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陛下的脑子有坑

第二十章:疯狂兔子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十章:疯狂兔子
小东西的眼神满是孺慕,仰着头看着李昂。
  
  李昂嘴角一勾,轻轻笑了起来,湛蓝的眼底像是湖水乍起波澜,温润的暖意层层叠叠的晕开,就像是两汪深潭一样深邃而吸引人。
  
  这种纯然的温和和善意,对于幼兽来说是让它们放松的最佳方式,更别提小独角兽本身就是李昂的神宠了。
  
  小东西欢天喜地的颠着小碎步跑了过来,小脑袋蹭在他掌心里拱来拱去,半透明的尖角不时的戳在他手心里,让他感觉痒痒的。
  
  李昂忍不住笑出了声。
  
  伊拉萨尔半眯着眼淡淡的看着他,半晌才缓声道:“看起来……真是不凡呢。”
  
  “嗯,这是独角兽。”李昂没发现伊拉萨尔危险的表情,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声之后,将小独角兽抱在了怀里,轻轻摸着它背上冰蓝色的鬃毛。
  
  这小兽的身上是雪白的,衬托着身上冰蓝色的鬃毛,显得格外漂亮可爱。
  
  而李昂知道,马型的神宠,一旦长大之后那神骏程度不是一般神宠能比的,而独角兽更是其中佼佼者。
  
  想想就拉风。
  
  “我听说过独角兽。”
  
  伊拉萨尔轻轻说道,站起了身子,一步步走到李昂的身边蹲下,看着他的侧脸,缓缓道:“听说……独角兽只会亲近纯洁的处女。”
  
  李昂有些无语的扭过头来看他,眉宇间的温柔笑意带了分无奈:“陛下,你这么说不太好吧。”这意思是说他是太过纯洁呢还是他是个处女呢?
  
  李昂可是很清楚自己是个男的呀。
  
  伊拉萨尔金眸中一切锐利都被他眯了起来,小国王心里的怒气越发高涨,蓦然伸手揪住了李昂的领子,身子往前一扑!
  
  李昂根本没防备他,顿时仰面摔倒了过去,小独角兽浑身毛发一乍,发出愤怒的嘶鸣声,浑身瞬间白雾缭绕,一层层寒冷之气在它幼小的尖角上凝聚。
  
  然后它就发出了一根冰针出来打在了伊拉萨尔的盔甲上,冰针瞬间化成了一片碎裂的晶体。
  
  伊拉萨尔根本没理这个小家伙,坐在李昂的小腹上一手揪着他的领子,金色的眸子因为怒火而显出冰冷,锐利至极。
  
  李昂被一身铠甲重量可观的伊拉萨尔压得几乎不能呼吸,咳嗽了几声才缓过来,有点困惑的抬头看他:“伊拉?”
  
  “李昂·布莱恩特。”伊拉萨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真想就和以往在流浪之中一样放杀气吓唬眼前这个祭,让他不敢对琼斯国动任何的手脚,但是伊拉萨尔也知道,作为一个人,和那些野兽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祭,他和普通小流氓小混混和其他佣兵也是不一样的。
  
  放杀气说威胁都可能适得其反。
  
  李昂的表现虽然纵容,好像一直被他欺负一样,但态度一向是不卑不亢,或者说,他的骄傲都内敛了起来。
  
  祭太过重要,重要到伊拉萨尔投鼠忌器。
  
  只是刚刚看到李昂那么开心的逗弄这只小独角兽,伊拉萨尔不知怎的就控制不住的怒气上涌,做出了这样冲动的事情。
  
  直到将李昂扑倒在地上后,伊拉萨尔才发现自己做了怎样的事,而且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好的说辞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李昂眼底带着一分恼意,微笑着询问“你能不能将我放开?”时,伊拉萨尔不得不想出一个非常蛋疼的方法。
  
  “李昂·布莱恩特。”伊拉萨尔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
  
  李昂干脆不开口了,只是看着他,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本王刚刚发现一件重要的事情。”
  
  李昂等了一会儿,伊拉萨尔都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固执的等他询问,无奈的再开口道:“什么?”
  
  “本王对你有好感。”
  
  “哈?!”李昂觉得刚刚一定是老天见他这两天过得太开心了在开玩笑,他这样注重形象的人都不由抬手使劲儿掏了掏耳朵,然后才说:“不好意思刚刚风太大没听清……你说什么?”
  
  伊拉萨尔蓦然挑眉,李昂没看清他眼底的神色是什么,他就已经松了手站起了身:“没有听到?那便算了。”
  
  李昂胳膊肘撑在身后躺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似乎……是被小国王耍了?
  
  李昂一脸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叫回了还在锲而不舍满怀愤怒的冲小国王发射冰针的小独角兽,摸了摸它的脊背将它安抚下来。
  
  独角兽?
  
