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抱主子大腿

威胁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威胁
曲煌的视线一直目送初冬离开才依依不舍的收回来。
  
  看来是个不重要又想红的小龙套啊。
  
  对于这种小演员,曲煌一出手一个准,还从来没失过嘴。
  
  她抬头垂眸咬着烟蒂盘算着,眼底余光看见李斐姗姗来迟。
  
  李斐对曲煌又恨又怕,但现在更怕她当众发难让他下不来台。
  
  忍着心里的恶心反胃,李斐换上亲昵激动的笑脸,手抬起来又收了回去,想主动挽着她的胳膊又怕被人看到说闲话。
  
  他脸上的表情神色,语气和动作拿捏的都恰到好处,“你来了怎么不跟我打电话啊?”
  
  他咬唇嗔道:“是想给我惊喜吗?”
  
  曲煌斜眼看他,心底嗤笑李斐果真是个好演员,这种贱人,要是真放他走了,他日后火了铁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本来今天是想过来收拾收拾他,让他提心吊胆不敢多想,可现在曲煌的兴趣明显转移了。
  
  见到李斐磨蹭半天不情不愿的过来,又为了脸面在她面前演戏作假,曲煌心底冷笑面上却没发作,毕竟待会儿还用得着他。
  
  曲煌抬手,屈指挑了下李斐的下巴,声音暧昧音调缠绵,“没打电话当然是想给宝贝一个惊喜了。”
  
  她手伸过来的时候,李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撤了一下。
  
  等反应过来之后,李斐脸色刷白,嘴角的笑容顿时变的僵硬,垂在身侧的指尖止不住的发颤,浑身发冷。
  
  一个人的演技再好,也控制不住那一瞬间身体下意识的反应。
  
  他从骨子里排斥曲煌,身体是知道的。
  
  曲煌眼里的笑冷了一瞬,手却强硬的捏上李斐的下巴,眼睛在他肚脐以下的位置放肆的流连,“这里人多不好说话,走吧宝贝,去我车上,那里暖和,想做点什么事情也方便。”
  
  她话里关于姓的暗示太明显。
  
  李斐抗拒的很,却被曲煌一手握住手腕。
  
  她凑近,在他耳边说道:“别给自己找不痛快,毕竟这里是剧组,可不是你家里。”
  
  舌尖在他露在外面的耳廓上舔了一下,李斐猛的一个哆嗦,像是被吐着信子的毒蛇盯上一样。
  
  “宝贝儿,走吧。”曲煌满脸笑,松开李斐的手大步走在前面,丝毫不怕他不跟上。
  
  李斐满脸灰色,木讷的跟着她往前走,路上撞到安助理都没注意到。
  
  “怎么了这是?”安助理低头看了一眼李斐,“身体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
  
  李斐看着安夏灿嘴巴动了动,余光瞥见前面的曲煌。
  
  曲煌已经停下来,嘴角噙笑看着他,眼里是赤-裸-裸的威胁。
  
  “没、没事。”李斐嘴唇哆嗦,却还是摇了摇头。
  
  “安助理,好久不见了。”曲煌折返回来,笑着朝安夏灿伸手,“这不是李斐不太舒服吗,我特意来带他去看看。”
  
  “这孩子怕耽误演戏的进程,硬是逞强说自己没事,你看脸色都难看成什么样子了。”
  
  曲煌佯装不悦的看了李斐一眼,气他不珍惜身体,回头又跟安夏灿说道:“待会儿还有他的戏吗?我想给他请两个小时的假,看完病就回来。”
  
  安夏灿犹豫着看向李斐,李斐头低着,没有说话。
  
  既然当事人都没意见,这闲事她也不好管。
  
  “两个小时怕是不行,最多半个小时吧,”安夏灿声音刻意放低,往路铭的方向瞥了一眼,“万一待会儿补拍他的镜头找不到人,当心路导发飙。”
  
  曲煌心领意会,点头说行,“既然人送到剧组了,那也不能太娇惯,免得让路导不好办。”
  
  “对,人都送到剧组了,那暂时就是我们的人了,”安夏灿说话滴水不漏,笑容和善,“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会好好追究的。”
  
  曲煌脸僵硬了一瞬,当作没听懂的打哈哈,“那没事我就先带他走了。”
  
  安助理嗯了一声,再次看向李斐,给他最后选择的机会,“真难受吗?”
  
