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大将军卸甲考科举

皇亲国戚奥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皇亲国戚奥
张苻带着田仲去旁边屋领了这个月的俸银和米肉,又去耳房量了衣裳,最后去厢房拿了书,这才带着田仲回学舍。
  
  “想不到府学发的东西如此齐全,俸银、米、肉,居然还有衣裳,这是把衣食住行都包了么!”
  
  “要不你以为为什么所有的秀才都想进府学。”
  
  三人走到学舍,就看到一排排独立的小院,跟着张苻进了他的院子,发现每个小院虽然极小,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个小院正房有一个堂屋,一个里屋,前面一排除了门有一个耳房。
  
  田仲说道:“这学舍看起来还不错嘛!”
  
  张苻撇撇嘴:“还可以就是太小,除了用来见客的堂屋,咱们住的里屋,就剩下一个耳房,我只能带一个书童,连管家都没地方住。”
  
  田仲看着这小院,突然觉得当初建这学舍的绝对是高人,难怪府学不限制学生带奴仆,因为只要超过一个,耳房这么小,压根挤不开啊!
  
  “要不我那个耳房让给你,反正我就一个人,那耳房肯定用不着。”
  
  “不用了,平时我就带一个书童,张叔送完我就回去。”
  
  张苻让管家把手里提的东西放下,又把书童叫来帮田仲整理屋里,然后说:“上午你先歇歇,等会咱们去伙房吃饭,等下午,咱们就去乙院读书。”
  
  田仲点头应下。
  
  下午
  
  张苻和田仲睡完午觉后,张苻就拿了书,和田仲一起去乙院。
  
  两人抱着书,走到乙院的学堂,田仲从开着的窗户往里一瞅,就看到满屋都是人,顿时吃惊的说:“怎么这么多人?”
  
  府学每年才进多少,这一屋,起码得上百人吧!
  
  张苻见怪不怪的说:“很正常,因为府学的人,几乎都在乙院。”
  
  “为什么?”
  
  “因为丙院是初进学的廪生,只要学三年,一般都能通过岁考,进入乙院,可乙院是用来考乡试,中举的,你以为举人那么好中,大部分人,一辈子可能都中不了举。”
  
  田仲看着里面坐着的上百号人,年纪小的,不过十多岁,年纪大的,却已经是风烛残年,不由叹了一口,科举一途,果然是万千人马走独木桥。
  
  田仲突然对自己这次乡试有些没底,不过随即摇摇头,他来首先是为了凑钱进京的,至于科举,尽力而为好了。
  
  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张苻看着田仲愣愣的站在窗户外看着里面,拉了拉他的衣袖,问:“你怎么了,下午的课快开始了,咱们要快点进去。”
  
  田仲回过神,随便说道:“没什么,就是看着屋里的人太多,太挤,你们平日都是这样一百多个人挤在一个屋里?”
  
  “怎么可能,今天下午是有沈教谕的课,大家才挤在一个屋听,乙院有好几个屋子,平日大家都是在自己屋里温书,要是一直这样挤着,谁能静下心读书。”
  
  张苻拉着田仲匆匆进去,找了一处空位坐下。
  
  屋里的人看到张苻带着一个生面孔进来,不由抬头看了看,邻近几个甚至还向张苻问了问田仲是谁,张苻对着几人介绍了一下,几人对田仲简单拱拱手,算是打了招呼,就接着低头看书了。
  
  张苻靠近田仲,小声说:“别看他们不大搭理你,其实并不是讨厌你,现在进来的就是知府大人的公子,他们多半也是这个态度,如今已经五月下旬了,离八月的乡试还有不到两个半月,这屋里许多人,都已经不知道在乡试中折戟多少次了,因此每到这个时候,都压力极大,许多甚至整夜的温书、睡不着、暴躁多怒,连学府的教谕,这个时期都不敢惹这些人。”
  
  田仲向四周看了看,果然发现大多数人精气神都不大对劲,许多人眼底一片乌青,神情恍惚,无意间拽头发,咬笔杆,掐胳膊……只有几个人,神色清明,看起来还不错。
  
  田仲小声问道:“那几个怎么没事?”
  
