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出道吧!审神者

第 30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30 章
为什么阿征会在这里?
  
  佐久良柚月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拿出手机打开消息记录,才发现自己把短信发给了赤司征十郎,而不是她以为的迹部景吾。
  
  赤司征十郎和迹部景吾都是字母A开头,Akashi和Atobe刚好挨在一起,她大概是手滑发错了人……那么丢人的短信居然发给了赤司!
  
  佐久良柚月觉得有些丢脸,耳根子发红。
  
  “这位是?”赤司征十郎微笑着看向跟佐久良柚月显得很亲密的一期一振。
  
  “这是一期一振,是我重要的家人。”佐久良柚月说,“这位是赤司君,是……很要好的朋友。”她后一句话是对一期一振说的。
  
  听到“朋友”这个形容词,赤司征十郎面上神情保持温和,没有丝毫动容。
  
  “十分感谢您帮助了我们家柚月。”一期一振笑的很微妙,“赤司先生。”
  
  同为男性,看不出这人的企图他就是傻子了。
  
  “不必,我的分内事而已。”赤司征十郎听到“我家柚月”这个形容词时也没有变了脸色,只是抬眼扫了一眼一期一振,眼锋锐利地像刀子。
  
  分内事?哪门子的分内事?内是谁???
  
  一期一振脸快裂了。
  
  佐久良柚月感到有点绝望。她毕竟观颜察色技能已经满级了,当然可以感觉的出来一期一振和赤司征十郎之间的不对盘……这个气氛有那么点剑拔弩张的意味,十分诡异。
  
  明明这两个人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
  
  佐久良柚月不敢说话。
  
  “回去么?”赤司征十郎没再跟一期一振对峙,转而去问佐久良柚月。
  
  佐久良柚月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嗯,今晚没有工作,可以早点回家。”她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发问,“阿征呢?你……是从京都来的么?”
  
  赤司征十郎所就读的洛山高校位于京都,而佐久良柚月则是在东京,从京都到东京来需要两个半小时,而她不过在Scepter4呆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按理来说,赤司是不会来的这么快的,难道他跟迹部景吾一样调用了直升机?
  
  赤司征十郎当然不是迹部景吾那样高调的人,“今天恰好有事在东京,隔得比较近。”
  
  佐久良柚月有点不安,她抿着唇问赤司征十郎:“抱歉……我给你添麻烦了。你还有事情要办吧?”少女抬起眼睛来看他,鸦羽般的长睫下,蜜糖色的眼瞳里含着浅浅的忧虑。
  
  “之后还有事情要做。”赤司征十郎认真地看着她,“但你的事情,不是麻烦事。”
  
  他、他什么意思?
  
  佐久良柚月以前没见过赤司征十郎这么直白的发言,她一时间觉得自己招架不住来自赤司征十郎的直球,呐呐地红了脸。
  
  一期一振保持着微笑,克制住自己不要露出无礼的表情来——这个人当他是空气吗???当着面撩他家姬君???
  
  “那、你现在要是回东京的宅子么?”佐久良柚月低声问,“下次有空的话,一起吧?这次真的帮大忙了,谢谢。”
  
  赤司征十郎领着佐久良柚月和一期一振走到洋楼的大门楼,他家的司机等在那里。
  
  赤司征十郎绅士地替佐久良柚月打开了车门,用手护住她的头顶,以防她碰到脑袋。司机大叔等在车里,看到佐久良柚月之后笑着跟她打招呼:“日安,佐久良小姐。”
  
  “日安呀,村上先生。”她也回以一个微笑。
  
  赤司征十郎、铃木园子、迹部景吾还有她,四个人都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身为日本三大财阀的赤司、铃木、迹部三大家族的小辈,因为上一代之间的关系而从小就有比较密切的往来和交际。
  
  她的母亲在还没嫁给她父亲前,作为迹部千纱的时候,同赤司的母亲赤司诗织是闺中密友的关系。佐久良柚月和赤司征十郎不仅从小就关系好,她国中时也跟赤司征十郎就读的是同一所中学——帝光。
  
  “是回老宅么?”
  
  “是的。”佐久良柚月解释道,“以前住的别墅区有点太远了。”
  
  这只是原因之一,别墅区其实他们一家是没有怎么住过的,大多数时间都住在那个有着日式庭院的老宅中。
  
  虽然父母去世、佐久良家不如从前,但佐久良柚月说到底还是个大小姐。
  
  至于司机——并不是没有,只是她成为审神者之后就不太方便了。佐久良家的司机是老人了,身体不大好,要向这样一位几乎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司机解释刀剑付丧神的来历也很麻烦。
  
  好在老宅距离冰帝学园是真的不远,走路的话只需要比平时早起一些而已。
  
  佐久良柚月其实是会开车的,只是没到年龄拿不到驾驶证,当然也没办法正大光明地开车上路。
  
  “今天的事情……”佐久良柚月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怎样向赤司解释,只好短暂地陷入沉默之中。
  