  李斐咬着唇点头,眼眶发红,到底还是跟着曲煌走了。
  
  他不能跟安助理走,不然一切都完了。
  
  丑闻被爆出来,路导是不会让他再演封禹这个角色的,观众根本接受不了一个出卖身体接受潜规则的人,来演封禹这个清冷自傲的少将军的。
  
  安助理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啧了一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把右手从手指到被握过的掌心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
  
  曲煌的德行,业内几乎都知道。
  
  可是李斐没说话,她也不能强行把人拦下来。她拦的了一时,拦的了一世吗?
  
  而且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也是李斐自己选择的结果。
  
  一步错,步步错。
  
  这个地方水太深,每个人都是试探着摸索过去,走捷径想投机取巧的能有几个不翻船的?
  
  走到车旁边,曲煌打开车门,把李斐一把推进后座里,随后自己也挤了进去。
  
  曲煌手里的烟已经烧到烟蒂,被她夹在两指之间。她面色阴狠,眼神不善的在李斐脸上看来看去。
  
  李斐吓的不轻,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她手里的烟头,生怕曲煌把它按在自己脸上。
  
  曲煌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癖好,各种道具都有,还不体贴,做的时候只管自己舒服,根本不会考虑身下的人那里破没破皮。
  
  她甚至会往他起反应的地方套入特制的铁环来助兴,有时候抽着烟还想用他来灭烟头……
  
  李斐害怕,每次都是使尽浑身解数来讨好她,这才没吃太多的苦。
  
  如今两人几乎是撕破脸了,曲煌肯定不会再由着他。
  
  “怕了?”曲煌像是才注意到李斐惊恐的表情,她嘬了一口烟蒂,手掌撑在李斐身后的车门上,把嘴里的烟尽数渡到他嘴里,呛的李斐肺疼。
  
  曲煌嗤笑,“怕什么,你是我的心肝,我怎么舍得呢。”
  
  曲煌手指按着按钮把车玻璃放下来一点,露出一条缝隙,抬手把烟蒂扔出去。
  
  “宝贝儿,安夏灿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曲煌的手拉开李斐羽绒服的拉链,贴在他里面的紧身毛衣上,慢慢往下,停在皮带扣上,“是怕我吃了你吗?”
  
  “就算吃,我也会让你先舒服的,又怎么会伤害你。”
  
  手指拨弄皮带扣。
  
  “啪”的一声脆响,皮带被解开。
  
  这清脆的响声像是无限倍的被放大,在李斐脑子里炸开,把他紧绷的那根神经炸断。
  
  李斐崩溃的哭出来,手抵着曲煌的肩膀不让她继续,“放过我吧,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不想,不想做……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
  
  李斐双腿夹紧,浑身哆嗦。后悔自己刚才还想着拍戏跟前途没跟安夏灿走。
  
  “不想做也行。”曲煌目的得逞,退回到让李斐旁边的座位上,“但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才行。”
  
  李斐劫后余生,哆嗦着手低头把皮带扣上拉链拉好,裹紧宽松的羽绒服缩坐在车门跟座位的夹角里,抽咽道:“你、你说。”
  
  “还记得你师兄吗?”
  