  伊拉萨尔发火之前好像是说过独角兽什么的吧。
  
  李昂忽然想起前身记忆里,能引动天地间游荡的能量元素的兽卵都是高级魔兽卵,没有强者做后盾根本无法得到高级魔兽卵。
  
  莫非是因为这个?伊拉萨尔是因为这个才发怒?毕竟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在身边,凭小国王这样的性格当真是很难忍。
  
  李昂这么想着,只是他也不打算解释清楚。他如果解释的话,伊拉萨尔相信与否还是两说,何必多此一举?
  
  李昂觉着自己还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反正他总不可能脑残到做出伤害属于他的神国的事情,时间久了伊拉萨尔就能看清他的为人。
  
  这么一想,李昂也就没有纠结伊拉萨尔的事情,给小独角兽取了个名字叫李寒后,将它收回了神宠栏,从容的闭上了眼睛休息。
  
  《神祗》游戏后期,神宠都会有人形型态,为了那时候不让自己的神宠顶着一个小白小红小蓝这样的名字丢脸,李昂就给它用自己的姓氏取名了。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天色大亮,李昂是被一阵肚腹的饥饿感弄醒的。抬手揉了揉眼睛,李昂半眯着眼看向天空,稀稀疏疏的树叶间阳光洒落下来,夜晚沁骨的凉意在慢慢消褪。
  
  伊拉萨尔不见了踪影,李昂缓缓坐起身来,活动着已经麻掉的双腿,一阵阵刺痛从腿脚上传来,他默默忍了忍,很快血液流通开,李昂好受多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伊拉萨尔又出现了,他昨天卸掉的裙甲现在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拎着一只兔子一样的魔兽,不过这个比兔子大多了,而且是已经收拾过了,毛皮已经扒了干净,内脏之类的也清理过了。
  
  “你跟我来。”伊拉萨尔偏了偏头示意李昂跟上来,然后带着李昂走到了下风口比较开阔的地方。
  
  李昂看着他在腿根那儿摸了摸就掏出一块打火石,虽然明知道这其实是从他腿上的小布包里拿出来的,但看起来真像是从□□里掏出来一样……
  
  不知道那个布包里有没有匕首?李昂不由自主脑补了一个画面,伊拉萨尔山穷水尽剑已断的时候,目光冰冷的站在那里,面对着敌人,从□□里掏出一把匕首……
  
  ……
  
  李昂失笑着手扶额头,他这算是脑洞大破天了吗?
  
  伊拉萨尔又掏出了几个工具,飞快的靠着树枝做了一个简单的烧烤架,将兔子穿好架在了火上。
  
  李昂不由问道:“这一次不用我来了?”
  
  “太难吃了。”伊拉萨尔丝毫不给他面子的说道。
  
  李昂:“……”他决定换一个话题问:“没有我的份?”
  
  伊拉萨尔回头看了他一眼:“当然,想要自己打,自食其力懂吗?”
  
  李昂:“……”
  
  这孩子真心挺讨厌的。
  
  果然昨天一起冒险觉得他厉害觉得他可靠什么的都是幻觉。
  
  李昂挂着微笑非常温文尔雅的冲伊拉萨尔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树林里走去,小独角兽已经被他召唤出来了。
  
  小家伙在神宠空间里过了一夜,已经不是刚出壳时候的孱弱样子,虽然还是只有巴掌大小,但看起来可是好看得多了。
  
  “小寒,等一下你就这样……”
  
  李昂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遍,最后着重叮嘱小家伙看到强大的兽类一定要记得快跑之后,将它放了出去。
  
  小寒立刻像是撒了欢一样跑了起来,稚嫩的小翅膀扑扇着,狂奔了十几秒,才跑出去两米。
  
  李昂:“……”
  
  他无语的走上前去,冲着小寒甩了一个他昨晚忘记了的鉴定术,然后打开了神宠界面查看小寒的信息。
  
  种族:独角兽(冰)。
  
  资质:优秀(紫色)。
  
  姓名:李寒。
  
  形态:出生。
  
  等级:0级。
  
  hp:10。
  
  mp:10。
  
  ……
  
  李昂恍悟,现在小寒只有零级,属性什么的都没有激活,自然是跑不快也没攻击力,看来还得让他带一下,起码小寒升上了一级,才能激活属性啊,十点血蓝可是最基础的了,一级时最低级的神宠都应该有一百点血和蓝,而独角兽是非常好的神宠,资质也是紫色品质,在初期时堪称是神兽级别了。
  
  虽然不是能从低级礼包里开出的最好的神宠,但能有这样李昂已经是大大的惊喜了。
  
  以往孵化新宠的时候玩家们放出宠物都不会直接带着打高级的怪,而是先随便杀个怪让其升级一下,所以倒是没什么人在意这种小事。
  
  李昂收起祭者权杖,在树林里杀怪他不打算用火球术这样声光效果很强的法术,也不想唱战歌,毕竟酝酿时间太长,他打算开着光环来试试看基础剑术。
  
  吃过护灵尸体之后,他的体力和耐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比普通人都要强很多,用基础剑术也不会吃力了。
  
