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大神才是上上签

20:入V通知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20:入V通知
肖临析抱着毛豆,沿着冰河广场绿柳成荫的河岸,与骆璟谦并肩走着,夏日的夜风格外清爽,深深吸了一口气:“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来这里散步,真凉爽啊。”
  
  骆璟谦趁着夜黑,搂住他的肩膀,俯身快速在他唇边落下一吻,笑着道:“你要是喜欢,我们每天都可以来,明天带你去别的地方散步。”
  
  “嗯,好久没有出来散步了,以前每天吃过晚饭就回书房码字,若是一个人散步也很无聊,宁棋有靳老师陪伴,我不好总是打扰他们。”
  
  “以后有我陪着你,走吧。”骆璟谦轻抚过他的脸颊,拉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肖临析点点头,自从和骆璟谦相认,几乎每天都会一起吃饭,骆璟谦会带他出来走走,这几天,他都不敢面对父母的眼神,可心里又舍不得放开骆璟谦。
  
  他知道父母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多少有点介意,转头看着身边的骆璟谦,低声问道:“骆老师,你要不要到我家里吃顿饭?我爸妈想见见你。”
  
  骆璟谦微微一愣,眼中露出一丝欣慰,牵着肖临析的手紧了紧:“你安排吧。”
  
  肖临析很高兴,如果过了父母那一关,他以后可以放心大胆地和骆璟谦在一起,不然父母肯定会担心,刚准备说些什么,远远就看到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
  
  “骆老师,他好像是帮我抓毛豆的人。”肖临析没等骆璟谦回应,立刻送开他的手,抱着毛豆飞快地跑了过去,对方显然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头来,露出一抹让人惊艳的笑容。
  
  “是你?谢谢你上次帮我抓毛豆,就是这只加菲猫,它叫毛豆,那天有点其他事情,都没来得及好好跟你道谢。”肖临析将毛豆举到他面前。
  
  少年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个……我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当时那种情况,我想谁都会帮忙,再说了,抓到毛豆的不是我,还有,如果不是我家元旦,毛豆也不会被吓跑。”
  
  “哪儿的话,毛豆一直都很怕生,不是因为你的元旦。”肖临析赶紧解释道。
  
  “是这样吗?我可以抱抱它吗?”少年双眸紧紧盯着毛豆,伸手轻柔地抚摸着毛豆。
  
  肖临析微笑着将毛豆塞到他怀里,毛豆这会儿非常给面子,乖巧地窝在少年怀里,看到少年露出欣喜的笑容,他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情不自禁地跟少年讲起了毛豆的事情。
  
  “我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带毛豆去宠物店洗澡和买食物,毛豆都没有出来玩过,造就了毛豆十分怕生的性子,胆子非常小,稍有风吹草动,它就吓得躲起来了。”
  
  “毛豆真的很乖啊,你把它养得真好,宠物专家都说,分辨一只宠物是否健康,主要是看宠物的毛色,毛豆的毛雪白雪白,而且毛色特别亮,说明毛豆非常健康,我一直以为加菲猫都是土黄色,就跟动画片里那只一样。”
  
  肖临析看着少年那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继续解释:“嗯,加菲猫属于异国短毛猫里的一个分支品种,不过毛豆是纯种赛级宝宝,它头部和尾巴的梵纹非常纯净,一个颜色。”
  
  “难怪那么萌,原来是赛级宝宝啊。”
  
  “是啊。”肖临析看得出来,少年非常喜欢毛豆,两人你问我答聊得特别欢脱。
  
  “临析,待会儿还有歌会,回去吧。”身边的骆璟谦有种扶额的冲动,歉意地朝着对面陪同的男人点头示意,俯首轻声提醒肖临析。
  
  肖临析微微一愣,妖言惑众,今天哪里有什么歌会?他怎么不知道?不过一想到自己确实讲了很多,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少年和他身边的男人,说不定打扰人家约会了。
  
  轻轻抱过毛豆,肖临析与他挥手道别,和骆璟谦继续往前走,不时回头看一眼那名少年,看到对方兴致勃勃地和身边的男人说着什么,风里传来一声很诡异的“主人……”
  
  “骆老师,你有没有听到他刚才叫……主人?”肖临析再次回头望一眼,满脸的不可思议,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彻底刷新了,那么精致美丽的少年,那男人明明一派沉稳大气。
  
  难道两人玩角色扮演?有特殊癖好?肖临析越想越觉得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再也出不来了,可是看起来又不像那么回事,那男人看少年的眼神,一副宠上天的温柔模样。
  
  骆璟谦扶额,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对一个两面之缘的人这么感兴趣,仅仅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虽然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人确实长得精致得过分,仿佛是精心打造出来的五官。
  
