美男子忍不住喷笑出来,我看着他近距离绽开的笑容,背景似乎有无数朵白玫瑰优雅地开放,于是别过头,道,“大侠,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姿势很诡异吗?一个躺地上一个趴她身上,怎么看都像是有奸情有暧昧吧?为了不让‘你家晓芙’不小心闯进来发生不必要的三流言情必备之狗血误会,所以,那个,劳烦您起身……还有,顺便拉我一把,我没力气了。”
  
  “……”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