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丁敏君别传

第二回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回
【7月15日修(重写)】
  
  长剑如虹!
  
  众人将剑拔出后,将长剑端平静立几秒后,又猛地将长剑竖在眼前,一手掐剑指缓缓抹上剑锋,这并不是什么招式,只是一个峨嵋的仪式。
  
  峨嵋派的剑法向来是几大门派中的佼佼者,有诗曰:蛾眉剑法妙入神,残虹一式定乾坤;身苦惊鸿莺穿柳,剑似追魂不离人;非同凡技欲歌舞,应是奇传道数真;输赢只须出半手,纵是越女也失魂。
  
  李卿卿见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板起面孔道,“峨嵋剑法,开始。”
  
  话音刚落,所有人将长剑抖出一个剑花,然后开始舞起峨嵋剑法的第一式,所有人都是竭尽全力将动作做得规范而气势凛凛,可就在这时,就在这关系我命运的时刻,我只觉得握着剑的手抖个不停……换句话说,我怂了……
  
  这是个很微妙的状态,还没开始舞剑我就掌心发汗手脚发软关节微颤外加心跳直飙到每分钟110跳……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
  
  所以在这个微妙的状态下,第一招是扭身刺出一剑,我一紧张,本来扭180度的我一扭就360度了,也就转了一个圈,这一下便比其他人慢了不少,台下看着的都是眉头一皱,只有灭绝师太依旧在……淡定地喝茶。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我眼下便是这个情况,扭身刺出一剑后便是跃起再向下刺出,我也连忙跃起,却发现太紧张了,以至于连真气都提不起来,只好直接省略,这一下省略却和后面的动作连不起来了,我只好按照惯性随便一刺。
  
  其他不少正在舞剑的弟子老是抽空瞄我一眼,大概是埋怨影响了剑舞整体的效果。而台下看着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灭绝师太却放下茶杯,却是神色间严肃了起来。
  
  就这样,我就这样弥补上一个动作的错误,把下一个动作给改了,又因为上一个动作改了,又连不起下一个动作,就按惯性做到哪儿算哪儿……
  
  原本是马步,被我变成扫堂腿,原本是刺出,我抖成剑花,原本是挪步,我一时福至心灵竟然整出了太空步……
  
  人人都知道这剑法是有连贯性的,如果少了一个环节,后面的动作根本无法做出,武侠小说里常有“他一剑去势已老”、“他一剑刺出已难以变招”、“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说的便是剑法必须要连续,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威力。
  
  所以,我也只好将错就错下去,只求尽量看起来原版一些,不要太山寨就好。就这样,一部好好的峨嵋剑法在我的手中已经面目全非。
  不过剑舞到最后,所有人的动作也已经不甚整齐了,我混在其中舞着似是而非的峨嵋剑法,倒也不太起眼。
  
  峨嵋剑法舞罢,所有人的面色都有些运动后的潮红,却丝毫不敢喘息,只是收剑背在身后,静静地站在原地。
  灭绝师太将茶杯放下,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也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批新弟子。
  我的手心里都是汗,心想,如果被通报批评就惨了——如果峨眉派有通报批评这种东西的话。
  
  灭绝师太慢慢踱着步,看起来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我忍不住想到,这灭绝师太果然如江湖传言那般,喜怒无常。
  就在这时,灭绝师太忽然停下脚步,猛地看向我,语气平板,却又看起来有些疑惑地道,“你……”
  
  我看看左右,这才看到身旁那个舞剑舞得十分出色的姑娘,悄悄捅捅她,小声问道,“你?”那姑娘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埋怨我在这么重要的关头做小动作。
  
  灭绝师太定定地看着我,沉吟了片刻,神色阴晴不定地道,“你……”
  
  我又看了看左右,见左右人都看向我,这才苦着脸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你……”灭绝师太皱着眉,道,“对,就是你。”
  
  我艰难地向前迈一步,此时心里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曾有人说我被逼急了有一种亡命徒的气势——那个男生在幼儿园老是欺负我,我刚开始忍着,到最后忍无可忍了猛地抄起身下的小板凳高举过头作势欲砸,此举将幼儿园大班阿姨都吓着了,更别说那个人了,于是在多年后无意中碰到有这么一说——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我总算知道了。
  
