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迟归

第一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一章
第一章
  七月流火,傍晚的晚风拂来都带着一丝凉意。
  钟漾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身上一团热气。
  今儿是国庆小长假第二天,宿舍楼早已人去楼空,难得的俱寂。
  钟漾吹干头发,刚在椅子上坐下,搁在书桌上的手机便嗡鸣震动起来。
  是舍友肖沁打来的电话,钟漾没多想接起来,那端却是一道温和的男声:“你舍友喝醉了,劳烦下来接一趟。”
  
  钟漾心存疑虑,警惕道:“您是?”
  那端的男人轻笑一声,那笑声很浅,几不可闻,可钟漾还是捕捉到了。
  “放心,我不是坏人。”那人似洞察出她的心思,反倒不疾不徐地报出肖沁的个人信息,“你舍友叫肖沁,表演系的,今年二十岁?”
  钟漾听那人有条不紊的讲了肖沁的信息,这才打消了心里的疑惑。
  
  她披了件针织开衫,她们的宿舍楼在七层。
  下楼的功夫,外头雷声轰然炸响,似风雨欲来压满楼。
  宿舍楼门口,停放着一辆黑色轿车。
  钟漾刷了卡,开门出去。
  
  此刻有点风,她的睡衣裙子被风隐隐吹拂起一角。
  钟漾犹豫着上前,抬手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那车窗应声摇下。
  车内只开着顶上一盏照明灯,光线幽微,聊胜于无。
  钟漾正欲开口,天边一道闪电劈过。车内瞬间亮如白昼,令车外车内的两人都瞧清了彼此的面容。
  
  温迟之很明显地捕捉到这姑娘身子微不可见颤动了下,微乎其微的一个动作,他却看清了。
  钟漾也看清了驾驶座上的男人面孔,第一印象便是这人很白,以及他看过来时,不笑时自带三分稀薄笑意的眼角。
  此刻,窝在后车座的肖沁也醒了点神,瞧见到、车外站着的钟漾。她开了车门,脚步虚浮着下了车。
  钟漾上前一步扶住她,肖沁借着钟漾身体站稳,不忘跟车里人的道谢。
  男人只是轻微地点了下头:“好好休息。”
  
  肖沁今晚喝得不少,身上一股烟酒味。
  钟漾将她扶上七楼,等进入宿舍,将肖沁送到床上。钟漾坐在椅子上,还微微喘着气。
  外头这会已经下起雨来,雨声琮琤。
  肖沁似乎觉得难受,低声咕哝起来,含糊说着什么。
  钟漾凑近了听,她嘴上嘟哝着口渴。钟漾跟个老妈子似的又拿起烧水壶,到阳台接了水,打算给她烧点热水。
  一时,宿舍里只听见汩汩的烧水声。
  
  隔天,肖沁醒来时,宿醉的后遗症,她现在整个人还是懵着。
  她坐在床尾缓了好一会儿,看到对床的钟漾轻微动了动,她试探地叫了声:“漾漾?”
  钟漾从床上起来,将枕头竖在背后,抬手将头发拨到耳后,问:“头不痛了?”
  肖沁拿手捂住脸:“够呛的,还难受着呢,我现在还觉的饿呢。”
  
  肖沁爬下床洗漱,钟漾也睡不着。
  两人一番梳洗后,钟漾拿锅煮了点清粥。
  她们宿舍几个,何榛特爱自己捣腾点食物吃,虽然宿舍空间不大,但锅碗瓢盆倒是一应俱全。
  两人喝了点白粥,肖沁问:“我昨晚是不是挺闹腾的?”
  钟漾掀幽幽瞥了她一眼:“你说呢?”
  肖沁讪讪笑了下:“哎呀,谢谢你啦,漾漾。要不晚上,我请你去看电影?”
  钟漾没想去,然而肖沁兴致说来就来,等到三点时,便硬要拉着她出门。
  
  两人挑了家日料店,吃完晚饭,便上了商场四楼的电影厅。
  影片没什么特色,老套的情节。
  肖沁大概也不怎么感兴趣,有些心不在焉,频频低头看手机。
  等两人从影厅出来,已经八点多,肖沁接了个电话后,神秘兮兮道:“漾漾,我带你去个地方。”
  钟漾不明所以,就被肖沁不由分说拉着上了出租车。
  
  钟漾知道肖沁交了个男朋友,但一直没见过。从肖沁的只言片语了解到一点信息,男方大她十多岁,家世挺好,样貌不俗。所以这还是钟漾第一次见到肖沁的男朋友,在满室笙歌的包厢里。
  灯光昏昧,一室衣香鬓影。
  男方穿了件白色POLO衫,面容清隽,有些雅痞的长相。
  肖沁挽着杨慎的胳膊,亲热地附身在他耳边道:“这是我舍友,钟漾。”
  这是钟漾第一次见肖沁这副小女人样儿。
  杨慎手中捏着打火机,抬眸看来一眼,那目光透露着三分打量的意味,继而嘴角浮起几分笑意,有些轻浮道:“舍友啊,长得不错。”
  钟漾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
  
  肖沁将她带来后,倒是撒手不管。
  钟漾坐在一旁的角落里,有些局促。她耐着性子坐了十几分钟,正想寻个借口离开时。忽听麻将桌上,有人问了句:“迟之,来玩一盘?”
  钟漾循声看去,这才发觉她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歪着一个男人。
  钟漾记性好,一眼就认出那男人是前晚送肖沁回宿舍的那一位先生。
  
  男人穿着件白色衬衣,袖子挽起到手肘处,手里点着一支烟。
  他神色有点懒,随手捡了个抱枕垫在身后,抽了口烟,说:“没兴致。”
  有人说:“你这半年怎么回事,叫你出来也不来。这会难得来了,连牌桌都不上了。怎么?打算修身养性了?还是那事儿,周安欣还拿捏着不放?”
  那事儿,什么事呢?
  前年温迟之因为玩嫩模的事儿,倒是闹得十分难堪。这半年来,大大小小的私人聚会,也没见他出席,倒是消停了好一阵子。
  今儿几人撺掇杨慎给他拨个电话试一试,其实也没什么把握,纯粹是闲着无事临时起意,倒没想真把这尊大佛给请来了。
  
  那人见邀温迟之不成,又转而对钟漾:“小姑娘,玩不玩?输了,算我的?”
  钟漾打打纸牌还可以,麻将这玩意还真没碰过。她一摇头,如实说:“不会。”
  那人大失所望。
  
  钟漾收回视线时,下意识往温迟之那看了几眼,没什么别的心思,只不过是因为这里头的人中,除了肖沁之外,他也算是熟面孔,虽然只见过一面。
  男人原本低头看手机,这会似察觉到她的目光,堪堪看来了一眼。
  钟漾被他捉个正着,佯装镇定地收了视线。
  男人似乎发出一声轻笑。
  钟漾听在耳里,脸颊隐隐发烫。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