  “或许只是开开玩笑。”骆璟谦拍拍他的肩。
  
  “是吗?”肖临析抹开纠结的眉头,心里还是觉得有点不妥,如果真是金主和包养的关系,那样就太可惜了,希望只是开开玩笑吧,如果刚才骆璟谦反驳他,还能说他听错了。
  
  两人在广场逛到9点多,骆璟谦又带他去买了夜宵,这才把他送回去,肖临析看着陪他下车的骆璟谦,稍作犹豫:“骆老师,进去坐坐再回去吧。”
  
  骆璟谦抬眸望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大厅,俯身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安慰道:“没关系,第一次拜访,我希望能够正式确定我们的关系,进去吧,明天我再来接你。”
  
  肖临析紧了紧拎着的夜宵袋子,点点头:“好,那你路上小心。”
  
  骆璟谦说得很有道理,突然唐突地把骆璟谦带回家,父母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过如果他看得没错,刚才骆璟谦脸上有一丝紧张的情绪?
  
  “骆老师,你该不会紧张害羞了吧?”肖临析斜眼。
  
  骆璟谦挑了挑眉头,迅速环顾四周,一把将肖临析推到花园的围墙上,低头狠狠吻住他,直到将压着的人吻到喘不过气来,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他,啄吻着他的唇。
  
  “我喜欢这种惩罚,不介意你下次继续挑衅我,嗯?”
  
  “债贱,析辞大大,我走了!”肖临析恼羞成怒地瞪视他一眼,转身走进花园,还不忘气势汹汹地关上铁门,看着好心情的骆璟谦潇洒地扬长而去。
  
  “爸妈,我回来了。”肖临析将毛豆放到地上,换好鞋子,把骆璟谦买的夜宵摆到茶几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是骆老师买的夜宵,给爸妈吃。”
  
  肖母注视着低着头的肖临析,无奈地笑道:“既然人家都送你回来了,还买了夜宵,为什么不请老师进来坐坐?待会儿代爸妈好好谢谢骆老师。”
  
  肖临析闻言一阵惊喜,用力点点头:“嗯,爸妈,快趁热吃吧,我想这个周六请老师到家里来吃午饭,爸妈,你们觉得合适吗?”
  
  “你决定吧,这个周六我们也没什么事,若是老师时间上配合,就请他过来吧。”肖父表态道,接过肖临析递给他的筷子,骆璟谦也算是很贴心。
  
  他明白这几年肖临析过得很压抑,算了,只要孩子们觉得幸福,他们做长辈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日子到底是他们自己过。
  
  肖临析陪着父母一起吃完夜宵,收拾好茶几,跟他们说了一声,上楼去上网,将待机状态的电脑打开,底下骆璟谦的头像跳动着。
  
  析辞:临析,我到家了。
  
  析辞:不在?
  
  析辞:和爸妈在吃夜宵吗?爸妈喜欢我的夜宵吗?等你回来。
  
  上上签:嗯,刚吃完夜宵。
  
  上上签:不要随便叫爸妈。(╯‵□′)╯╧╧
  
  后来想想不对,顿时闹了个大脸红,骆璟谦这个狡猾的家伙太会占便宜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开口闭口就是爸妈,虽然他心里不是很在意,但也不能这么迁就骆璟谦,不然迟早会被吃死。
  
  析辞:好吧,是岳父岳母大人。
  
  上上签:闭嘴,好好讲话,这个周六你有空吗?爸妈想请你周六过来吃午饭。
  
  析辞:岳父岳母大人有请,一定准时拜访。
  
  上上签:(╯‵□′)╯╧╧我是不是应该去跟爸妈说,你没空!!
  
  析辞:顺毛,开个玩笑。
  
  上上签:o( ̄ヘ ̄o#)我去声深动听挂机了,码字存稿,债贱,你慢慢玩。
  
  肖临析最小化与骆璟谦的聊天框,将YY挂进声深动听,刚想像往常一样挂到古风厅去,发现今晚嘉宾厅人特别多,料想龙生九子那帮大神又来打酱油了。
  
  于是下跳到嘉宾厅,果然麦序非常强大,正在唱歌的一麦是未时,二麦是迟暮,三麦……“麦上攻属性太低,读取不出字幕”。
  
  噗,肖临析喷笑,点开三麦字幕的资料,就知道是宁棋这个酱油字幕,连戌时和惊蛰都在,公屏上一整片打滚卖萌撒花,直感叹幸福的麦序。
  
  正当肖临析想去勾搭骆璟谦,让他也去爬麦时,析辞的马甲突然出现在麦序上,公屏再次掀起一阵高|潮,纷纷表示赶紧奔走相告,与此同时,骆璟谦的聊天框闪烁起来。
  
  析辞:来嘉宾厅,我唱歌给你听。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