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大唐理工学院

第 4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4 章
二房家的徐长生要用仙术在三天内种出菜来,这个消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徐家村。
  第二天,徐长生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外面怎么这么多人?
  小孩子围成一群看热闹,大人的目光中却多了一些东西,村子的危机他们自然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办法而已,如果徐长生说的是真的,他们村子或许就不用每天担心受怕饿死人了。
  “长生,你的菜种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们帮你锄地?”
  徐长生一愣,生豆芽需要锄什么地?
  他昨天已经从大伯娘那要了一斤黄豆,昨天晚上就泡水里了。
  徐长生小胸膛一挺,奶声奶气说道,“你们等着就是,再过两天你们就能看到菜了。”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外面的人硬是围着他的茅草屋不肯离开,他本来准备抓住院子里的兔子挤点奶喝都有点不好意思。
  这兔子适应能力特别强,徐长生开始还担心它被冻死了,结果它自己在院子的墙角打了一个洞,估计比他的茅草屋还暖和。
  大白一大早就跑村子后面的大山找食物去了,徐家村就坐落在大山山脚。
  “长生真能三天内种出菜?”外面的人还在讨论。
  “我看有可能,你们不知道,当时我们被打劫的时候,长生骑着大老虎从山里出来,活生生就是一个小仙人。”
  昨天被打劫的人,现在还一口一个小仙人的叫着,那场景他们终生难忘。
  其他人听着,本来心底没谱,突然间就多了点信心。
  其实这是一个心理问题,在绝境中,哪怕是毫无道理的希望,说的人多了,也会当成救命稻草一样。
  这时候大祖父徐文远走了过来,“都围在这干什么?长生也就试试,种不出来也没什么。”
  他这话给徐长生留了后路,他也没想到,村里的人反应会这么大。
  围着的这才一哄而散,只是没过多久又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他们哪舍得错过观看仙术的机会。
  只是徐长生将门关得死死的,他们什么也看不到,显得更加的神秘了。
  倒不是徐长生不让他们看,而是人实在太多,而生豆芽的时候一旦见光,豆芽就会停止生长。
  现在徐长生的茅草屋除了他,也就大伯家的儿子徐长柏在帮忙,因为徐长生身体还太小,有些东西搬不动。
  长柏哥儿将一个大簸箕搬进了茅草屋,“长生,我们不锄地吗?”
  徐长生小脑袋直摇,都说很多遍了,不锄地不锄地。
  长柏哥儿眼睛更亮了,果然是仙术,种菜都不用锄地。
  徐长生将昨晚上泡好的黄豆撒在簸箕里面,簸箕透气,正好用来生豆芽,然后找来不透光的布沾了水将簸箕盖上。
  生豆芽只要注意水份,阳光,温度就可以了。
  现在天气冷,但在茅草屋里面,用厚布盖着,温度也上得去。
  外面的人完全看不懂了,“长生就在屋子里面种菜?这样能种出来?”
  “这是仙术,能和我们庄家汉子种菜的方式一样!”有人鄙视道。
  徐长生不止一次的解释,这不是什么仙术,作为物理科学家,科研人员,追求事物的本质才是真理。
  但他说破了嘴也拧巴不过这些人,气得他小腿一蹬一蹬地。
  这些人怎么这么封建迷信!
  傍晚,大白回来的时候肚子吃得鼓鼓的,徐长生脸都跨了,“大白,你居然吃独食,你也给我带点回来啊。”
  大白再聪明估计也不懂他的意思。
  徐长生找了些野草喂兔子,天都快黑了,外面居然还围了这么多人,比他自己还关心菜种得怎么样,害他都没好意思喝兔子奶。
  现在徐家村的食物完全没什么营养,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喝奶啊。
  哎呀,不管了,将兔子从洞里抓出来,开始挤奶。
  “长生,你这么大了怎么还喝奶啊?”
  “哈哈,没断奶,羞羞!”
  徐长生老脸一红,小脚一蹬,“喝……喝奶才能长得白白胖胖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小孩子的原因,脑袋还没发育完全,让他受到了影响,行为幼稚了很多。
  没断奶的长生,他除了小仙人外又多了一个外号。
  徐长生在哄笑中死死地关了门,小眉毛一抖一抖的,看得一群妇人爱心泛滥,好想去捏,但族长徐文远又下了命令让他们不许打扰长生种菜,这可是大事,
  徐长生关了门,嘴巴一翘,爱喝奶怎么了?他又没说错,喝奶的好处多了,要不是现在条件不允许,他都想自己养一只奶牛。
  晚上,茅草屋还是有点冷,特别是外面的风从缝隙刮进来的时候,他盖的被子挺厚,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不保暖啊,又不能像生豆芽一样,将被子打湿了水来密封保温。
  徐长生冷得睁开了眼,看向屋子一角的大白。
  屁股一翘,小腿一蹬,像毛毛虫一样蠕动了过去,钻进大白腹部厚实的皮毛下面,露出一个小脑袋,还是这里暖和。
  这两天,外面围观的人硬是从早到晚没有见少过。
  连唯一能进他屋里帮忙的长柏哥儿都偷偷想揭开簸箕的一角看一看,被徐长生抓了几次现形。。
  这些人啊,好奇心也贰重了点。
  第三天,徐长生打开门,外面已经站了一大堆人,得好几百人,连大祖父徐文远都来了。
  徐长生居然有一种要公布什么重大科研成果一样的隆重。
  心思晃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哎呀,不就是生豆芽?