  所以,此时亡命徒气势全开的我一抱拳,一副沉静的模样,道,“掌门有何指教。”
  
  不少台下看着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许,她们是不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如果灭绝师太责问我的话我下半句就接“今日我生理痛”,看不堵死丫!(古代生理痛应该叫癸水吧,丁丁没文化,莫怪)
  
  灭绝师太对我点点头,淡淡道,“你下来。”
  
  面对灭绝师太这句意味不明的话语,我依然面色不变,观者见了更是微微点头,她们还是没料到我心里在暗暗道,“再看看吧,现在还不是认怂的时候,可她万一要体罚……算了,打不过咱就跑呗。”
  
  我应了声是,却没有从两侧的台阶走下来,却是直接从台边上一跃而下!
  
  这台大约有一米高,对于习武之人也不算什么,关键是,台下站的是灭绝师太,峨眉派的掌门!这样直直地跃在灭绝师太身前,少说也是个冒犯师长什么的。
  
  不过,灭绝师太却没有任何动怒的迹象,只是问道,“刚刚你舞的峨嵋剑法可还记得?”
  
  她这般说话,倒没有端起掌门的架子,声音也只有我和她两人能听得见。
  这时,我却恍然间似乎看见那个当初在雨天俯下身子为我撑伞的美人,那时她说话的声音也是清清雅雅的,倒是来了峨嵋,只能见她沉着声音、扬着音调摆着峨嵋掌门的威严,却是再也没有那时的亲切了。
  
  “大体上还记得。”虽然说有一部分是乱来,但是刚刚舞完,我脑中还留有不少印象。
  
  峨眉派掌门见我说得不太确定,一时似乎是有些急了起来,竟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拉着我运起轻功,我身不由己地被拉着,刚开始还勉强提起真气跟着,渐渐地我却觉得不需要运起轻功,这才知道这是灭绝师太功力深厚了。
  
  灭绝师太拉我奔至一处僻静的树林,松开我的手腕,语气有些急促地吩咐道,“将你那刚刚使出的剑法再舞一遍。”
  
  如今神经再大条的人也明白此事非同小可了,我也不敢怠慢,就深吸一口气,第一招时将那扭身做成旋转,之后的动作却也不需要我太过回忆,只需要照着我那莫名其妙的惯性串联下去便好了。
  因为实则上我是想舞峨嵋剑法,这个剑法被我日夜练习,已经熟练得太能再熟练了,如今第一个动作做错,连下去的动作会自然调整成适合的角度和力道,我只要当成在舞峨嵋剑法就好了。
  
  灭绝师太站在一旁看着,皱着眉,等我舞好这一套剑法也不说话,就在那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好半晌过去了,她忽然一伸手,那柄被我握在手中的长剑便猛地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我惊愕地抬眼,只见长剑已然到了灭绝师太的手中。
  
  她拿着我的长剑,却是不断舞出各种剑招,有些是峨嵋剑法中的招式,有些却是我刚刚胡乱创出的,有些时候还反复地舞着同一招。
  
  我心里已经有了大胆的猜想,然后在大树下上盘腿坐下,装作勤学苦练的弟子一般打坐恢复内力。
  
  大约三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灭绝师太忽然将长剑一扔,“咄”地掷在树上,剑身深深地没入粗粗的树干,剩余的部分还兀自颤动着。
  我知道灭绝师太已经有了计较,便起身走过去,垂首立在她身前,“掌门。”
  
  灭绝师太看着我,淡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便想作答,只是她却又一皱眉,“可是叫……丁敏君?”
  我之前只道她却是已经忘了她将原是孤儿的我从雨中带回峨嵋的事情了,心下有些失落,可听她这么说,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雀跃,连忙点头。
  
  就听灭绝师太轻叹道,“却是长高了不少,但怎么看起来还是如此瘦削。”
  