  游戏里用哪个类别的技能,就会增加相应属性,不知道现实里是不是也是如此,如果是的话,他倒不用担忧自己后期身体会承受不住大型法术的释放了。
  
  那些大型法术可是一个比一个需要强大的体魄来着。
  
  将长袍撩起来扎在腰间,捡起一根一头比较尖的树枝,李昂挥舞了两下,这根树枝在空气中划过呜呜声,他带着这个东西,肩头上站着小寒就去找魔兽的麻烦了。
  
  像这种小树林里,生活的魔兽血脉稀薄,没有什么技能,除了个子高点壮点,比一般野兽要聪明点强大点,就和野兽没有区别了。
  
  李昂现在已经是七级了,这样的他即便是用不太熟练的基础剑术来杀怪,攻击力也是很强大的,毕竟他的发展很均衡。
  
  很快李昂就找到了一只伊拉萨尔猎杀的那种魔兽,这只兔子模样的小东西手里捧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兽类的尸体,正蠕动着三瓣唇飞快的吃着,可爱的外表配合它一嘴一爪都是鲜血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凶残诡异。
  
  李昂半俯下身,手上摆出了基础剑术的起手式,轻声道:“小寒,你就站在这里吸引它的注意力,不要跑远,你速度太慢,会受伤的。”
  
  小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李昂将它放在了地上,后退一步藏在了一块石头之后,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的气息变轻。
  
  “嘶昂——!”
  
  小寒发出一声稚嫩的嘶鸣,四蹄踏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音,冰蓝的眸子故意露出鄙夷和轻蔑的神色,看向那只兔子。
  
  兔子长耳抖了抖,转过头来看着身后,小家伙趾高气扬的挑衅样子就印入它眼中,瞬间这兔子原本黑溜溜的眼睛血红一片,放开手里的肉块,纵身一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
  
  像兔子这种介于魔兽野兽之间的兽类,智慧是没有多少的,而这种兔子还恰好是那种脾气火爆最容易激怒的类型,算是比较容易诱杀的类型,一般佣兵们都是靠着这东西解决饭菜的。
  
  不过……第一次杀这个东西的时候,如果对它的速度没有心理准备,很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李昂心里微微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兔子的速度会快到这种份上,立刻跳起来,树枝尖锐的那头直直向着兔子跳太高而暴露在空中的腹部挑去。
  
  没想到,兔子好像早有所料,在李昂跳出来的那一刻,它浑身毛发一乍,宛若气球,居然在空中停滞了片刻,李昂这一树枝立刻刺了个空,悬在它肚腹之下,而后兔子身子下沉落在树枝上,四肢不知怎的倒腾了一下,眨眼就冲着李昂的手过来了!
  
  “嗷——!”
  
  兔子的三瓣嘴蓦然大张,这小巧可爱的嘴居然从脸的两边裂了开来,狰狞可怕的血盆大口里还有着它刚刚吃肉时留下的血迹,鲜红一片,一嘴獠牙交错,一旦被咬到,肯定会被撕扯掉一块肉!
  
  被兔子突然狰狞的模样吓到了的李昂下意识松了手,这疯狂的兔子却纵身一跃,还是向着他扑了过来!
  
  就在李昂即将被咬到的那一刻,一柄匕首忽然从边上递了过来,以诡异的角度直接捅入了兔子的嘴里,从它头上刺穿了出来。
  
  李昂脸色发白,呆了片刻,才有些缓过来,下意识扭头看去,就见一个矮小的身影腰板挺直的站在他面前,一头红发张扬似火。
  
  “……伊拉?”李昂带着梦呓的口气说道。
  
  “不入品级的魔兔罢了,都能把你吓成这样?”伊拉萨尔提着已经被他一匕首捅死的魔兔甩了甩,语气轻蔑。
  
  李昂沉默着苦笑,没有说什么分辨的话,毕竟伊拉萨尔说得没错,他是被吓得够呛。
  
  因为魔兔的仇恨是在李昂的身上,所以虽然是伊拉萨尔杀掉的魔兔,但小寒还是得到了足够升一级的经验,从出生状态进展成了幼年,瞬间变成了到人小腿那么高。
  
  伊拉萨尔沉默的看了一会儿成长状态绝对不能用正常来形容的小寒,小寒歪着头看着他,半晌后,尖角上白雾涌动,发出一根儿臂粗细的冰锥向着伊拉萨尔打了过来。
  
  伊拉萨尔反应飞快,拔出匕首向着冰锥刺去,叮一声脆响,冰锥被打飞到了一边,而伊拉萨尔的脸上却显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看向自己的手。
  
  他的右手还有铠甲上已经凝结了一层浅浅的冰霜,这些冰霜虽然不至于将他的手都冻住,但肯定会让他的行动有影响。
  
  这种魔兽很奇怪。
  
  伊拉萨尔推翻了之前自己的想法,有谁谋求琼斯国的想法。
  
  单单是拥有这种魔兽,就足以成为一个国家的王了,来琼斯国?怎么可能将那么大的资本投入进来呢?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