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穿越到七十年代做女配[空间]

第二十一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十一章
姜云瑶拗不过一片好心的大娘,只得答应晚上去她家吃饭,等她终于提着个篮子去找徐可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怪怪的,众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而且沉默着不出声,只是在埋头苦干。
  
  赵宁听到动静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尖的她一眼就看见她提着的篮子里的鸡蛋,张口刚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村支书的话还历历在目,想了想她还是不情不愿地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那双眼睛过一会就得瞅瞅那篮子鸡蛋,眼里的渴望明明白白,无法隐藏。
  
  姜云瑶一直在注意着赵宁,准备在她开口说出不好听的话时阻止她,结果还没等她开口她就跟有所顾虑似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这真的是有点奇怪了。
  
  而且齐红脸色很不好看,在那边疯狂的摘着玉米棒子,除了姜云瑶这个怪物之外,其他的女同志都在摘玉米棒子,只是速度就比不上跟打了鸡血似的齐红了。
  
  她蹲下身凑到徐可身边问道,“徐可同志,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你们怪怪的,话也不说了。”
  
  “刚才齐红跟赵宁又因为林灵的事吵起来了,然后被支书看见了。支书很生气,告诉他们不干的就没有工分,再这样不干活吵架的话就扣掉一天的工分,所以她们都不敢说话了。”
  
  “啊,这样啊。”姜云瑶把鸡蛋递给了徐可,“你看这是一位大娘给我的,都是煮熟的,我一人吃不了这么多,你拿回去跟大伙分分,别忘了,赵宁跟林灵也要给她们,要不然肯定又不乐意然后起纷争。”
  
  “他们不乐意就不乐意呗,这么稀罕的鸡蛋要分给她们想想都觉得心疼,”徐可摸了摸刚煮出来还滚烫的鸡蛋,十分不舍,“对了,姜同志,你把鸡蛋给我,你要去哪啊。”
  
  “看着天也挺晚了,估计待会就要下工了,这个给我鸡蛋的大娘人特别好,非要我去她们家吃饭,我拗不过她就答应了。”
  
  “大娘真好,她一定是看你干活干的那么多人还这么瘦小,觉得心疼你,在这拐着弯的给你补身体呢,你可一定不能拒绝,长者赐不可辞。”
  
  姜云瑶笑笑,“我这不也答应了嘛。”
  
  “下工了,同志们乡亲们都辛苦了啊,早点回去吃饭休息吧”村支书在大喇叭里吆喝着,周围累瘫了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在同伴的扶持下陆陆续续的去吃饭了。
  
  “好了,你快去跟他们一起去吃饭吧,徐可同志,再不快去饭可就没了。”
  
  “你就知道吓唬我,”徐可嗔了一句,“我走了。”
  
  “嗯,”姜云瑶微笑着点头,看她远去,远处传来大娘的喊叫声,“小姜同志,快跟俺走吧。”
  
  “来了,大娘。”姜云瑶追上妇人,跟着她来到了巷子口。
  
  “你就是小姜同志吧,俺听俺爹俺娘提起过你,”刚到巷子口就见一个扎着双马尾辫皮肤黑红嘴唇发白的小姑娘见到她就十分自来熟的上来跨著他的胳膊,露出白白净净的牙齿,笑容很是甜美。
  
  “她是?”姜云瑶面露疑惑,看向大娘。
  
  大娘恼怒的点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你啊,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在家等着吗,怎么又跑出来了,你宁爷爷不是跟你说不能出来吹风的吗?”然后回过神来指着女孩道,“这丫头啊是俺闺女,赵兰花,小姜同志你叫她兰花姐就行。”
  
  “兰花姐,你好,我叫姜云瑶。”
  
  赵兰花被一个小姑娘叫着姐,心里美极了,她由衷的觉得十分开心,她本来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哥哥姐姐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干,都不跟她玩,这终于有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还要管她叫姐,她不再是最小的了,真开心。
  
  赵兰花欢欢喜喜的拉着姜云瑶的手进屋,一边走一边道,“云瑶妹妹,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姜云瑶笑得有点勉强,这个名字真的是很无语了,只是,姜云瑶停住脚步,反手握住赵兰花的手腕,纤长的手指在脉门处轻点了几下,看着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孩她……
  
  “咋的了。”赵兰花看她停住不走,有点奇怪。
  
  姜云瑶回过神来,回应道,“没事。”
  
  赵兰花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继续开心的说话,“俺跟你说啊,俺做梦都想有个比我小的弟弟妹妹跟我玩,结果你就出现了,真好,听俺爹说,你力气很大,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她勉强笑笑,握着她的手腕更紧了几分。
  