  我登时激动地道,“掌门!我峨嵋派应该反省反省伙食啦!”说完我就后悔了,“呃,我是说……峨眉派的伙食需要一些改进……比如……素鸡、面筋什么的……再加个餐后水果……”
  
  灭绝师太听得眉头一跳,“你倒不怕我。”
  
  这句话的回答却是需要技巧了,如果说怕,那便说明对方太过严肃死板,如果说不怕,又显得掌门毫无威严。
  我自然也不是什么聪明人,只好打出人情牌,“其他弟子或是怕的,但掌门在雨中为我撑伞时,我就当掌门如亲人一般,对自己的亲人哪有惧怕的呢?只有敬重了。”
  
  这番回答真真是又回答得滴水不漏,又悄然拉近了关系,已经是我能想出的最完善的回答了,可是灭绝师太却并没有因此就面露温柔之色之类的对我大有好感,只是淡淡道,“我当时若知你是个油嘴滑舌之人,说不定也不会将你捡回来了。”
  
  这时的应对更考验人了,我登时低下头,语带苦涩道,“掌门莫不是当敏君以此与掌门拉近关系?若掌门这般以为,便当我没有说过好了,从此我也绝不敢将掌门妄想成亲人。”
  
  沉默了半晌,灭绝师太的语气忽然柔和了些,道,“你倒是个性子倔的,罢了,你便称我师父吧。”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说!虽然这却是有些冒险了,这就叫作那个什么欲迎还拒、欲擒故纵!
  虽然我没学过兵法,但你看通常武打片里什么人说:“我当你是个英雄,没想到你却这般心胸狭窄,是我看错人了,告辞”,然后对方肯定接:“慢着,我说说而已”,有时可能多回一句“士可杀不可辱”,人家说,哪怕你真是来卧底的呢也保管这是成功打入敌人内部的第一招必杀技。(感谢张小花)
  
  一想到我竟然算计了灭绝师太,还算计成功了,再加上灭绝师太已经答应收我为徒,不由喜道,“师父!徒儿等这一天等很久了!”说完,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扯开话题,“……咳咳,对了,师父,你是怎么想到收我为徒的?”
  
  关于这个,我倒是猜到一点眉目——或许是我的剑法有些古怪,让灭绝师太觉得我颇有慧根,这才动了收徒的念想。
  
  灭绝师太那个是一阵无语,片刻才沉声地道,“你舞的这峨嵋剑法……不,这已经不是峨嵋剑法了,它不知为何舞出来比原本的峨嵋剑法手法更为狠辣,角度更为刁钻,更是招招不离人周身几大要害……”
  
  我顿时愕然,不由心想难道我就是传说中那摔跤时捡神器、乘凉时秘籍砸脑袋、跳了崖遇高人散功灌顶、进山洞里看到神树千年一结果的主角?连紧张时瞎比划都能自成一套比峨嵋剑法更厉害的武功……赶明我去捡个鸟蛋,说不定还能孵出龙来。(再次感谢张小花)
  
  “敏君,你也为你那剑法取个名字罢。”
  
  “取名字?峨嵋剑法副本?不好……那丁敏君剑法?太俗……拉风剑法?噗,这都什么呀……”说着,我自己也笑了起来。
  
  灭绝师太却细细斟酌起来,“拉风剑法?取的可是一招一式间牵动风劲之意?这‘拉’字却是巧妙,比那‘当’、‘穿’好得多……便这么叫吧。”
  
  “……啊?”
  
  ……
  
  就此,“拉风剑法”这个幼稚又带着一丝无聊的傻X名字就此在灭绝师太诗意的解释下一锤定音,而我,丁敏君,尚未在江湖上出名,就先创了套剑法,可谓是天才美少女剑客(自封)……
  
  待长江后浪推前浪,老一辈江湖人为新手菜鸟们讲起这江湖的时候,总会提起着名冠天下的“拉风剑法”,这拉风剑法脱胎于峨嵋剑法,招式却比其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光明顶一战,这可是[自动消音]……的!
  
  只是,除了我之外,谁都不知道,这招招精妙的拉风剑法,竟然只是我因为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而怂得手抖,才抖出的一套剑法罢了……多说无益,拉风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