  “长生,成功了吗?”大祖父徐文远问道,说话的声音居然有些小心翼翼的。
  估计也就徐长生只是把生豆芽当成了桌子上能有一个菜,毕竟他才来徐家村,不了解他们具体困难到了什么地步。
  以前吵吵嚷嚷地七姑八婶都屏住了呼吸。
  徐长生一脸鄙视,这些新亲戚真没见识,而且他的新亲戚数量还真多……
  徐长生让长柏哥儿进门将簸箕端了出来。
  原本还能轻松端起簸箕的长柏哥儿居然有些吃力。
  一双双眼睛看向那个簸箕。
  徐长生都莫名的有点紧张。
  他紧张啥啊,刚才开门前他就偷偷看过了。
  正要去掀开簸箕上遮挡的湿布,眼睛一转,道,“大祖父,你来掀吧。”
  徐文远也不推迟,他太想知道结果了,竟然有一种年轻的时候参加科举揭榜的忐忑。
  徐文远抓住湿布一角,一咬牙刷地揭开。
  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一样。
  徐长生一愣,怎么了?刚才他看过成功了的啊!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的激动声音打破,“这是豆芽!白白嫩嫩的好多。”
  “冬天里的豆芽啊,这才三天就长了这么大!”
  春天涨地里的豆芽他们也见过,播种生根发芽得好长时间。
  几百人的声音有多大?徐长生觉得他的茅草屋都快掀飞了。
  一惊一乍,徐长生抚着小心肝不满地道。
  半天,声音才安静了下来,大祖父徐文远脸上都激动得有些发红,“一小罐子豆子三天内就生了这么多豆芽。”
  “仙术啊!”
  徐长生急得小脚直跳,不是仙术。
  只是他的声音被淹没得一干二净!
  大伯娘更是将锅都搬出来了,当着众人的面炒了一锅豆芽。
  这豆芽每一根都白白胖胖的,连一点泥巴都没有,大伯娘喜欢得差点都下不了手,冬天里看着这么干干净净的菜,喜庆得不得了。
  徐长生气得吃了几口炒豆芽才不和这群人一般见识,都说了不是仙术,硬是不听。
  其实豆芽炒来吃还是绿豆芽好,黄豆芽会有一股子独特的腥味,但或许是古代的水土没有受过工业污染,这炒出来的黄豆芽清脆鲜嫩,特别爽口。
  一簸箕豆芽看上去挺多,但是围着的人更多,只能每家派了个代表尝了一口。
  吃到的人没一个说不好吃的,原本有些暮气沉沉地山村居然多了一丝喜色。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在这么冷的冬季,有这么一种新鲜的蔬菜,肯定不愁卖。
  村里上下看徐长生的目光更加和蔼可亲了,这是雪中送炭啊,一个劲的小仙人的喊。
  徐长生耷拉着脑袋,他不想说话,不是仙术,不是仙术!
  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徐长生直接将生豆芽的方法告诉大祖父徐文远,让他自己折腾去吧。
  有了徐长生的成功,但大家心里还是没底,“这仙术我们也能用吗?”
  徐长生气得差点吐血,搞了半天,他的解释根本没人听进去啊。
  大祖父徐文远是有担当的人,大手一挥,说道,“怎么不能用?长生是我们徐家二房子第,他说我们能用就一定能用,这是我们徐家的仙术,以后还要传给子孙的。”
  徐长生在一旁默默地嘀咕,不是仙术,啊啊啊啊啊!
  大祖父又道,“现在每家都按照长生说的步骤开始生豆芽,一定不能马虎,这关系到我们徐家能不能安然度过过这个冬天,三天之后,我们就带着这批豆芽去长安城卖。”
  徐长生听到长安城三个字眼睛都亮了,这可是几千年前的长安城啊,贞观之治中那个浓墨重彩的长安。
  盛世大唐,繁华长安,他来这个时代走一遭,怎么也要去见识一番。
  将手举得老高,“我也去,带我去咩。”
  大祖父徐文远一愣,笑道,“好好,带你去。”
  上次虽然遇到了劫匪,但这里毕竟是长安城外,天子脚下,不可能有什么真“劫匪”,估计都是别的村子里吃不饱饭的人假扮的,他们多带些人,也不是问题。
  于是,徐家村开始了家家户户生豆芽的大型活动,欢天喜地,好不热闹。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