  张苻瞅了一眼,说:“其中几个,是和我一样,本来就是举人,我们无论考中还是考不中,都早有举人功名,考中锦上添花,考不中也没关系,自然心里不慌,另外有几个,是第一年考,只是抱着下场试试的心态,他们大概自己也没觉的一次能过,自然没什么压力。最后那几个人,大约是心态真的好……”
  
  两人正说着,沈教谕拿着书进来,两人忙闭嘴,开始上课。
  
  沈教谕讲的是《大学》,确切的是讲乡试中有关《大学》的题目,历年的乡试题目不仅信手捏来,更是深入浅出,题题直击要点,田仲听了一会,都不由拿着笔唰唰的记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沈教谕上完课,拿着书走了。
  
  田仲看着书上记的满满的知识点,对张苻感慨道:“不愧是府学的教谕,讲的就是透彻。”
  
  “这是自然,府学的教谕可能算不上大儒,可对于应试,大儒只怕也比不上他们,他们天天研究的就是考题,考虑的就是乡试考官怎么出题。”
  
  “术业有专攻,果然如此。”
  
  两人把书收起来,打算去旁边的屋子温书,就看到一个府学的仆役匆匆走进来,轻声问道:“哪位是刚进学的田廪生?”
  
  田仲抬起头,说:“我是。”
  
  仆役忙走过来,恭敬的说:“田廪生,府长要见您。”
  
  “府长要见我?”田仲奇怪问道,府长,那可是府学的最高官员。
  
  “是,府长请您过去一趟。”
  
  旁边的张苻对田仲说:“没事,府长平日很是平易近人,对待府学的学生也极好,尤其是学业好的,他大多会亲自勉励一番,当初我刚中举,府长也叫我过去一趟,对我多加鼓励,这次院试重考者众多,你却拔了头筹,大概也引起府长的注意,这是好事。”
  
  田仲一听是好事,放下心来,把书给张苻,然后跟着仆役朝府长住的地方走去。
  
  后院 半个时辰前
  
  幽州府学府长孙鄱正满面红光的看着手中钱尚书的亲笔信。
  
  一连把信看了三遍,才恋恋不舍的放下,端起旁边的茶,抿了一口。
  
  信中写道,圣上有一亲戚因意外流落到幽州,现在府学进学,让他照顾一二,最好能让其参加今科的秋闱,同时还隐晦的提到,对方心气有些傲,希望他照顾的时候不要被发现,省得多生枝节。
  
  孙鄱喝着茶,看着面前的信,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不就在府学照顾一下那位“皇亲国戚”,还别让人看出来,这有何难?
  
  明天他就找个借口,把府学的月俸重发一遍,反正每月的节气如此多,理由有的是。
  
  至于让其参加今年的乡试,孙鄱派人一查,好么,人家自己就是此次院试的案首,齐老已经安排到乙院了,参加今年秋天乡试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他什么都不用做,这事就办完了。
  
  不过什么都不做岂不是显的他不尽心,孙鄱决定,明天他就把府学最好的教谕都送去乙院,让他们挨个给乙院上上课,争取让那位不但参加乡试,还能高中。反正这次乡试重考众多,他更重视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等把一切想妥了,孙鄱悠闲的喝着茶,仿佛已经看到了尚书大人对自己“照顾”的满意,同时又不由对那位“皇亲国戚”有些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皇亲国戚”,能让堂堂吏部尚书亲自写信托人照顾?
  
  难道是圣上的弟兄?
  
  孙鄱摇摇头,这肯定不可能,圣上的兄弟,那是要封王的,肯定不用再考科举了。
  
  后宫娘娘的弟兄?
  
  可皇后娘娘不是姓邓么,太后娘娘好像也不姓田吧!
  
  难道是远亲?
  
  可远亲能重要的让吏部尚书亲自托人?
  
  孙鄱突然对这位“皇亲国戚”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学问好,出身好,还没入仕就得吏部尚书亲自照拂,这以后,妥妥会飞黄腾达。
  
  想到这,孙鄱突然坐不住了,他是不是应该先去结交一下,虽然尚书大人说不要让对方知道,可他完全可以以师长的身份勉励对方一下,给府学结个善缘啊!
  
  于是,孙鄱把仆役叫来,让他去请一位叫田仲的新进廪生过来。
  
  同时,孙鄱慢慢喝着茶,想着等会见到那位“皇亲国戚”,要怎么夸奖鼓励对方一下,才能让对方以后飞黄腾达了别忘了他们府学。
  
  很快,外面传来仆役的声音:“府长,田廪生来了。”
  
  “让他进来。”
  
  孙鄱又喝了一口茶,想着刚才的腹稿,抬起头,看着正在走进来的人。
  
  在看到对方脸的那一霎,孙鄱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被口中的茶水呛着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