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抱紧病娇反派大腿

同床共枕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同床共枕
“止痛药……”
  
  软软糯糯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还有那脸上那一触即离的柔软触感。
  
  沉珏瞳孔一缩,猛地抬头看她,目光灼灼,还带着隐藏不住的危险,想将她拆吃入腹一般。
  
  林染笙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的脸一红,心里杂乱无章,刚刚的那点儿一腔孤勇只冒出了个头便缩回去了。
  
  她避开他的视线,想躲。
  
  沉珏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起身子迅速的抱紧她,用了发狠的力气将她锁在怀里,林染笙想挣脱,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只能惊慌道:“你快躺下!伤口……”
  
  沉珏打断她,是低低浅浅的一唤:“笙儿……”
  
  声音温柔婉转,带着绵绵情意。
  
  林染笙一下子就像被抽了脊梁骨一般,软倒在他怀里,让他抱着,乖巧的不像话。
  
  他抿着唇,犹豫了良久,才说了句让人捉摸不透的话,话中再无以前的克制隐忍:“我等不及了。”
  
  我等不及,想让你嫁与我为妻。
  想将你打上我的烙印,谁都不能觊觎。
  
  他埋在她的脖颈里,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才退开,可还是死死的盯着她,目光是强势是掠夺。
  
  林染笙偏偏听懂了他的画外音,她笑了,低低柔柔的凑到沉珏面前说道:“非辞……”
  
  嗓音温柔却坚定:“我愿意的。”
  
  我喜欢你,自然愿意嫁给你。
  
  傍晚,看那夕阳都羞红了脸,太阳落的很快,想必不一会儿天便要黑了。
  
  沉珏虽然不舍得,但还是开口道:“天色已晚,我让暮楚送你回去。”
  
  林染笙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还是有些发热,摇摇头回道:“不要,我要在这儿陪你。”
  
  沉珏紧了紧眉头,不赞同的看向她,忍不住的说道着:“大晚上的不要待在男子的屋子里。”
  
  况且还是对你有着不轨之心的男子。
  
  林染笙笑嘻嘻道,完全没将沉珏的大道理放在心里:“我都要嫁给你了,在这里待一晚上不过分吧?”
  
  沉珏:“……”
  
  然后又贼兮兮的凑近沉珏,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机灵的低声道:“况且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应该不能做坏事的……”
  
  沉珏的眸光暗下来了,眸色沉沉,想将她吸入眼睛里一般:“……”
  
  真想将她压到床上吓唬吓唬她,看看还敢不敢这么得瑟!
  
  林染笙最后还是凭借着厚脸皮留了下来。
  
  夜里,林染笙喂完沉珏喝药后,也有些困了,沾湿了毛巾后放到了沉珏的额头上。
  
  打了一个哈欠,迷迷糊糊道:“非辞……我也想睡觉……”
  
  沉珏含笑着看她这副乖乖的样子,忍不住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我让萧长翊给你找间院子住。”
  
  林染笙摆摆手,又打了一个哈欠,含糊的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跟你一起睡,晚上还能起身照顾你。”
  
  沉珏愣了一下,刚想拒绝,便见林染笙已经脱了鞋袜,合衣爬上了床。
  
  沉珏闭了嘴,呼吸忍不住一置,忍不住的拖着病体往旁边挪了挪,耳尖都红透了。
  
  沉珏挺着像钢板一般躺在床上,中间和林染笙隔着好大一段儿距离。
  
  头次同床共枕,谁都未曾说话,静谧的过了半响,林染笙瞧了瞧如同老僧入定般的沉珏,皱了皱眉,往沉珏身边凑了凑。
  
  沉珏虽是闭着眼睛,但他的全部心绪就像是长在了林染笙身上,一有个风吹草动,他便立马感觉到了。
  
  沉珏身体一僵,想“连滚带爬”的离开点儿,赶紧微微的往外挪了挪,那心里的澎湃争先恐后的蜂拥而上,刺激的他狠狠捏紧了拳头,指尖都用力的泛了白。
  
  呼吸都灼热了几分。
  
  身上那刺痛的伤口刺激着他的感官,逼着他清醒,这才让他没拖着病体欺身而上。
  
  他不躲还好,他一躲,林染笙倒不乐意了,又往沉珏那边蹭了蹭,她一瘪嘴,气恼道:“你躲什么呀……”
  
  沉珏绷直背脊,又往出挪了挪,额角上都窜出了汗。
  
  没理她。
  
  沉珏心里窜起一股子火,强压下自己心中澎湃的旖旎,沉默了一段时间才默默道:“我没办法坐怀不乱……你离我远点儿……”
  
  林染笙听到此言,立马心里就舒坦了,仿佛要跟他作对似的道了句:“你身上有伤,不能做坏事啊……”随后有恃无恐的低声怯怯一笑,伸出一只手,坏心眼儿的又戳了戳他的胳膊。
  
  沉珏一把抓住她乱动的手,目光仿佛能将她生吞活剥,他深深的看着她,盯的林染笙都有些紧张,脸颊越来越红,比起那天边的红霞也不遑多让,沉珏这才放过她。
  
  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坏心眼儿的低声威胁,嗓音低低哑哑的:“等到咱们的新婚之夜……”
  
  林染笙立马乖巧,默默的往里面蹭了蹭。
  
  但是在沉珏旁边倒是十分放心,睡的格外香甜,这下可是苦了沉珏,放在心尖上的人只能看却不能碰,满腔“澎湃”烧的他要命。
  
  只能看着林染笙乖巧的睡脸,睁眼到天亮。
  
  第二日,林染笙是被心口那闷疼给折腾醒的,她转头看向一旁刚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的沉珏,轻轻的唤了一声:“非辞……”
  
  沉珏立马惊醒,看到她的样子心里一颤。
  
  林染笙便是再也忍不住了,她的口间溢出乌血,大片大片的,像是怎么也止不住一般。
  
  “咳咳咳……”
  
  沉珏目眦尽裂,迅速直起身子,声音都绷直了,冲外面大吼了一声:“幕楚!叫萧长翊过来!”
  
  林染笙疼的脸色都白了,呼吸凌乱,沉珏将她轻轻的抱在怀里,手无措的顺着她的背。
  
  林染笙缩在他的怀里,小小的一只,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却未曾想到沉珏比她抖的还要厉害,眼底猩红。
  
  她惨白着脸抬头看他,看到了他眼底那收不住的恐惧感,她心一颤。
  
  林染笙心里突然升腾起了不好的预感,突然好想问一句:“非辞,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可又怕刺激到他,不敢问出口。
  
  萧长翊被沉珏的属下十万火急的催来,推着轮椅进来后,看到同床共枕的两人也是微微一愣。
  
  沉珏眼睛微微一暗,低头看了一眼疼得浑身冒冷汗的林染笙,对萧长翊使了一个眼色。
  
  萧长翊转动轮椅来到床前,懂了他的意思,抽出银针扎昏了林染笙。
  
  沉珏这才开口,紧紧的揽着林染笙,垂着眸子看向已经昏睡过去的她,眼底猩红,哑声道:“她的情况如何?”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