  这么奇怪的病,她倒是头一次见,气血不足却又活力充沛,感觉她的这份活力在透支她的生命似的。
  
  “那你也太厉害了吧,”赵兰花仔仔细细打量了她全身上下,最后发出一声惊叹,“俺实在无法想象你这么瘦小的身躯里咋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呢。”
  
  “你爹是?”姜云瑶问道。
  
  “俺爹是村支书赵刚同志,怎么,没想到吧,俺爹那么古板一人竟然能有俺这么一个活泼的闺女。”
  
  “确实没有想到,不过你还是跟支书有相似之处的。”
  
  “哪里啊。俺怎么没有觉得,”姜云瑶笑笑不语,赵兰花追着她先后进了里屋。
  
  “快上炕坐下,“大娘热心肠的道,炕上已经坐了一个人在慢悠悠的喝着烧酒,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见赵兰花蹦蹦跳跳的进屋,眉头狠狠一皱,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隐隐的担忧,严声道,“兰花,大姑娘家家的还蹦蹦跳跳的,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快放开姜同志,去帮你娘跟你大嫂做饭去。”
  
  赵兰花一听她爹开口了,不情不愿的松开紧抓着姜云瑶的衣袖,一挥手拉开门帘,出去了,暗地里吐了吐舌头,轻声吐槽,“哼,老古板。”
  
  赵大娘无奈的道,“你这丫头啊,怎么又惹你爹生气了。”
  
  “是俺爹故意找茬呢,他看见俺跟云瑶妹妹感情好,手拉着手心生不满,俺看俺爹就是个老古板,越老越古板。”
  
  “兰花,不能这样说咱爹,咱爹对咱咋养咱心里清楚,他就是爱嘴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咱也都习惯了,就你喜欢跟爹呛嘴,其实爹啊,最疼你了。”说话的是一个已怀有身孕的少妇,她是赵刚的大儿子赵建业的媳妇苗芬,苗芬性子温婉,持家有道,跟赵大娘二人把整个家收拾的井井有条。
  
  “大嫂,我就喜欢听你说话,你说的话就是好听,快让我摸摸我的小侄子小侄女。”苗芬闻言放下手里的勺子,笑容满面充满母性光辉的看着小姑娘试探着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她鼓鼓的肚子。
  
  突然赵兰花跟受了惊一样离苗芬老远,脸上满是惊恐,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苗芬的肚子惊道,“娘,大嫂肚子会动。”
  
  这话一出,赵家大娘跟苗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傻丫头,你大嫂肚子里面的小侄子在动,是因为你这一惊一乍的把他们吓着了。”
  
  “啊,那他们不会有事吧,娘,大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赵兰花都要哭出声了。
  
  赵家大娘看她这都带上哭腔了,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苗芬不忍再这样逗天真的小姑子了,安慰着,“兰花,咱娘是在逗你玩呢,这两个小家伙不会轻易被你吓到的。”
  
  “娘,你怎么这样啊,”赵兰花的嘴嚼得老高,显然是生气了。
  
  这边其乐融融,屋里面也很和谐。
  
  “小姜同志啊,看你的资料,你家是首都的是吧。”
  
  “没错。”
  
  那他就不用想了,这个小丫头谈吐不凡,永远都是一副镇定的样子,就这份气魄,日后注定不凡,怎么会如他所愿甘心留在一个小村子里呢。
  
  不过与之交好,不得罪她是上上之举,与未来注定会成为人中龙凤的少年英才结个善缘总是没错的,说不定还能为他们这个小村子带来好处呢。
  
  此刻赵刚没有想到他一语成谶,未来这个小村子会在姜云瑶的帮助下成为长白山附近最著名的旅游山庄,不过这是后话了。
  
  “支书,我看兰花姐的气色不太对,就给她把了一下脉,脉象很奇怪,她是不是?”姜云瑶试探着问了出来,刚才赵兰花拉着她的手的时候,她给她把了脉,发现她的脉相很奇怪,气血不足,似是有先天不足之症。
  
  “你会把脉?”
  
  “我从小就跟着师傅学习中医,把脉只是最基本。而且刚才大娘对兰花姐出去吹风很是生气,所以我才有此猜测。”
  
  “哎,”赵刚使劲抽了一口旱烟,很是叹了口气,“你猜的没错,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兰花她打娘胎里带出来一种病,体质十分虚弱,每年都要昏睡一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她小时候我带她去看过,村里的赤脚大夫说她必定活不过十八岁。”
  
  “前年我们村里送来一位老中医宁老先生,他被□□得很厉害,我私下里对他多有帮助,他就帮忙看了一下兰花的病,却也无能为力,只开了几副药延缓她发病的时间。”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