  曲煌挑唇看向李斐,李斐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刷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曲煌明明没有提到是哪个师兄,李斐却想到那个他最不会忘记,下地狱都恨不得带着的那个师兄。
  
  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也不会被曲煌这么钳制威胁。
  
  如果不是他,他就能好好的拍完这部戏。封禹的角色讨喜,戏份也不算太少,只要这部戏播出,他的星途必然会坦荡的多。
  
  “你想干什么?”李斐尖声质问,“想毁了我还用得着找他吗?”
  
  “我不想毁了你,既然你我之间已经没有感情,那不如好聚好散,你想走,我放你走。”曲煌下巴示意副驾驶座上放着的一个文件袋,“那里就是你的合同。”
  
  李斐眼睛微亮,却还有些狐疑的看着曲煌,心底的怀疑和挣扎最终抵不过他想摆脱控制,忍不住探身伸手去拿那个袋子。
  
  “别急,”曲煌拉住他的手腕,一用力又把人甩回座位上,“我还没说条件呢。”
  
  李斐最初想红的时候,曲煌就跟他说过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付出了努力自然要拿报酬。
  
  “你想要什么?”李斐警惕的看着她,双腿下意识的夹紧。
  
  “呵,”曲煌嗤笑,眼神在他身上打量一遍,索然无味,“你我已经玩够了。”
  
  “你!”李斐咬牙看她!心里却是放松起来,曲煌没兴趣了,倒是真的会放过他。
  
  李斐想到曲煌刚才提到的师兄,眼眸微颤,冷静的问道:“那你看上了谁?”
  
  “一个小龙套。”曲煌问过了,那人演封禹的替身,“叫初冬。”
  
  “我想捧红他,你把他带过来就行。”说的冠冕堂皇。
  
  李斐低头咬唇,眼神挣扎。初冬年纪小干干净净,平时不太爱说话,看着挺疏离不好相处,但只要你跟他打招呼,他肯定会回应。
  
  初冬也是龙套,刚步入这个圈子没多久……
  
  “想想你师兄,想想你是怎么进来的。”曲煌冷笑着打断李斐的犹豫不决,“他要是没有我,这辈子就是个龙套,永远不可能有机会出头。”
  
  “你不是想走吗?我放你走,你从此星途坦荡跟我无关,我只要这个人,毕竟有了新人谁还会管你这个旧人呢?”
  
  李斐心动了。
  
  曲煌,“还是说,宝贝你其实也离不开我?”
  
  她声音暧昧,“没事,以后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到。”
  
  李斐一扭头,抬手挥开曲煌的手,声音冷漠,“等我电话。”
  
  他看着副驾驶座上的纸袋子,“解约合同什么时候给我?”
  
  曲煌探身把纸袋子拿过来,在李斐面前晃了一下,见他眼睛直勾勾的,不由笑了,“等你成功的时候,一手交人,一手交东西。”
  
  李斐抿唇抬手开门下车。
  
  “等你的好消息哦宝贝儿。”
  
  回应曲煌的是李斐重重的关门声。
  
  看李斐带上羽绒服的帽子低头快步离开,曲煌冷笑着骂了句,“骚-货。”
  
  她靠在座位上,伸手把袋子打开,手指抽出里面的东西。
  
  纸袋子里并非白纸黑字的合同,而是一张张A4纸大小尺寸的放大照片。
  
  照片上全是两人各种-姿-势-交-叠缠绵在一起的画面,内容不堪入目。
  
  像素瞧着不太清晰,镜头看着像是从床对面的墙上俯视隐蔽拍摄。但唯一能看到的是,每一张照片,都有李斐的脸和赤果的身体。
  
  曲煌嗤笑着把照片又塞回去,她怎么可能放过李斐还随身带着他的合同?
  
  今天过来是想逼他就范,他要是不同意,就把这些照片甩在他脸上。
  
  谁知道来到之后兴趣转移了。
  
  曲煌把文件袋往身旁随意一扔,从车里摸出根烟,点火抽了一口,舒服的吐出烟雾,双腿翘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的扶手箱上。
  
  她现在就等着李斐打电话告诉她酒店的房间号码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