  “我不会问的。那是你的私事吧。”赤司征十郎并没有打算追究到底,“等你愿意说出来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赤司征十郎一向如此,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也没有这个必要。虽然对于佐久良柚月,他是想要知道更多的……但刨根问底的过激做法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需要帮助的话,随时来找我。”
  
  少年看着她,神色认真而没有笑意。
  
  ——随时随地,只要你需要。
  
  他的眼神这么说。
  
  “……好。”
  
  佐久良柚月在赤司征十郎强势的语气下,下意识地回答。她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
  
  一期一振在这种场合之中完全充当了一个人性背景板,根本就是个空气人。
  
  “柚月,我们到家了。”青年打破了那种微妙的氛围,打开车门让佐久良柚月下车。
  
  佐久良柚月下了车,对赤司征十郎轻轻挥手:“下次见,阿征。”
  
  “嗯。”赤司顿了顿,低声叫出来了亲密的称呼,“……柚月。”
  
  佐久良柚月回到本丸之后就径直回了天守阁,她唤了狐之助出来。
  
  “今天青族的人来找我了。”佐久良柚月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开门见山,“也就是那个管理‘权外者’的部门,Scepter4。你应该知道这个部门吧?”
  
  坐在办公椅上的少女神色平淡,在这时她才显露出气势破人的高傲一面来——那是用锦衣玉食、珠宝珍器才能堆砌出来的态势。
  
  分明仅仅只是注视而已,甚至没有一个危险的字眼,狐之助却感到压力倍增。
  
  “是的……您?”狐之助战战兢兢。
  
  “我没记错的话,时政是个政府部门吧。”她回忆着宫本理惠在拿代言人合同时告知过她的话,慢条斯理地开口,“那么审神者——这个职业,在现世是合法的吗?”
  
  狐之助支支吾吾,小心翼翼地瞄了她一眼:“是合法的……但是您……有点小问题……”
  
  佐久良柚月沉默了一会儿,揪着狐之助的后劲皮把它按在办公桌上,从上自下的视线中带着迫人的气势。
  
  她一字一顿,语气森然。
  
  “麻烦你,好、好、解、释!”
  
  “因为、因为最开始不是常规手续签的契约!”狐之助的语气惊惶而瑟瑟发抖,“如果被发现是违规操作的话,我会被惩罚的……所以有一点小问题……本来要过几天才能完全操作好……所以就算查系统,您也暂时还不在名单里……”
  
  它怎么会想到这才一个月就能出事?本来只要再过几天,佐久良柚月就能录入名单里了……
  
  狐之助感觉佐久良柚月就要暴起剥了它的狐狸皮了。它捂着眼睛不敢去看佐久良柚月脸上的表情。
  
  还不算是合法审神者这件事倒是出乎佐久良柚月的意料之外,她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录入名单里。
  
  也就是说,就算她的当时说自己是时政的员工,也查不到她的姓名。
  
  她冷静下来,放开了狐之助,垂着眼睛俯视那只狐狸:“你知道我的身份么?”
  
  “偶像……不是吗?”狐之助回答地十分小心翼翼。
  
  “那你知道,”佐久良柚月弯腰,唇边浮现出一丝笑容,“我之前跟时政签了代言人合约吗?”
  
  “哎……?”狐之助愣住了。
  
  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量产型式神而已,没有资格知道这种还在时政高层保密中的事情。它当初坑蒙拐骗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佐久良柚月会成为时政的代言人。
  
  意识到了佐久良柚月话语中的意思之后,狐之助的脸色彻底变了。
  
  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它可能会被时政剥了狐狸皮……能成为代言人的话,说明佐久良柚月在时政中拥有优先级的特权,它作为一个普通的量产型式神闷不吭声地作了这种死——要完。
  
  “也就是说,时政那边不知道我已经是审神者了。”她笑的很温柔,“如果我告诉时政,你猜猜会怎么样?”
  
  “审、审神者大人……”狐之助欲哭无泪。
  
  “算了。”佐久良柚月也没想真的对狐之助怎么样,只是对它的隐瞒而不满,这次只是警告它不要再隐瞒而已,“这件事我会自己去跟时政沟通的。”
  
  “Scepter4那里,你应该不用我亲自去解释了吧?”佐久良柚月起身,将狐之助拎起来丢出门外,“‘中心’那种地方……”
  
  她的尾音消失在门里。
  
  宣传片的拍摄时间宫本理惠已经告知她了,就在几天后——宫本理惠告诉她的说法比较微妙,时政不希望有外人在场,只需要她一个人去,最多再加一个宫本理惠。
  
  这种保密的架势,时政大约是打算那个时间告知她真相的。反正那个时候已经不能违约了,不说高额违约金,单得罪政府部门这一点也是非常不明智的。
  
  同为合法公务员的话,想来Scepter4也不会再找她麻烦了。
  
  作为政府机构,她也没有指望时政会时时刻刻关注底层的普通审神者,这一部分人大多数平平庸庸,且来自不同的时空,时政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去挨个监管他们。
  
  但这次上报的话大概就没有问题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