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穿越 大秦帝国崛起之逆转国势

第59章 毒士来了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59章 毒士来了
    叶童心中暗暗吐槽,出动一万兵马,只为保护一个人,叶童直接无言。一万兵马半路上吃喝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难道皇帝不清楚国难当头,应该勤俭持家、节约开支吗?

    “告诉咱们的人,不用管,省得别人还以为咱们要行刺呢?”

    “遵命!”

    梅花内卫离开后,叶童心里在想,现在手上有钱,是否应该兑换一名刚正不阿、严格执法,眼里只有律法,没有人情的人来治理南郑城的秩序。思考一翻后,叶童觉得有必要兑换那样一名人出来。

    经过与茜茜协商,茜茜出面检索一翻后,茜茜道:“主人,找到一名合适的人选,应该符合主人的要求。”

    哦!

    “茜茜宝贝,到底是谁啊?”

    “主人,价格有点高,是东汉末年的程昱,程仲德,是曹操身边五大谋士之一。”

    汗颜!

    叶童明白程昱是谁,可是牛叉人物,深得曹操喜爱。最难得的是,程昱此人正直,眼里掺不得沙子,不惧怕权势,公正严明,难得的人才。在计谋上虽是曹操五大谋士,其实,程昱的谋略只能算是一流,估计和陈宫、田丰那样的牛人差不多。

    “茜茜啊!程昱可是名人啊!需要多少年来钱?”

    嘻嘻!

    “主人,1000万财富值。”

    叶童直接傻眼!

    1000万点?乖乖,叶童辛苦这段时间,最多赚到2000万财富点,还不断的开支出去,手上也就剩下1500万财富点,这下再出去1000万,那以后咋办?又得过苦日子。

    “茜茜啊,是不是贵了点,有没有便宜点的啊!”

    “主人,达到你要求的没几人,象阳球是吧,同样要1000万。其实,主人,兑换程昱出来花费虽大点,却非常划算。你想一下,程昱谋略不错,主人率兵马出征,家里的事有程昱在,谁也别想弄出事。

    程昱内政方面比不上秦桧、箫何,但有一点是二人没法比的,程昱的谋略。再加上程昱的性格特点,最适合不过,比阳球都适合。若是兑换其他人,价钱少不了多少,却只能用于一方面,在谋略方面达不到要求。”

    叶童头疼啊!这段时间花出去的财富点,已经高达近二千万点,生产出来的士兵只有十万人。当然了,梅花内卫、锦衣卫又各兑换出来2500人,一下子让梅花卫、锦衣卫的人数分别达到4000人。

    唉!

    “兑换吧!”

    “将军阁下,程昱向您报到。”

    “程昱啊!咱们在楚汉年代,你今后就执掌刑部,好好搞一下治安问题。特别是汉中,人多、燥杂,治安情况极其糟糕。熟悉一下情况,就上任去吧!”

    “遵命!”

    “对了,程昱,你到军中挑选一部分人手,总不能当光杆司令。”

    “是,将军。”

    却说程昱上任后,立刻对汉中城进行严治,不少纨绔子弟、大少、花花公子、地皮、无赖纷纷落马。什么调戏妇女的,全都当街鞭刑十鞭,然后脖子上挂块木牌,写上犯什么罪,再游街一圈,由家人出面保回。

    对于地皮、流氓、无赖等无业人员,全部送进矿山等地挖圹石或去修路。一句话干苦力。对犯有严重刑事责任的人严厉打击、重处罚。

    没几天时间,整个南郑城治安状态直线飚升。什么欺男霸女的事,谁敢做啊!开始,很多大户找人或花钱想救自家的孩子,没用。程昱谁啊!那绝对是六亲不认的主。

    有的大户、官宦子弟跑到衙门去告状。进去一看,审案的人就是程昱好不好,告啥状。一些觉得有关系的官宦之家,立刻通到秦桧、箫何那里,二人呵呵一笑,说了句,对不起!这事不方便插手。

    一周后,南郑城中所有大户都知道了,来了一名酷吏,没有人情味,六亲不认。只好告诫家中子弟,别再惹事,没人救得了。

    -------------

    叶童准备到总参部逛一圈,刚出门,就看到箫何赶过来。叶童疑惑不解,箫何可是很少来找叶童麻烦。

    一方面定军山是核心基地所在地,总参部、军队大多数都驻扎这里。另一方面箫何管内政,基本都呆在南郑城,一般不到定军山来。这大老远跑来,又出什么乱子。

    “主公,那个水车、犁缺口太大,是不是想下法,尽快再多提供一些,百姓可是等着呢?”

    箫何清楚自家的主公,对百姓绝对的好,只要听说是百姓的事,从来不说二话,直接处理。

    “箫何,这个事,本将军询问过公输丘了,公输丘说关键是缺乏木匠,定军山这里招聘不到好的木匠。这事得你自己在南郑城中招聘,然后送到定军山来。放心,招聘的木匠薪水开高点,不用担心招聘不到。”

    箫何去何从听傻眼!貌似自己大老远跑来,就这样被打发了。问题是叶童说的对,这里没有多余的木匠,也招聘不到,只能在南郑城中招聘。

    “主公,那卑职马上返回南郑城。”

    呵呵!

    “好了,来一趟不容易,住一晚上,休息一下,晚上为你接风洗尘。明天再回去不迟,百姓事急,可你更不能劳累过度,得注意休息。”

    “谢主公关怀。”瞟了眼叶童,箫何继续道:“主公,卑职还带来一人,说是主邀请来的,不知主公见不见啊?”

    叶童迷惑不解,自己什么时候邀请过人,貌似从来没有啊!

    “箫何,你弄错没有?本将军从未邀请过什么人,肯定是别有用心之人,你千万别上当受骗。知道吗?这段时间,不断有人冒充本将军的同乡、好友、熟人、亲戚等来找本将军。”

    箫何听后有点傻眼!

    发生在叶童身上这些事,叶童集团的好多人都知道。问题是箫何是个工作狂,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安置百姓身上,真没有听闻过。

    “主公,那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说主公是当着数万人邀请,真没有吗?”

    当着数万人邀请,叶童半点印象没有。

    “箫何,那人叫啥?什么地方的人?”

    “主公,那人叫陈平,是项羽手下的谋士,不过早已离开项羽军中,听说主公邀请,特来报到。”

    陈平!

    呵呵!

    毒士啊!与三国时期的贾诩有些类似,凡用计用策只追求结果,不关心过程、后果。用计阴毒、狠辣,一旦计谋成功就致对方于死地。当然,陈平的水平估计没有贾诩厉害,贾诩是出了名的善于猜测人心,在三国无人能及。

    “箫何,你说的真是项羽军中的陈平?”

    “主公,不会弄错,陈平曾经是项羽军中的谋士,我们俩人挺熟悉的,以前一起喝过酒,聊过天。”

    呵呵!

    “那就请陈平进来吧!本将军可是等陈平很久了。”

    “主公,陈平真是你邀请来的?”

    “算是吧!”

    “主公,什么意思?”

    无奈之下,叶童把散关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箫何听闻后忍不住暴笑起来,没有想到自家的主公,邀请人才是这样,编排人家一顿,人家还乖乖的跑来。

    陈平被梅花内卫带进来后,一见面就赶紧跪下,准备磕头行礼。叶童起身搀扶住,不让陈平跪下去,微笑道:“陈平啊!本将军府,不兴跪拜,免了吧!”

    箫何马上解释道:“对的,大将军府只需要行哄手礼,军人行军礼,不用跪拜。大将军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能向其他任何人下跪。”

    陈平听后,没有再客套立刻行了个哄手礼后道:“主公,草民陈平向您报到来了?”

    呵呵!

    陈平这声主公一叫,从此身上贴上叶童商标。再要反悔必受天下人鄙视。古代人对于主仆关系很认真,一旦认主,正常情况终生不会反悔。除非有特殊情况发生。

    “陈平啊!本将军盼你如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来了,比本将军预计晚到一个月,难道没有及时收到本将军的邀请?”

    陈平脸色尴尬,心里在鄙视叶童,有那样邀请的吗?编排人一点情面不留,搞得家中老母亲、老婆天天闹。

    “好了,坐下来,先喝杯茶,这比市场上的那个什么秦岭毫品质高多了。”叶童说完后,手一推,把一杯茶水送到陈平面前。

    “谢主公赐茶。”

    “对了,陈平,怎么会来得那么晚,到底发生什么事,让你耽误行程。”

    唉!

    “主公啊!您当着几十万人编排卑职,这事让家中老母亲、老婆知道后麻烦大了。家母找卑职的麻烦也算了,老婆听后是天天闹。这事主公得抽时间向家母解释一下,否则,卑职连进家门都困难。”

    呵呵!

    “多大点事,改天本将军亲自拜访你老母亲,向她解释一下。”

    “谢主公。刚才主公问来迟,这事一是家中闹的。另外就是项羽一直在寻找卑职,虽说是为了把卑职送给主公,可卑职不敢相信。一旦范增知道卑职下落,肯定会出手,不让卑职来汉中,所以,耽误行程。”

    叶童微微点头,陈平的担心不奇怪。范增真知道陈平投奔自己,绝对不会轻易放人。就算不用,范增也会采取措施,让陈平消失。

    “对了,陈平,没到刘邦那里逛一下?”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